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九三章 催促回去

    边城,酒楼之内,许多人都不敢看这一幕,实在太血腥,感觉林天太没有人性了。(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们都觉得真魔实在是太恐怖了。

    “简直可怕!”

    “我觉得他做得没错!天魔教对我们下毒的时候也没有手软过!”

    “可是人家天魔教的人并未折磨过我们呀!”

    下面的人确实觉得天魔教的人该死,但是…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来虐杀这些人呀!

    这时候柳异火浑身是烧伤,将大贾提了回来,跟着他去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看来是经历了一番恐怖的大战。

    “这家伙竟然是神藏境的,他居然对我突然出手,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抓到。”

    林天看到柳异火将人的四肢直接斩了,对着柳异火点点头,“你去恢复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弄!”

    柳异火将人丢在了林天面前,公孙绣运转异力帮着柳异火恢复伤势。

    “真的是恶魔!我们天魔教到底怎么惹到你了!”

    那人被斩了四肢,血止不住的流,可是生命力十分顽强,硬是活着。

    “你想要知道?”

    林天站了起来,看着在场的众人,继续开口,语气冰冷:“有三个人!他们的名字教顾修、斐乐、森宇!你认识吧?”

    “掌教的亲传弟子!”

    “他们三人,就为了炼制什么狗屁法宝,屠杀了我故乡好几座城池的人!每座城池都跟边城差不多大,但人口却比边城多上几倍!没有一人能够阻挡他们!”

    “我的父亲是守护者,集结好几个高手,出手杀了斐乐,我想天魔教血债血偿!现在我也不瞒你们!我在追杀一个叫李成圣的,从万毒谷中跑出来的!”

    “你绝不是万毒谷出来的人,万毒谷中根本没有城池,也不可能有生命!”

    林天神识传音道:“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天魔教惹到我了!我想你们都知道白魔,是和你们教祖天魔同一时期的强者,我和白魔来自一个地方!”

    那人脑海中响起声音,他惊道:“逃!天魔教的弟子逃!不要与真魔为敌!白魔原来不是传说…”

    林天没让他将话说完,直接用白锋给了他一个痛快,他想知道全知道了,边城之中也再无天魔教奸细。

    “天魔教,我知道你们肯定看着这一幕!你们三个弟子确实干漂亮,我给你们一个和解的机会,找到李成圣!否则他欠下的账我会找你们算!”

    接下来,林天将李成圣的特征又说了一下。

    此时天魔教内,宇无极气的一口血吐了出来:“森宇死了?”

    森宇真正的名字叫做宇森罗,乃是宇无极的私生子,不过死了就死了,宇无极肯定会为自己儿子报这仇的。

    “找!找出李成圣!老子暂时不想跟这疯子为敌!斐乐、顾修俩个王八蛋!死了倒是好,可真魔狗日的将这账全算在我天魔教头上了!”

    “怪不得会如此针对我天魔教!不惜一切代价,找出这个叫李成圣的人!还有,这名弟子死之前说的啥?白魔?难道他发现了真魔的秘密?”

    “让人跟正剑门说我天魔教愿意求和!放出消息天魔教打算与正剑门和解。”

    “掌教?”

    “最近做事低调点,我都已经再三强调别再惹真魔了!还要去送死,等我法宝炼制好了!我要血洗正剑门,我要将真魔的头给亲手割下来当球踢!”

    李成圣变化了样子,现在正在天魔教势力接近万毒谷的一个小势力中,忍辱修炼,他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他知道林天不会放过他,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林天的对手,所以他躲了起来。

    边城,酒楼之中。

    白如玉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不适感,上前跟林天,小声说道:“还是第一次见这样残忍的你,是你原来就是这样还是,有了实力之后才是这样?”

    林天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以前的他十分心软,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林天变得有些嗜杀残忍,又或者说李丰这个当恶人的家伙不在了,他抛弃了心中的伪善?变得嗜杀起来了?

    林天骨子里就是这样,林向武教导他时就是让他别对敌人心慈手软,也导致他不会对敌人有一点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不如对其残忍。

    “你们处理一下这里,这几天我闭关一下!白当家,你知道的该清算的清算一遍!”

