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37章 怪楼

    “奇怪了,那只银簪子怎么会不见了呢?我明明就把它装进兜里了。(m.cmeonadhd.com手机阅读)”赫连小小翻遍了全身上下的衣兜,包括里面的衣兜也都翻找了,但就是没有找到那只银簪子。

    “会不会是遗落在先前的地方了?先前我们可是走了很多的房间。这样吧,回刚刚的房间看看,说不定,银簪子就在那个房间里面。刚才,我们在那边待得时间最长。”

    “好吧,那我们过去看看吧。”赫连小完,转身就朝着刚刚出来的那个房间走去。

    我心中也一阵地奇怪。按理说,就算是银簪子真的遗落了,那么大的一只东西,也会发出声音的,我们不会瞧不见。

    我们两个来到了刚刚的那个房间门口,赫连小小的双手往前推,想把门推开。但是,试了一下后,她的手就停住了。很快,她的脸色跟着就难看了起来。

    “你怎么了?进去啊!”我说道。

    赫连小小的黛眉皱着,一脸紧张地说:“可是门门打不开。”

    “什么,门打不开?”

    “是啊,你看看,我都很用力了,就是推不开。就好像是有一双手在对面推着一样。”

    这形容有点吓人。

    “你先退后,我试试看。”我说道。然后,我就站到了门口的位置,伸手去推门。

    奶奶的,我的双手汇集阴司法力,脸都涨红了,但就是没能把门推开。不对劲,很不对劲,这个房间肯定是有问题的。

    “怎么办啊,秦大哥,我想那只银簪子肯定是在这个房间里面。不过,房间就是打不开啊。”

    我想了想,就要把阴司法力灌入到右手的火之符号当中,准备利用火之元素把门给轰开。但是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一楼那边传来了孙让的声音。

    “秦大哥,赫连姑娘你们,你们过来一下!!”孙让的声音里面透着焦急。

    我看了这个房间门一眼,招呼赫连小小:“走,我们先离开这边。”

    于是我们两个就快步,朝着过廊的外面走去。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我们刚刚离开这边后,房间的门上,就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很模糊,看不清他的脸容,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出现了。

    就像是一块人形的黑迹一般。

    “嘎吱吱!”踩着腐朽的楼梯,我和赫连小小下到了一楼那边去。

    孙让的脸色很难看,站在楼梯口那边。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我问道。

    孙让很紧张,眼神中透着不安,说道:“秦哥,你们先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

    然后,孙让带着我们两个就朝着一楼的过廊走。

    一楼这边的过廊很幽长,两边都是白墙,靠近尽处的地方,有着两个屋子。我们去到了左手边的那个屋子。

    进到那个屋子后,我惊讶地发现,屋子是个厨房。厨房里面和古时候的厨房差不多,很规整,但是菜板、刀具上面都沾满了灰尘。而厉涛却是站在了灶台的跟前。

    听到声音,他回头看了看,神色凝重。

    “怎么了,厉道长?”我问道。

    厉涛说道:“秦道长,你自己看吧。”然后,厉涛就从灶台的前面让开了。我发现,这个灶台里面竟然烧着火,锅里面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

    “这这怎么可能?这个地方不是没人住吗,怎么可能会烧火做饭!?”我惊讶的站住脚,没敢立马就靠过去。

    “我们来这边的时候,火就在烧着了,锅里面发出响动的声音。而且,刚才我掀开锅盖看了一下,锅里面里面的东西很吓人。”

    赫连小小的面色也变得不安了起来,她问道:“吓人,怎么吓人了?”

    厉涛往后退了退,说:“秦道长,你可以看一下,至于赫连姑娘,我看还是不要看了,里面的东西很恶心。”

    赫连小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心里面则很好奇。于是,我就慢慢地靠近了过去,手落到了那个木质锅盖的上面。锅盖的四外还在冒着白花花的热气,有点灼手。

    很小心,我用力把锅盖打开了一角。而看过里面的东西后,我的肠胃里面跟着就是一阵地不适。里面的东西,竟然是肠子,肚子,器官一类的东西。一股子腥臭的味道从里面散发出来。

    一节节猪大肠一般的肠子,触目惊心,上面还带着油脂,随着起伏的气泡,在浑浊的水中上下浮动。

    “咣当!”我的手一松,木质锅盖就盖上了。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秦哥,你的脸色都青了!”孙让凑过去,就也要打开锅盖,但是他的手被我按住了。

    “好了,别看了,看完你会后悔的。”我说道。

    孙让把手缩了回去,点点头:“那好吧。”

    我说道:“走,我们先离开这边。”

    赫连小小和孙让就像是怕锅里面藏着什么活物一般,紧忙的走出了这个屋子。厉涛和我站到了一起。

    “秦道长,你觉得那是什么?”厉涛问我。

    我苦笑着说:“不知道,该不会是人的内脏之类的东西吧?”

