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09章淡定

    罗子良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人走了。(m.cmeonadhd.com手机阅读)

    听到脚步声消失,曾宝林喃喃自语,“这下如何是好?”

    温鹏飞笑道,“曾局长,你可还有一个副市长的头衔呢,属于省管干部,不是他罗子良想撤就能撤的。”

    “他撤不了,但让我们当闲人,别人怎么看?这和撤职有两样么?”曾宝林难堪地摇了摇头。

    “他不能一手遮天呀,你们市局的人事权、财权在盘江市,我这就给莫书记和莫市长打电话。”温鹏飞说。

    罗子良前脚刚回到市政府招待所临时指挥中心,莫晓兵和莫开林后脚就跟进来了。

    “哎呀,罗厅长,压力不要太多嘛,工作,是要慢慢做的,不能急于求成,欲速刚不达,主要是不能把精神绷得太紧,我们下面的同志,其实也挺辛苦的。”莫晓兵一进来就笑容满面。

    “原来是莫书记和莫市长来了,都请坐。”罗子良淡淡地说。

    “罗厅长呀,我和莫书记过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曾局长的事情,他和几个同事不就喝一点酒吗?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吧?”莫晓兵开门见山地说。

    “原来是这样。我没把曾局长他们怎么样,这话从何说起?”罗子良反问。

    “你在酒店的时候,不是说让他们几个人休息么?”莫晓兵怔了怔。

    “没错呀,案子出来后,大家都很紧张,压力很大,尤其是几个市局的局长副局长们,这个我能理解,所以,让他们休息一下,我让省厅的人来暂时指挥,这样有利于破案。”罗子良说。

    “这样不好吧?罗厅长,你这么做,会让他们有想法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了呢,这对干部工作的积极性会造成打击的。”莫晓兵陪笑道。

    “让他们休息还有想法?我这不是照顾他们是老同志么?让他们这几天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也是人性化管理嘛。”罗子良于动于衷。

    “罗厅长呀,曾局长他们这些日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临时去喝一顿酒也只不过想放松一下,也不影响工作嘛,你就看在我和莫市长的面子上,饶过他们一回。我想,通过这件事情,曾局长他们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莫开华也来讲好话。

    “莫书记,莫市长,你们可能误会了。曾局长他们几个是你们盘江市的人,归你们管辖,我也没说我要撤了他们,作为这件跨省大案的总指挥,我有权调配人手,就像是足球队比赛一样,让谁上场,让谁休息,那是教练的战略战术安排,莫书记、莫市长,两位还有意见吗?”罗子良说。

    “没有,没有。”莫开华理屈词穷。

    “真的只是这样吗?”莫晓兵有些不相信地问。

    “呵呵,那当然,只要案子破了,我就回省城去,他们的事情自然是你们在管理,用谁不用谁,那是你们市委市政府的事情。”罗子良说得很直接。

    按组织原则来说,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人选,由所在地市委市政府提议,省委组织部考察,作为省公安厅,只不过有点建议权罢了。

    至于其他副局长的任免,权限直接在盘江市委市政府手里的。所以,温鹏飞才那么嚣张,不把罗子良的话当回事。

    罗子良把话说清楚了,莫晓兵和莫开华这才放了心,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就告辞走了。

    看到他们走远,鲁婉婷马上又说,“这两个人还挺护犊子的,这么快就跑来说情,一点工作原则性都没有。”

    “看来,一切都是温鹏飞在背后主使的结果。堂堂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听命于一个无职无权的官二代,还真是没有一点底线可言,真是悲哀。”孟恩龙说。

    省公安厅的干警到达盘江市以后,整个工作面貌涣然一新,尤其以曾宝林为首的市局几个局长被架空,让底下各级公安干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按照罗子良的工作安排,几千干警又在全市范围内重新疏理了一遍,宣传方式也是层出不穷,一些目击证人,被请到市公安局好吃好喝地供着,让他们回想细节。

    并公布了悬赏令,提供有用线索的,奖金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并承诺严加保密。

    一时间,盘江市的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些能够发财的话题

    对于街坊邻居热火朝天的议论,让当初接诊过夏云飞女朋友曹彩芳的中医院急诊科女医生不免怦然心动,她试探地拔通了公安局公布的举报号码

    随后,欧阳凌菲秘密和这位女医生进行了接触,从她那里获得了曹彩芳的名字和家庭住址。

    在街上随时待命的鲁婉婷带着他那一帮缉毒警察,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撬开了曹彩芳的家门。

    经过搜查,找到了丢失的武器弹药和大部分钱款!

    案子获得了重大突破,罗子良大喜,立即命人奖励给了那名女医生三十万!

    紧接着,鲁婉婷直扑曹彩芳的老家

    曹彩芳听到城中自己的房子里藏有大量的枪支和钱财时,脸色也变了,不用多审,就供出了夏云飞是她男朋友,有她家的钥匙。

    得到了名字,通过内部系统很轻松就得到了夏云飞老家的家庭位置。

    当几百名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围住夏云飞家所在的村庄时,并没有遇到想像中的反抗。夏云飞从容地举着双手从家里走出来。

    几名身穿防弹衣的缉毒警察扑上去,给他戴上了脚镣手铐!

    由于抓捕他的警察太过紧张,力度很大,让夏云飞疼得嘶牙咧嘴,他没好气地说,“轻点行不行?”

    看到这名悍匪如此淡定,在场警戒的干警们无不耸然动容,令人望而生畏!

    夏云飞被塞上警车的时候,他家隔壁的张婶震惊地无以复加,最后捂着脸,蹲在地上痛哭不已

    被押到市公安局审讯室的夏云飞,始终面不改色,只说了一句,“我要见你们公安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