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章:二十年前

    ♂

    “你们两个啊。(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皇上笑着道:“煜儿的婚事,是三弟让朕赐的婚。朕记得,当时还是在陈国公府。”

    皇上起了话题,才说一句,忽然停了下来,似是想起了什么,皱紧了眉头。

    屋子里的几人面面相觑,皇后轻轻唤了一声:“皇上?”

    皇上反应过来,沈清如和三公主还巴巴的等着,皇上犹豫着道:“朕去看望贵妃,撞见了煜儿和贵妃说话。”

    话一出,三公主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刚才万福宫,宫瑾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和王爷从没见过。

    皇上狠狠皱着眉,事情过去了二十年,要不是沈清如提起,他都忘了。“好像说的就是救人的事情,煜儿认为救他的是贵妃,贵妃说煜儿认错了人,后来,三弟拿着煜儿的定亲玉佩。让朕给煜儿赐婚。煜儿也说,他弄错了,王妃才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桩亲事,就定下了。”

    太后思索了片刻道:“哀家记得,宫贵妃就是那会进的宫?”

    皇上点头,就是那天,他接了宫瑾入宫,所以印象深刻,还能回忆起来。

    先皇后去世有一段时间,皇上却一直走不出来,郁郁寡欢。直到后来,在陈国公府遇见了宫瑾,宫瑾眉眼很像先皇后。几次接触下来,宫瑾温柔懂事,抚慰了皇上空虚的心灵。皇上和陈国公透露出想接宫瑾入宫的意思,陈国公非常乐意。

    皇上又亲自问宫瑾的意思,正好看到王爷堵着宫瑾,宫瑾解释说,王爷被人所救,误会救人的是她,来国公府道谢的。这时,老王爷拿着玉佩赶到国公府,证实了救王爷的是王妃。王爷没有反对,亲事就定下了。

    皇上还打趣王爷,连救命恩人都能弄错。以后可要好好对待王妃。

    王妃静静出神,她不知道,中间还有此波折。

    皇上说完,众人一时无言。皇后笑道:“许就是因为那次乌龙,所以王府的下人才传错了。”

    “恩。”沈清如顺着话说,“我也是听到了,好奇多问了一句。”

    今天得到的消息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事情恐怕只有王爷、王妃、宫瑾这三个当事人知道了。沈清如没打算在皇宫中追根究底。在万福宫,也只是时机正好,打探了一句。没想到,皇上也在。

    要是王爷和宫瑾真有些什么,这就是给皇上戴了一顶绿帽子啊。

    谁知道皇上气头上,会不会牵连王府,现在王府正是多事之秋,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皇后递的台阶,沈清如接了。顺势聊起了小包子,就把话题岔了过去。

    在长寿宫用了午膳,三公主送沈清如和王妃出宫。

    马车上,王妃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车里没有外人,沈清如这才道:“母妃,是你救了王爷吗?”

    王妃一时有些恍惚,看着沈清如的脸,神思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沈清如握着王妃的手,“母妃,你给我讲讲吧。”

    澄清透亮的眸子里含着担忧,关切。王妃知道,沈清如追问这些,扒出陈年往事,不是真如她说的好奇。而是想解开自己和王爷之间的心结。

    可是过了二十年,即便解开了又能怎样呢?

    这些年,守着紫竹苑,抚养萧远和萧月漓,已经成了王妃生命的全部。多少个日夜,她听着穿过紫竹林的风声,想着当年一身火红的嫁衣,坐上王府的花轿。带着满心的欢喜与期待,渴望着白头到老的誓约。

    而后,二十年,只有一片寂静的紫竹林,穿林而过的风,和高悬的孤月,一室清辉,一身清冷。

    半晌沉默,王妃绝色无双的脸上,带着几分落寞,几分孤寂,还有一丝怅然。

    沈清如不忍再问下去。

    她希望王妃和王爷能够解开心结,重新开始。可她不是王妃,二十年一个人相守相望的岁月,王爷在王妃的心里,是否还留有位置?王妃又愿意重新开始吗?

    即便真的有误会,也实实在在的错过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岁月,如何弥补?

    沈清如心中也升起一抹惆怅,轻轻的叹息一声。

    如果是她的话,说不定宁愿一直错下去。

    沈清如看着袖摆上的花纹发呆,王妃突然道:“我是在大业寺救的王爷。”

    沈清如眼睛一亮,轻轻的点头,“后来呢?”