    没想到,厉涛却是沉着脸,点点头:“你说对了,锅里面就是内脏,肠子之类的,似乎是人的!”

    他说话的时候,脸色难看得厉害。赫连小小也听到了我们两个的对话,“哕”了一声。她一只手捂着嘴巴,就到旁边去吐了。

    我们紧忙沿着走廊,离开了这边。

    离开前,我朝着另外的一个屋子里面看了看,我发现那个屋子里面竟然都是古代那种四四方方的桌椅板凳,看上去,就和现在的大宴会厅一般。

    我在想,这个小楼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这么奇怪。

    先是,赫连小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我们。这是她的第六感。后来,又是那个房间,里面一点痕迹都没有,似乎证明,昨天晚上厉涛看到的黑影,可能是视觉出现了误差。

    可是那个房间的门却又紧紧地关闭了,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再接着,就是这个屋子,里面的锅中竟然炖着一锅的内脏,器官之类的东西。

    忽然,我觉得这里很恐怖。

    我们四个人来到了一楼这边,找到闲置的椅子坐了下来。刚才吐得厉害,赫连小小的脸色更加地难看了。

    “这里真的是有问题,秦哥,我们还在这边留宿嘛?不然不然,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吧,我觉得外面更安心一点。”孙让建议道。

    时间已经是这天的中午,说是中午,也不过就是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外面的天仍旧灰灰白白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

    我又想到了门口的白灯笼,还有昨天晚上,我们站在小楼阴影下面的时候,阴影的扭曲,以及那种寒冷这种种都证明这个小楼很古怪。一定是藏着什么东西。

    说不定,就是一个道行高深的鬼魂。要是鬼魂的话,我们发现不了他,也就是很正常了。

    毕竟,阴司法力对鬼魂的感知还是要弱上许多的,不如道家法力的加持。

    “这样吧,我们白天先留在这里,晚上我们到外面去睡!反正,晚上鬼尸也不会活动,我们会安全许多。”我说道。

    厉涛和孙让他们三个也都赞成地点点头。之后,我们没有继续查看这栋小楼,而是,在一楼靠近门口的位置,把那些椅凳稍稍清理了一下,我们就席地而坐,在这边稍稍休息一会。

    不过,因为早上进入小楼的时候,所带的那种“根茎”不多,所以,我们现在几个人都很口渴。刚刚厉涛倒是在小楼的那个灶台旁边,看到了一个水缸。水缸里面也的确是有水,不过,那水是小楼里面的水,能不能喝就不知道了。

    万一,水有问题,我们合了,岂不是遭殃。所以,也没有人提这茬。

    至于食物,先前的那个大家伙的肉,我们还剩下一点,不过,如果我们在这边待上三天的话,食物也是不够的。食物不够还算是可以,关键是水。

    我们把剩余的“根茎”都咀嚼了,这才稍稍缓解一点口渴。不过现在是白天,距离晚上还很早,我们需要坚持一下,只能晚上离开小楼去找水找食物。

    “这样吧,我们还和以前一样,白天睡觉,晚上活动,还是轮流守卫不单单是防御鬼尸靠近,还要留意那个张文炳,他可不是什么好鸟。”

    几个人都没有意见。厉涛率先守卫,我们三个人倒在地板上面去睡觉了。

    睡了几个时辰,我就被孙让叫醒了。他的脸色难看,神色很急,“秦哥,秦哥,你快醒醒,快醒醒不对劲啊,有鬼尸发现我们了,它们过来了。”

    我被孙让推醒,猛地就从地板上面坐了起来。睡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孙让把我从地板上面给拽着,站了起来。他把我带到了窗户前,透过窗户上面的孔洞,朝着外面看。

    我就看到,在小楼的四外,十几米远的地方,的确是出现了鬼尸,数量有两个。

    鬼尸应该感知到了我们身上的玉牌,但是却并没有靠近,它们显得很焦躁,围着小楼逡巡,就是不肯离开。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那几个鬼尸的嗓子眼里面发出惨寥寥的叫声。叫声响起,不少荒草地四外,小楼近处的那些鬼尸,就都被他们的叫声给吸引来了。

    “这下子糟糕了,他们这么一叫,别的鬼尸恐怕都会赶过来。”我肃声说道。

    这个时候,赫连小小和厉涛也已经醒过来,他们站在我旁边,也跟着朝着外面看,看到外面的情形后,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此时,距离天光黯淡,还有两个时辰。但是外面这些鬼尸的叫唤声,显然能够传出去很远,而且对其他的鬼尸也是一种刺激。那些原本游荡在荒草地上面的鬼尸就都快速地朝着这边靠近。

    还有,我发现啊,这些鬼尸的数量也在增多,不单单是十几个或是几十个,要是加起来的话,荒草地上能够看到的鬼尸,足足有上百之多。先前,都是零星的,在偌大的荒草地上,我们觉得鬼尸不多。

    但是一旦他们聚拢到一起的话,那数量可就真的是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