    林天感觉自己被白如玉这番话撼动了心境,于是对着白如玉开口,他想要稳固心境,身边的人质疑你的时候,会让自己迷失,会动摇心境。

    白如玉点头,他知道之后该怎么做,再度排查一遍,清算一下在这件事中参与的人,就算不是天魔教的人,只要帮了他们都难逃处罚。

    另一面,正剑门之内。

    剑三秋,也看到了这一幕,眉头紧锁,对于林天,他觉得这个家伙越来越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这时候刘夫子急急忙忙的跑来了。

    “门主有喜!”

    “你才有喜!我发现你每次都是这样,林天这个事情已经让我愁得很了,这家伙做事太残忍了!现在你又来烦我!”

    剑三秋看着刘夫子十分不满。

    “正因为林天如此残忍冷血,天魔教打算求和!他们保证不在这个时代,再打其他门派的主意,他们只求共同发展!”

    “他也听说咱们正剑门要比试,所以打算让一批弟子过来,跟我们共同比试交流。会派一个大长老带队,看来还是比较有诚意的!”

    “真的?若这件事是真的,那真魔这样继续残忍下去,只要不损害正剑门的利益就完全可以。”

    剑三秋笑道,他突然觉得其实对敌残忍也是一件好事,能让宇无极感到怕,确实是件好事情。

    “有个天魔教的奸细送来一颗传讯石,直接能和宇无极对话。”

    刘夫子将传讯石递给剑三秋。

    剑三秋接过传讯石,真气运转:“宇掌教,在吗!”

    剑三秋的语气有些笑意,片刻时间。

    “哈哈,剑门主这还是我们第一次传讯,我天魔教求和,不知你意下如何?”

    宇无极的声音出现在了剑三秋的耳边,完全没有求和那种语气,反而傲气十足。

    “甚好!甚好!”

    剑三秋心里明白,可脸上笑着说道。

    “那好,我会尽快派弟子过来交流比试!”

    剑三秋收了传讯石,递给刘夫子,吐出一口唾沫:“这狗贼,求和肯定是假,派弟子过来刺探情报很有可能!”

    “让林天早点回来,就真魔的名头,足够让我们正剑门壮大!还有记录的东西肯定会被疯传,拿颗记录石配音损天魔教,提高真魔的正义感!”

    “我知道了,如果天魔教真是过来刺探怎么办?我们现在还在考核第三项,等他们过来应该刚刚考核结束不久,暗杀堂这些小家伙手里都拽着真魔的信物,还没有挑人呢,他们训练确实也苦!”

    “百花门的人已经到了,狄瑶老是想往暗杀堂走,被拦下来好几次了,七情谷和落魔谷也快到了!他们估计也想过来刺探情报。”

    剑三秋深吸一口气,“让所有长老在临时会议室来开会,必须要解决这个事情。让林天尽快回来!”

    三日后。

    林天出关,身上的暗伤依旧没有剔除完。

    今天他打算回正剑门,刘夫子依旧催了他两次了,他要是再不动身的话怕是刘夫子还得催他好几次。

    公孙芝那里,他会在今日强行给叩开肝神藏,公孙芝在这几天的时间天魔种,依旧减少很多了,但是林天不放心,依旧要将肝神藏给她叩开才放心。

    公孙芝身体的骨骼在白如玉的灵气冲刷下,变得坚韧无比,比普通的骨骼还要硬很多。

    “我能不能将芝儿收在我门下?”

    绫萝开口询问公孙绣,绫萝只是喜欢芝儿,所以想要培养个知心的亲传弟子。

    公孙家主就站在俩人的身旁,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高兴得不得了,若是绫萝不嫁人,必然是下一代百花门门主,就算嫁人,其丈夫也肯定是大长老级别的,这可又傍了一棵大树。

    这以后边城就是公孙家的城池,甚至在整个方唐势力,公孙家都能说得上话,看谁还敢在方唐势力说一句公孙家的不字。

    “绫萝奶奶,芝儿想跟着真魔爷爷和白爷爷走!”

    公孙芝一直牵着公孙绣的手,别看这姑娘小,其实人精灵得很,她知道公孙绣肯定会跟林天等人回去,她自然也想跟着自己的妈妈走,哭闹只会让他们不高兴,所以她就这样乖巧的说。

    “好啊!你一点都不爱绫萝奶奶!”

