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众人公敌

    ♂

    众人全都目光灼灼的看着李玄同,眉宇之间,露出一抹忌惮的神色,这家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www.cmeonadhd.com)

    要说是青峰的到来,让现场的气氛,热闹了起来,那么李玄同的到来,就是直接引爆了现场的气氛。

    无数人哗然,议论不休,声音一波接着一波传出,使得现场的嘈杂无比。

    “没想到青峰和李玄同这样的高手,也盯着玄魔古丹,圣宗这一次,可是有些为别人做了嫁衣。”上官雪嫣呢喃道。

    这里的禁制阵法,极难破解,无数年都没有人打开了。

    圣宗好不容易找到了破解之法,可却引来了这么多的高手,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是什么。

    秦羽点了点头,圣宗现在面临的境况无比的尴尬,他们手握打开封印阵法的方法,但却也让他们骑虎难下。

    这么多的高手出现在这里不说,青峰和李玄同两人,也是不弱于圣宗的血袍老者,圣宗打开封印也不是,不打开封印也不是。

    若是打开封印,那么正如上官雪嫣所说,完全是给别人做嫁衣,可若是不打开,聚集在这里的人,怕是不会同意。

    只要是圣宗敢说一个“不”字,怕是很快就会被众人的淹没,成为一具具尸体。

    血袍看着两人,目光无比的阴沉,要说是其他人的话,也就算了,然而青峰和李玄同的出现,彻底的打乱了他的机会。

    “怎么,你看到我们出现,就不想打开这里的封印了?还是说,你们圣宗想要将我们从这里驱散,独吞这里边的玄魔古丹。”李玄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李玄同这话一出,不少的武者,全都将目光聚集在了血袍等圣宗人马的身上,并且全都露出了一丝寒气。

    想来,若是血袍开口,拒绝打开这阵法封印,这些人将会无比的愤怒。

    血袍的面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甚至能滴出水来,那无比的愤怒的眼眸之中,似乎蕴含着滔天的怒火。

    先是秦羽击败了枯骨,让他们圣宗的颜面扫地,如今又是青峰和李玄同两人,如此针对他,这让他极为憋火。

    “好,好,李玄同,算你狠,我们打开这阵法就是了。”

    血袍老者愤怒的说道,但却不得不答应,大手一挥,圣宗的人马就开始破阵。

    “这老家伙的心理,现在肯定要崩溃了。”看着血袍那被驴踢了一样的脸色,秦羽淡然一笑道。

    上官雪嫣点了点头,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她们上官家族身上,想来他们也不一定能接受,所以他倒是理解血袍的做法。

    “血袍是我们的对手,这老家伙现在这般憋屈,倒是大快人心,只不过青峰和李玄同这两人出现在这里,对我们也极为不利。”上官雪嫣犹豫了一下道。

    他们上官家族来到这里的目的,也是玄魔古丹,因此人数越多,对于他们也就不利,况且他们的修为比起李玄同和青峰两人,要弱上许多。

    “这个的确是,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想要得到那玄魔古丹,可不是仅凭人数和修为就能得到的。”秦羽笑着说道。

    不管是血袍,还是李玄同,亦或者是北斗七子的后人青峰,这些人对天古葬地的熟悉,可远远比不上秦羽。

    如此说来的话,秦羽还是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上官雪嫣点了点头,同意了秦羽的说法,要是按照之前秦羽对天古葬地的熟悉程度,他们绝对占据了优势。

    可不知道为什么,上官雪嫣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圣宗的人马,在李玄同和青峰的逼迫之下,竭尽所能的破阵,当然,若是需要一些手段的话,众人也都会去帮忙。

    在众人的竭尽全力帮助之下,这一片古地的阵法,在三日之后,终于被打开了,封印之上出现了一道口子。

    看到这口子之后,众人的目光,立刻兴奋了起来,甚至有些人眼中,还出现了猩红,陷入了疯狂状态。

    玄魔古丹这东西,可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宝物,连通天榜之上的存在都眼馋,他们自然会杀红了眼。

    若不是冥族出现在边关,不少高手都去边关坐镇,那么这玄魔古丹,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份。

    将封印阵法打开之后,血袍老者站在阵法门前,旋即恶狠狠的看了秦羽一眼,眸光之中,闪动着一丝寒光。

    “各位,如今这阵法已经打开,我们圣宗,也绝对不会为难谁,不过大家既然想要通过我们圣宗打开的阵法,那也应该为我们圣宗做一些事情吧。”血袍淡淡说道。

    众人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疑惑,看着血袍老者身后的入口,面色着急的说道:“想要我们做什么事情,明说就是了,何必这么遮遮掩掩,而且我们若是能做到的话,自然会去替你们做。”

    “对,赶紧说吧,不要耽误我们进入封印去抢夺玄魔古丹,我们可没有耐心和你们圣宗在这里墨迹。”

    众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封印已经打开,他们早就着急着进入,去争夺玄魔古丹了,根本没有耐心在这里听血袍的话语。

    “呵呵,大家不要着急,耽搁不了一时三刻的。”

    血袍老者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我们圣宗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大家帮忙的,只是想要让大家杀一个人而已。”

    “什么,杀人!”

    众人听到“杀人”二字之后,似乎心领神会,目光齐刷刷的朝着秦羽看来。

    如今在这里和圣宗仇怨最大的,怕只有秦羽了,所以他们猜测,血袍要杀的人,就是秦羽。

    李玄同和青峰两人,虽然和圣宗不和,但总算没有多大的冲突。

    可秦羽不仅在通天大河之外,当着枯骨的面,杀了乾元不说,更是在几分钟前,狠狠的将枯骨本人践踏了一番。

    圣宗作为大千世界的五大玄门之一,高高在上,总是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姿态,如今被秦羽这么一闹,如何咽下这口气。

    “这老东西,竟然想要鼓动众人来杀我,这是要我与所有的人为敌啊。”秦羽眼眸微微一凝道,露出了一抹寒光,脸色无比的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