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78章 挟持

    牛素英挟持花小花是陆小凤刚跑出家门那时候发生的事儿。(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眼瞅着亲侄子被追,牛素英怎么也按耐不住那种焦急。她瞧见了花小花也要往外追,于是赶紧堆满笑容阻拦:“哎哎哎,大妹子,你等等,要去哪儿啊?”

    “去找陆小凤啊,怎么了?有事儿吗?”花小花问,样子迷惑不解。

    “找陆小凤?你是他啥人啊?不会是他媳妇吧?”牛素英问。

    花小花一听,立刻羞涩起来,样子扭扭捏捏。她一扭,身前的两团也跟着晃荡,晃荡过来晃荡过去,晃得牛素英脑袋里直犯晕。

    她是非常想做陆小凤媳妇的,可就是没机会。

    “没错,我是陆小凤的媳妇。”花小花嘴巴上满足一句。

    “真的假的啊?看着不像啊,既然是他媳妇,那你跟我说说,你俩晚上是咋着鼓捣的。”牛素英又问。

    “鼓捣?鼓捣啥啊?啥叫鼓捣?”花小花问。

    “鼓捣就是生孩子,男人跟女人生孩子!”

    牛素英这么一解释,花小花就命白了。立刻,她的脸蛋红成了猴屁股,尽管是过来人,也无法忍受牛素英这么口无遮拦。

    “婶子啊,我俩咋着鼓捣……跟你没关系吧?”

    “咋没关系?峰子也算我侄子,我这是在关心你俩的婚姻状况,知道不?”

    花小花没办法,只好撒个谎,说:“老树盘根,僵尸蹦跶,后羿射日,蚂蚁……上树!”

    “哎呀!看来你真是他媳妇,竟然会这么多花样。这样吧,头一次见面,婶子也没啥东西给你,来,给你……一棍子!”不知道啥时候,牛素英抄起了门口的棍子,冲花小花脑袋上敲上去了。

    女人的脑袋受到了粹然一击,立刻!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瞧见女人被打昏,牛素英嘴巴一咧,嘿嘿笑了,然后将她拖进了红薯窖,用女人来威胁陆小凤束手就擒。

    心说:你媳妇在我手里,看你妥协不妥协,不妥协,我就用红薯曰死她!

    起初发现牛素英不见的人是她的丈马大栓。

    走出房门,忽然发现媳妇不见了,于是马大栓呼喊两声:“素英,素英?奶奶的,又出去了?天天个串门,串不够?”

    刚说话,红薯窖里传来一声呼喊:“你叫唤个啥?老娘在红薯窖里嘞。”

    “啥?你在红薯窖里干啥?”马大栓吓一跳,赶紧跑过去,发现媳妇真的在里面。

    牛素英笑笑解释:“林心莲家的那小子出去追树宝了,所以我准备用他的女人威胁他束手就擒,不让他将树宝送进警察局。”

    “树宝?陆小凤?发生啥事儿了?他俩咋了?”马大栓的脑袋被重锤敲打,懵逼了,竟然啥也不知道。

    “唉,咱家树宝把马小苗毒死了,这不,人家找事儿来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袒护树宝,没办法啊。”

    “啥!混账王八羔子,他马树宝毒死人了?娘隔壁的兔崽子,好事儿没他,坏事儿不想也知道有他!”马大栓气得不行,张嘴就骂。

    “你说少说两句,赶紧去找陆小凤,让他放过树宝,不然……老娘就祸害他女人!”瞅见男人骂树宝,牛素英还不乐意了。

    “祸害你个头,赶紧把下面的人弄上来,他马树宝傻,你也跟着傻?对他比你爹还亲嘞。”马大栓更加生气。

    可他劝解半天,仍旧没有劝解牛素英上来。

    无奈下,他只好去找邻居帮忙。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村里的传统美德,很快,马大栓就纠结一伙人,准备下红薯窖将老婆子跟女人救上来。

    他们全都担心牛素英做傻事,将陆小凤的女害了。

    于是,马大栓抬手一挥,冲几个人喊:“下去,把他俩捆上来!”

    “谁敢!谁敢下来,老娘就用红薯砸死他!跟你们拼了!”牛素英真的拼了,抓起一个馒头大的红薯朝上扔,一个好心的邻居差点被她用红薯爆掉橘花。

    上面的人在等待,下面的在常吃,眼瞅着太阳下去,这时候花小花醒了,瞧见自己身处在乌漆嘛黑的地窖里,偷偷掏出手机,赶紧给陆小凤打去电话:“陆小凤!救命!”

    她直说了四个字,手机就被牛素英抢过去,然后拿红薯糊在了他的脑袋上。

    花小花再一次晕死过去。

    就在所有人都无可奈何的时候,陆小凤终于赶到,了解完情况,就冲下面喊:“素英婶子,你在下面没在下面,为啥挟持我的人啊?”

    “放屁!是你先揍我家树宝的,快说!是不是把树宝送警察局了?告诉你,树宝要是坐牢,我也不活了,带着你媳妇一块死在红薯窖里!”牛素英在下面威胁。

    “婶子啊,你误会了,下面那位不是我媳妇,你弄死她也没用啊。”陆小凤苦苦求饶,担心花小花被伤害。

    “你放屁!她啥都招了,说是你媳妇,当初被你娶进门,你俩晚上还用过特别多的招式,啥老树盘根,僵尸蹦跶,后羿射日,蚂蚁……上树!