    绫萝故作生气,把头扭过去。

    公孙芝松开公孙绣的手,过去牵着绫萝的手:“芝儿爱绫萝奶奶,芝儿把真魔爷爷送给芝儿的面具送给奶奶!奶奶别气了!”

    “你这小丫头,鬼精鬼精的!”

    绫萝摸了摸她的头,只是跟她开玩笑哪里可能会要她的面具。

    “既然这样,就开始叩肝神藏的门吧,刘夫子大长老一直都在催我回去,三天传讯两次,说半天,啰嗦一大堆,简直不能忍受!”

    绫萝听到林天这话,捂嘴一笑:“你这家伙,吓得宇无极都要求和,你害怕刘夫子大长老啰嗦你?”

    “敌人和自己人不一样,叩门开始吧!绫萝你走远一点!免得你一会儿对我暴起出手!”

    绫萝白了林天一眼,远远的走开,林天将手搭在公孙芝的手上,灵气全部爆发出来,绫萝真气开始涌动,竟还是有种按捺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

    “真气怎么会这样?”

    林天庞大灵气爆发出来,竟有种隐隐约约要开始凝丹的感觉。

    林天猜测,若是这次自己的暗伤全好之后,应该会进入凝丹期,那是便可以用神识对敌了,进入凝丹期,体内的灵气也会发生质变,不再是气体,而会变成液体,丹成时便进入元婴。

    进入凝丹期的话,同时结合肉身应该能够匹敌换神三境的对手,只要用上狂暴模式应该能够轻易击杀换神四境的敌人。

    林天身上的灵气涌入公孙芝的体内。

    “咚!”

    林天开始叩公孙芝的肝神藏,肝神藏的门能够被叩响,而且叩门的声音在场的人都能清晰的听见。

    “不错,跟她母亲一样是个修炼百花真气的好苗子!”

    绫萝听到这个响声之后,小声嘀咕。

    在林天庞大灵气做支撑的情况下,公孙芝的肝神藏在连扣八次后,被扣开,顿时双系异力浮现,黑色的水和青色的木气围绕着公孙芝流转。

    “是适合我百花门的双系天才!”

    绫萝惊呼,这个公孙芝,她必须收为徒弟,为百花门增添一员猛将。

    “公孙绣,我跟你说,你得让芝儿入我百花门!正剑门没有适合她修炼的功法,正剑门主要是修行五行神藏中的金水火。”

    “他们的高阶功法也只有这三种,让芝儿加入正剑门只会埋没她的天赋!”

    公孙绣看着林天,想要询问他的意思。

    “那你将百花真气完整的功法传给公孙绣。每年都要给她们两母女一个月见面的时间。如何?”

    “成交!”

    绫萝回答得非常干脆,他并不吃亏,公孙绣其实也算她的半个弟子,单单百花真气是可以将完整的功法传授的。

    很少有人会修炼这种以恢复为主的功法,但百花门木属性的百老必须得学这门功法,不然根本就成不了大长老,百花门门主必须主修这门功法。

    公孙芝这样的天才可以等百年后,或许两百年,坐上百花门门主的位置,或许能带领百花门走上新的高度,前提是成长起来。

    公孙芝好奇的运转着自己的异力:“哇!芝儿好厉害!”

    绫萝觉得好笑:“自言自语,自己夸自己,你也是没谁了。”

    边城城门口。

    边城各大家族的家主都开口笑着送他们几人出城,白如玉背上背了一把长锤,跟他以前那把一模一样,只是里面掺杂了一些陨铁。

    在锤上有一道疤痕一样的星河纹理,白如玉也不知道是如何锻造出来的,融入陨铁后,就变成这样了,不过挺好看的。

    林天的白锋也让白如玉从新铸造了一下,融入了一些陨铁,剑依旧长三尺六,剑身上有些星辰的纹理,整个白锋的重量从七斤九两变得怕是有百十斤重,快赶得上白如玉长锤五分之一的重量了。

    林天在想对敌挥动白锋时,自己估计挥不出武技乱麻还有延申武技剑种。

    流云马被牵了过来,绫萝抱着公孙芝,上了马车,而林天、白如玉、柳异火、公孙绣等人则是站在马车身后。

    “行,我们回正剑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