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0章 杀人诛心

    眼下孟宪手底下的人都有枪,三叔公自然知道以卵击石的道理,同时也是对唐宋能处理好这件事的一种信任,便带着几个手无寸铁的乡亲们离开了阿孙嫂家。(Www.cmeonadhd.com)

    彭李安排的救护车已经到了门口,一个医生和几个护士把阿孙嫂抬上了救护车,就在这上车的瞬间,阿孙嫂揪住了唐宋的衣服,因为不能说话,眼神中带着一丝哀求的意愿。

    唐宋并没有在意阿孙嫂那哀求的眼神,却铸成了后来的大错。

    高汉生安慰了一番阿孙嫂的女儿,承诺阿孙嫂的医药费用村支两委会想办法筹措和解决。

    就在阿孙嫂住进县人民医院的第二天,阿孙嫂的儿子从深圳工厂赶回来的路途中,因为车祸不幸身亡了,这个噩耗没人敢告诉阿孙嫂,她儿子的尸首,高汉生托人运了回来。

    只因阿孙嫂家族人丁并不兴旺,他丈夫去世的早,就是几代单传,远房的亲戚都断了来往,所以她儿子的丧是,必定由村支两委出面处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这一些仿佛在做梦,生命的脆弱让唐宋感受到了强烈的痛楚,他的内心十分煎熬,甚至有些奔溃。

    可他的思绪非常清晰,眼下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或多或少有些关联,先是金盆岭的运输线路断了,就有修路这茬事,然后修路需要占山占林,而占山占林没有补贴,村民们听说没有补贴,便三五成群的搞团伙要讨要说法,这其中被阿孙嫂听到了风声,便要去上访,而在上访的路上被人莫名其妙的截了道,还被割了舌头,远在深圳的阿孙嫂儿子听说母亲出事,火速往家里赶,却不想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身亡……

    发生的这一切,似乎都非常的合理,而且看不出任何破绽,可细思极恐,无巧不成书,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吗,可以肯定有人在幕后操纵这个故事的起因和走向。

    是谁半道上截了阿孙嫂?是谁狠心割了阿孙嫂的舌头?是谁制造了阿孙嫂的车祸?太多的疑点摆在面前,而这个人势必是利益团伙牵扯其中的人。

    唐宋有些后悔,突然想起了阿孙嫂上救护车那一刻绝望的眼神了,终于明白了,高汉生为什么要让阿孙嫂住进人民医院,他是不想龙王港的任何人接触到阿孙嫂。

    当年的那场血拆阴霾未散,血案历历在目,如今又起祸端,秦平之死已然成了让人遗忘的无头冤案,而眼下又出了一起莫名其妙的车祸,巧合吗?

    唐宋感受到了杀气,感受到了一股黑暗势力笼罩着整个龙王港,不是只手遮天,而是浮云蔽日。

    当务之急是保护好阿孙嫂,只要阿孙嫂活着就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为了不让人起疑心,唐宋给正好在胡桃县办差的兰若菲去了个电话,要她务必安排人保护好正在住院的阿孙嫂。

    却不想在兰若菲赶到县人民医院的时候,医院给出了阿孙嫂病危的通知,说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给阿孙嫂,说她儿子出车祸当场身亡,阿孙嫂绝望至极,便找到了一把刀片,割腕自尽,幸好有护士发现,抢救及时,目前还有生命体征,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正在iu室留院观察。

    背后之人用心之毒辣,杀人诛心的手段运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唐宋深恶痛绝,想起当年在沙市的那些日子,虽然每天都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那都是生意场上的明争暗斗和成王败寇,却不想记忆中善良而淳朴的龙王港,如今却是乌烟瘴气,暗无天日。

    到底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唐宋有些迷失,当年的血拆让他经历了一场浩劫,眼下的一场悲剧,同样让他感同身受。

    人之初性本善的定义到底是什么?难道本性善良淳朴的人真的为了利益而毁灭的人间最美的真情吗?

    这场悲剧,彻底改变了唐宋的三观,面对丑陋和邪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底线是什么?唐宋扪心自问,心中没有找到合理解释的答案。

    “阿孙嫂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日夜守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这伤害阿孙嫂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揪出来,只有揪出这个人,就有办法找到这幕后的黑手。”

    唐宋收起了平时那副凡事都无所谓的表情,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在自己面前发生,他没有理由无动于衷,是时候反击了,这也是这次费尽周章回来的唯一目的。

    “是啊,老大,这个动手的人,我倒是查到了一些眉目,听说是藏在了大官口镇。”

    王大锤的道消息向来都是靠谱的,他说这个刽子手在大官口镇,那不离十。

    “大锤,我给薛蛮子打个电话,让他配合你,就是把大官口镇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放心吧,老大,我王大锤不找到这背地里捅刀子的人,提我项上人头来见。”

    唐宋一改往日谨慎微,委曲求全的风格,却让何九和王大锤都兴奋了起来。酷u匠●首¤s发0r。

    “老大,你这要大干一场的节奏啊。”

    “都说有钱能是鬼推磨,可如今在这龙王港有钱也不好使了,谁狠才是老大,谁有手段谁就有话语权。”

    唐宋点了根芙蓉王,烟雾弥漫在他脸颊两侧飘荡,透过烟雾,依稀着可以看到扣人心环的丝丝诡异。

    “没错,这就是典型的黑恶势力在作怪,面对这些妖魔鬼怪,除了比他们要狠要狂,没有其他选项。”

    何九算是看透了,他一直在等,在等唐宋意识到这一切为止,唐宋觉醒的时候,便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

    “老九,咱们现在势单力薄,与这些妖魔鬼怪争锋相对势必是要吃亏的,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老百姓都参与进来,众人拾柴火焰高,既然要闹就闹场大的。”

    唐宋弹了一下指尖的烟灰,表情冷淡的说道,少有的冷漠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明白,老大,只是眼下胡常书仗着有几条枪,我怕乡亲们会吃亏。”

    “此事只可智取不可蛮干,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老虎总有打盹的时候。”

    唐宋眼神中闪过一道白光,接着说道:“不过,一切都得按我的计划行事,不得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