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2章 第三人

    看到小李的眼神,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手机开的是铃声,那他们可能根本发现不了我。(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他当时怎么问你的,是不是严刑逼供了?”叔叔有些担忧的问道,虽然我直到现在有些方法是不可取的,但是还是有能够让我招供的办法。

    我摇摇头,除了将我绑在那里之外,他倒是没有用什么过激的方法。

    “唉,都是我不好,不然你也……”小李自责的摇摇头,我赶紧打住了他。

    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知道这里竟然还有地下室那么一个地方,而且还见到了那个李言一,虽然看不到他,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就在我的对面站着。

    此时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对了,你们这里能看监控吗?就是我在的那间屋子。”我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问道。

    如果监控也能看到的话……是不是……心中忽然燃起来的希望让我整个人都跟着激动了起来。

    ……

    但是,当看过监控之后,我只觉得自己手脚发冷。

    监控视频里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包括我在问着‘谁在那里’的那句话,但是一切都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好像一个小丑在自己表演。

    刺啦——一声尖锐的椅子拖动的声音果然在地上响了起来,我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但是看到监控里的视频,我却根本无法相信……那凳子竟然是我自己拉动的,我根本不记得自己有碰过凳子啊……

    可是那里清楚的能看到我弯腰将凳子使劲拉动了一截之后,恐惧的靠在了墙上,虽然背着摄像头看不到我的脸,但是……我大概能想象那时候自己的表情。

    “陆炎你这是……怎么了?”小李看的一脸的奇怪,虽然见过在这里精神崩溃的,但估计没见过我这样行为诡异的吧……

    “没事……大概是精神错乱了……”我无奈的笑了笑,现在也只有这种解释能够解释的通,我如果和他说听到了鬼的声音,他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我看你也是,这王警官也是的,都说了你不是凶手了他怎么不相信!”小李气愤的说道。

    “你说什么——”

    “我说——”

    “陆炎,之前我没有告诉你,怕你担心,那个王警官一直有怀疑你,但我相信绝对不是你做的所以没有告诉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躲着点。”叔叔语重心长的和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看到我的一瞬间眼睛里放光,恐怕是觉得自己要破案了吧?

    ……

    可是从警署离开之后,我才忘记了小李说好像有事情要告诉我,不会就是这个‘惊喜’吧?

    回学校的路上,我路过那家咖啡厅的时候,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但是还是看不到诗语的身影。

    她现在没事把?我下意识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

    嘟嘟嘟几声之后,那边就接通了,也让我之前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是诗语吗?我是陆炎。”我赶紧自我介绍道,怕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嗯,我知道。”她的声音还是一样,但是……却带着浓浓的疲惫感,还有一丝的沙哑。

    “你……你没事吧?”

    但是我问完这句话之后,电话那头忽然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好像能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声。

    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忽然说话了。

    “让你担心了,我会回去上班的……”她似乎还有话没说完似的,但并没有在继续说下去。

    “嗯……那好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找我帮忙,我能帮到的一定尽力。”我赶紧说道。

    “谢谢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告别了一声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诗语到底在哪里,但是那边有些安静的可怕,而且她的态度也有些奇怪。

    但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我站在朋友的立场不能询问的,所以……只能默默地希望她没事了。

    ……

    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我一大早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登时吓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扭过头却看到看着我的人……竟然是彭哲!?

    “你有病啊!”我没好气的喊了一句,大早晨的就这么吓人,是不是我的舍友!?

    “陆炎,你这两天没事吧?看你的黑眼圈。”我指着我的脸说道,顺便还给我递过来一面镜子。

    我照了照,确实发现自己眼睛下的黑眼圈还挺严重的,看上去……有且憔悴。

    但我这几天睡觉……还好吧,也没有做过奇怪的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这几天遇到什么怪事了,身上……似乎有点煞气似的。”彭哲难得严肃的看着我,看得我精神立马清醒了起来。

    他说的……确实和我最近的情况很相似。

    “那……我该怎么办?最近好像总是见到一些……不好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看到李言一的事情。

    “你不是有那个人给你的茶叶吗?不是可以驱除身上的煞气?”彭哲想了想之后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之前因为事情太多都给忘记了,现在才想起来……那个拿着我茶叶说要给我保存的大爷……已经好久都不见到他了!

    “南门的大爷!”我一下子从床上翻了下来,赶紧捞起一件衣服穿在了身上跑了出去!