    王妃回忆道:“大业寺的后山,有一大片的梨花林”

    四月盛开的时候,满树雪白的梨花,如团团云絮,漫卷轻飘,美的像是一幅轻笔淡墨的山水画。每年四月,王妃总是带着立夏前去。

    那一天,她们入了梨花林深处。王妃的绣帕丢了,立夏去找。王妃独自漫步在林中。不知不觉,走到了梨花林的尽头。尽头处是一座高耸的山峰。山脚下,梨花树旁,王爷满身是血的躺在那里。落在身上的梨花染了血,浸成妖艳的红色。

    王爷腹部撕裂的伤口,周边的血已经泛黑。嘴唇也成了深紫色。

    王妃认得王爷,她们虽然没有单独见过,但是两家交好,王爷常会去镇国公府玩。

    彼时的王爷跟着老王爷上过几次战场,一身气势凌然,又带着世家公子的轻狂骄傲和洒脱。眉目疏朗,俊颜修容,嘴角微微勾起时,不知乱了多少闺阁女子的心。即便一身污血的狼狈样,也掩盖不了他的磊落风华。

    王妃力气小,挪不动王爷。立夏不知在哪。王妃没办法,扯了腰间的锦带给王爷包扎了伤口。

    王爷中毒太深,气息越来越弱。王妃狠下心,替王爷吸出了伤口处的毒血。

    疼痛让王爷有片刻的清醒,失血过多和中毒,让他眼前模糊一片。他问王妃是谁,王妃说了自己的名字。王爷又昏了过去。

    王妃自己,也过了毒性,昏迷不醒。昏迷前,王妃躺在王爷的边上,看见王爷腰间一块质地绝佳,雕刻着王爷名字的玉佩。王妃知道,王爷有块玉佩,是先皇赐的,当做王爷的定亲玉佩。王爷给了谁,谁就是他的王妃。那时候,王妃年纪还小,被家人从小宠到大,活泼开朗。玩闹着扯了下来,攥在手里。

    王妃想,自己要是死了,这块玉佩就当是救人的报酬了。要是没死,就拿着玉佩去找王爷要补偿。

    王妃当然没死,她醒来时是在禅房里,边上只有立夏一人。

    立夏说,王妃是被寄居在大业寺的一位云游僧人所救,那僧人医术高超,替王妃解了毒。僧人发现王妃时,王妃一个人躺在树下,王爷不知所踪。

    王妃的毒性浅,两个时辰后就没有大碍了。

    王妃回了国公府后,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别的了。除了立夏知道一些,便没人在知道了。

    王妃差人去打听,知道王爷平安无事。王妃便放了心。至于王爷是自己走的,还是被王府的人找回去的,王妃想不通,也没多想。

    那块玉佩,一直在王妃的身上。王妃想着还给王爷,却没有合适的机会。而且王妃心中,总有一丝说不明的不舍。

    又过几天,王妃没忍住悄悄拿出玉佩把玩,结果被来国公府的老王爷逮了个正着。

    老王爷知道王爷受伤被人救了,也知道王爷的玉佩没了,可是王爷不肯说是谁。

    看见玉佩在王妃手中,老王爷十分高兴。王府和国公府相交甚好,老王爷早就看中了王妃当他的儿媳妇。都准备说亲了,王爷的玉佩没了。那是先皇赐的定亲玉佩,用别的代替,总是不够诚心。而且老王爷也怕王爷的心中另有她人,强扭的瓜不甜,老王爷懂。他虽霸道,但亲事总要儿子自己喜欢。

    老王爷以为王爷是不好意思说,老王爷还慎重的问了一句,这玉佩是不是王爷给王妃的。

    王妃想,当时王爷没反对,就是同意了。反正她没有偷拿。就点了头。

    于是老王爷心情一好,一边数落着儿子脸皮怎么这么薄,一边去找皇上赐婚去了。

    老王爷拿走玉佩以后的事情,王妃就不知道了。玉佩当天,又送回了王妃的手中。同时还有皇上赐婚的圣旨。

    王妃也是今天才知道,王爷还去陈国公府找过宫瑾。

    沈清如把王妃说的话细细想了一遍,联合起以前看的诸多狗血小说,大胆猜测,大概就是王妃昏迷后,王爷又和宫瑾搞在了一起。否则,不管是王爷自己醒来,还是王府的人,都不可能丢下王妃。

    应该是宫瑾带走了王爷,留下王妃自生自灭。然后在王爷清醒后,悉心的贴身照顾,表现的又善良又纯真,瞬间就俘获了王爷这颗钢铁直男的心。

    至于后来嘛,宫瑾入宫肯定冲着后位去的,后位可比一个萧亲王妃尊贵多了。另一边又舍不下王爷这个痴情汉子,这么多年,依旧藕断丝连,勾勾搭搭。

    沈清如觉得自己真相了。

    可是可怜了王妃。救人时差点搭了一条命进去,所救的人还忘恩负义的冷落了她这么多年。

    沈清如小心翼翼道:“母妃后来和王爷吵架,也是因为宫贵妃?”

    王妃一怔,抿唇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