    告诉你,不把树宝给我保释出来,老娘就用红薯……曰了你的女人!”

    下面说完,上面的人就哄堂大笑起来。

    陆小凤尴尬极了,恼羞成怒,气呼呼冲马大栓说:“大栓叔!瞧你媳妇,能不能管管她?”

    “咋着管啊?根本管不住!我俩没孩子,你婶子把树宝当儿子了,树宝坐牢,她心疼啊。”马大栓也特别为难。

    “她笨,你也跟着笨?你不会下去跟她打一……泡?女人就那样,你一亲一抱,让她高兴了,她就老实了。”陆小凤在给马大栓出主意。

    “陆小凤你放屁!打一、炮也不上去!就是不上去!”牛素英在下面哭笑不得,直骂陆小凤净出馊主意。

    “婶子,你说吧,咋着才能上来?包庇马三炮子也是犯罪,你要想坐牢就继续在下面待着吧。”

    “待着就待着,谁怕谁?”牛素英还就不出来了。

    “那到时候被枪毙,你可别怕啊。”陆小凤继续忽悠。

    “枪毙就枪毙,没了树宝,我活着还有啥意思?”牛素英在下面讲理。

    听牛素英这么一说,他恍然大悟,明白了,牛素琴这么宠溺马树宝,完全是被没孩子给闹得。

    于是,他笑了笑,冲下面喊:“婶子啊,你不就是没孩子吗?我给你出个主意,让你怀上个孩子怎么样?”

    “啥主意?你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给大栓生个儿子,要是能给他添个娃,死了也心甘。”女人在下面抱着红薯抽泣道。

    “既然这样,那你俩在下面打一、炮呗,我保证你能怀上。”陆小凤继续忽悠,不然牛素英是不会上来的。

    “啥?你让我俩在红薯窖里……搞?”

    “对,红薯窖里接地气,一生一个准,而且保证怀得是儿子!听我的,准没错。”陆小凤接着忽悠。

    牛素英一听了,冲上上面喊:“亲爱的,你快下来,咱俩在红薯窖里搞一回,搞完就上去,放了他媳妇。”

    牛素英等于妥协了,马大栓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下去之前,陆小凤将计划告诉了大栓叔。

    刚下去,牛素英就迫不及待扑过来撕扯马大栓的衣服,一边撕扯一边说:“亲爱的,你快点啊,我都等不及了。”

    “素英啊,咱上去搞不一样?为啥非要在下面搞?”马大栓特别无奈。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陆小凤那小子都说了,下面接地气,一生一个准,我可想给你生个儿子了。”

    “那行吧。”马大栓只好妥协,跟女人在下面来一回。

    为了不打扰他俩的好事儿,陆小凤还好心帮他们盖上了地窖的羔子,免得其他邻居听见。

    就这样,马大栓跟牛素英在红薯窖里开始了鼓捣。

    黑漆漆的环境里,女人慢慢找到了男人,男人也慢慢找到了女人了。

    十几分钟过后,女人在下面骂开了:“陆小凤你个兔崽子,出得是啥馊主意?黑灯瞎火的,你叔都把腰扭了!”

    马大栓真的把腰闪了,红薯窖里太黑,一不留神……咔嚓!小蛮腰被扭伤,男人发出一声惨叫。

    事儿没办完他就停止了动作,牛素英也吓得不行:“哎呀,大栓,你慢点,着啥急啊,慢工才能出细活……。”

    “素英,疼啊……。”马大栓呲牙咧嘴眉头紧皱,痛苦不堪。

    “咋回事嘞,大栓,你咋回事儿啊?”陆小凤感到了不妙,在上面呼喊。

    “陆小凤,你还不赶紧下来把你叔弄上去?他的腰扭断了。”牛素英子啊下面叫道,一边喊一边穿衣服。

    “是不是想我下去帮他啊?”陆小凤笑的柴电背过气去,不知道婶子劲头太大,还是大栓叔太过勇猛,咋就把腰给扭了?

    “当然了,愣着干啥!还不快下来。”牛素英接着嚎叫。

    “你保证不用红薯砸我?”陆小凤开始跟她讨价还价,担心被女人袭击。

    “废话!谁有空砸你,快点下来!”素英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哦哦。”陆小凤这才顺着红薯窖的软体往下爬,进去一瞅,牛素英已经穿好衣服,大栓叔的衣服也被整理好,女人正在搀扶着男人。

    “大栓,你没事儿吧?咋那么不小心?”

    “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清,我搞错方向了。”马大栓苦笑一声解释。

    “没事吧,能不能走两步?”陆小凤忍着笑,关系大栓叔。

    “不行啊,疼啊,一动就疼,咋办?”马大栓继续呲牙裂嘴。

    “那咋办嘞?”陆小凤问。

    “上去,找医生帮我瞧瞧,快呀!”马大栓冲他哀求。

    牛素英也吓坏了,同样恳求地看着陆小凤,陆小凤让人卸下一根绳子,缠了马大栓的腰,将男人生生拉了上去。

    第二个上去的是牛素英,此刻的牛素琴啥也顾不得了,只关心男人的身体。

    陆小凤背上红薯窖里的花小花,然后使劲推着牛素英的、屁股,嘴巴里还咕嘟:“婶子你可千万别放屁啊,要是一个屁炸死我,掉下来就摔死你!”

    他还担心牛素英忽然一个屁炸得他生活不自理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