    因为……那个大爷已经半年没来了吧我印象中,可到现在还看不到他的身影!

    可是我跑到南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里开着门!我简直惊喜的要疯了,赶紧冲了进去!

    “大爷!”可是当我进去之后,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头慢慢回过头来,我整个人都傻了。

    “你找谁?”他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一个学生会忽然闯进来似的。

    “你……之前那个大爷呢?”我赶紧问道,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已经离职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他解释道,然后接着收拾自己的东西。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我赶紧转到了他的面前,心怦怦直跳简直要疯了。

    但是他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据说他好像是回老家养老去了,具体是哪里没有人知道。”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他为什么要拿走我的茶叶?难道因为那是可以驱除身上煞气的东西吗?可是……

    为什么要骗我?他想要的话我完全可以分给他一部分的啊!

    “你没事吧?”那大爷看着我颓废的样子,似乎有些担心。

    我赶紧摇了摇头,“打扰了大爷。”

    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那件事情,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了可以驱除身上煞气的东西,那岂不是看到那些东西……就会更加频繁了?

    ……

    回到宿舍之后,彭哲已经不在了那里,我心里顿时觉得有些空空落落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候,我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燕芸?”我接起来之后,努力的将自己的语气调正到自己最正常的状态。

    “你快来一趟我有事告诉你!”她在那边有些着急的说道,然后还没等我的话问出口,电话已经被她挂断了。

    无奈我只好甩了甩头,去了柴毅老师的办公室,结果去的时候就看到大门也没关严,燕芸的声音就这么在里面穿了出来。

    “一会儿你跟我去一趟那边,去解释一下我一个人恐怕不行。”一个陌生的女声说道。

    “啊?可是我刚刚约好了人去……”

    “什么可是,现在到底孰轻孰重你还分不清吗?难道要让我一个人去顶着?”那个女声呵斥道,说的燕芸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慢慢的推门走了进去,只见那个背着我的女人扭过了头来,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

    “你是隔壁班的陆炎吧?”她倒是一下子认出我来了,但当我没说话的时候她紧接着说道,“那个总是看到死人的学生。”

    虽然她说的已经很委婉了,但是我一下子对她的印象差了起来。

    “您是……隔壁班的班主任?”我这才想起了她到底是谁,怪不得看上去这么不爽,原来之前她就教过我们,然后还可恶的给我的那门成绩了最低分。

    虽然没挂科,但是学分根本修不够,我也是醉了。

    “哼,看来你还记得我啊,不过我也不在这里跟你废话了,燕芸,平时你最好还是少和他来往,难道不知道他现在学生都叫他什么吗?”

    她似乎还嫌说得不够似的,但是燕芸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

    “够了李老师,我和谁交朋友是我的自由,您无权干涉。”她严肃的看着她,忽然让我觉得有些感动。

    她愣愣的瞥了我一眼之后,还是离开了。

    这时候燕芸好像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瞥了我一眼。

    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被她的上司说了这种话,任谁都不会开心的吧?

    可是我早已经习惯了,大家平时在背地里叫我什么我也知道,但人家说的也是事实,我确实是一个扫把星。

    “那个……我一会儿要跟她去一趟校长那里,最近这件事……闹得挺厉害的,全都是我们班的同学,所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刚刚在门外我就听出来了那个班主任是什么意思了。

    “然后……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她问道。

    我点了点头,刚刚她都那么说了,我既然能帮倒忙的肯定会帮的。

    “我本来刚刚想叫你过来去一趟美玲家的,可是现在……”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能不能拜托你帮我去一趟?我想把这个东西给她。”

    她说着递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着美玲收。

    “这是……”

    “这是在哲宇的宿舍发现的,之前他还没有搬出去的时候似乎就有了,但是……总觉得那里有些奇怪,我也没敢打开,所以还请你……”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他点点头接了过来,然后就看到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话是这么说,当我再一次到达那个小区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慎得慌。

    这里……让我香港气了之前那次和彭哲一起去那个小区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不过好在这个小区看上去比较正常一些,虽然人还是少得可怜,但是却没有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我顺着记忆中的楼梯往上走,楼道里的灯好像已经坏掉了,现在虽然是白天,但里面还是有些黑漆漆的。

    我只好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借着微弱的光芒往上走。

    吱呀——

    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我后背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赶紧将手机照了过去!

    大门紧紧的闭着……两扇门都是如此,可是……刚刚那清楚的吱呀声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