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三章 她们如何与孤又有何关系

    殿内,高昱一身黑衫立在殿中央,高坐上一男子端坐在龙椅上,垂着眼睑闲闲的拨弄着拇指上的扳指,乌黑的长发垂落胸前,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看的高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www.cmeonadhd.com)

    “皇后这么浅显的伎俩能瞒得过谁,用得着孤来追究?”

    “那皇上您就这样置之不理吗?”

    高昱冷汗涔涔,果真这样那也太冷漠无情了吧……

    季尤以两根手指不疾不徐的敲击着桌面,声音沉稳又晦涩:“她们如何与孤又有何关系?”

    高昱抿了抿唇,果然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临幸了这么多女子居然还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皇上,如果闹的大了,大臣那边恐怕不好交代……”

    季尤以手指一顿,眸子眨了眨,蓦地勾唇一笑,狭长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这渗人的微笑看的高昱一阵心慌。

    “高昱,你怕是提心吊胆惯了,如今我们的可用不着那帮大臣了……”

    高昱一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了然一笑,松了口气道:“皇上果然考虑周全。”

    “她们想闹便闹,等孤的阿桑回来刚好能给腾个地儿。”

    高昱不敢多揣摩圣人的心思,只得点头称是。

    “对了,昨日后宫拖出来一具尸首,听说是哪一位妃子,背后有了伤口,生了冻疮没熬过去……”

    “一个不重要的人拉出去就是了,这也要上报?”

    高昱抿了抿唇,他跟随了皇上多年,皇上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酷无情的,他也不得而知。至于为什么会上报,不过是因为那妃子是因为皇上变态的嗜好,在背上划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桑”字,又被扔下床在地板上冻了一夜,身体虚弱没扛过去罢了。

    看现在皇上这样的态度,想必这具女尸的出现不会是最后一个。

    “是属下唐突了。”

    高昱拱了拱手,接着道:“如今我们的兵力部署已经成熟,在双莘国各重要城池也已经安插好人手,现在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我们便可一举拿下双莘国!”

    季尤以揪着衣领不耐的转了转脖子:“不过是掌心逃不出去的一块肉,不急。”

    ……

    夜深,白茫茫的雪厚厚一层铺在地面上,衬的天空发亮,窸窸窣窣的雪花依旧漫天飞扬,些许雪花透过衣领划进脖子,一片生凉。

    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人踩过厚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和略微粗重的喘息声。

    只听扑通一声,似是有什么重物落地,男人俯下身,趴在地上寻找酒壶,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虚实不分,酒壶余下的酒倒了出来,浸湿了一块雪地,在白茫茫一片的雪上落下一个不和谐的黑洞。

    男人仰面成大字型躺在雪地里,头顶是倒在地上的酒壶,看着黑灰色的天空飘下来的雪花一片接着一片,从看不见的地方飘在他的脸上,他的手在上方空空的抓了抓,长长的睫毛上盖了几片雪花,漆黑的眸子迷离万分,一双艳红的双唇微张,寂静的夜色中只剩下那声呢喃:“阿桑……”

    应该那些冰凉的雪花落在了他的眼里,要不然为什么眼睛酸涩感觉乘不住那些东西,他缓缓地眨了眨眼睛,那片冰凉在眼里暖的滚烫之后滑了下来。

    就算刻了字又怎么样,可是她们都不可能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