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9章 两世情

    “这位姑娘好生面生,不过你有事情尽管问。(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宋鳌的回答,显得十分彬彬有礼。

    “宋大夫叫我欢儿即可,我是南小姐的朋友。因为此事一直困扰着她,作为朋友的我,才想着帮忙问一下。本来我不该问,但是此事实在是太过蹊跷,而且和宋大夫有着莫大的关系,南小姐又羞于出口,我只能造次了。”

    听欢儿这么问,而且事情还有些蹊跷,宋鳌不由打起了精神,看着她脸,说:“听上去此事非同一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欢儿姑娘但说无妨。”

    “事情是这样的。”

    看到欢儿要说了,不但李悠悠有些紧张,沈安安跟着也很紧张,几人更是将视线全部集中在欢儿的身上。

    只听她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南小姐从半月前,每晚都会做着同样场景的梦,那个梦境十分的真实,就如发生在眼前一般。”

    却没想到,欢儿还没将话说完,宋鳌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色明显的变化,甚至神情还有些激动。这样的宋鳌和刚才面色平静,波澜不惊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而他一开口,更是语惊四座。“是不是那梦里的女子长得跟宁儿一般,男子长得跟我的长相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沈安安惊讶的发现,宋鳌对南宁的称呼都变了,他叫她宁儿,而不是叫南小姐。

    而南宁则因为看到宋鳌的反应,神情呆愣了半响。心里又是激动又有些不可思议,过了老半天,她才弱弱的问道:“那个宋昌文是你什么人?”

    而宋鳌则反身看着南宁,那眼神中带着极其复杂的神色,似乎是想看到她心里去一般,他也言语温柔的问道:“那个钟宁呢,她是你什么人?”

    听到钟宁两个字从宋鳌的嘴里吐出,南宁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起来,身体似乎因为激动,显得摇摇欲坠。

    于是两人纷纷站了起来,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对方,眼神热切。现在已经不需要说太多,光是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两人经历的是同一件事情。

    不管此事有多么离谱,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事实就摆在眼前,两人看着对方,眼里的情景就是梦里和现实的交互重叠。

    事情进展到这里,大家都觉得事情的进展有些顺利,而折磨两人这么久的答案终于揭晓,让她们兴奋不已。听到这个的结果,沈安安顿时觉得比自己的事情,还要让她高兴,她不由兴奋的说:““太好了,这件事情终于搞清楚了。”

    “就是啊,真没想到这世上的事情竟然奇妙,连这样的事情都有。难道说,我们人真的有前世今生的记忆?”

    “这样看来说不定真的有哦?说不定还有重生转世之说呢。”沈安安说的重生转世,当然说的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她莫名的穿越不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吗?

    “我想这也许就是宁姐姐和宋大哥之间的缘分吧,说不定他们两人有着两世的缘分,是注定要成为夫妻的人。”李悠悠不无艳羡的说道,脸上也带着几分兴奋之色,显然也在真心的为南宁感到高兴。

    南宁这辈子估计注定爱宋鳌一个人了,她曾经为了他吃了不少苦头,如今是不是能够苦尽甘来呢。

    她们当然还在等宋鳌的答案,不知道他知道两人有了这样的经历之后,会不会改变对南宁的看法。

    “宁儿!”宋鳌嘴里轻轻叫了一声。

    南宁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喊了一句。“宋郎!”这一声可谓是千言万语,包含了太多的情感。

    以至于,宋鳌听她这么叫了之后,看向南宁的神色,也慢慢的有了些变化,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步朝南宁走去。这每走一步,眼里似乎都有梦里的情景,他可以清晰的记起梦里每一个情景,包括两人在一起入洞房时的情景。

    他们一起在雨中漫步,在大雪纷飞的天气中,两人手牵着手,一起欣赏雪景。甚至于他们两个人每天都会结伴上山寻找草药,一起风餐露宿,一起体验生活的乐趣。

    这些经历都如他们亲身经历过一般,刻骨铭心的刻在了他们的记忆中。

    现在只需轻轻的翻出来,就会塞满他们的记忆。于是他们看向对方,不仅仅是现在的他(她),其中还带着过去的他们,这种感觉太过奇妙。

    但是两世的记忆,让他们不再是独立的个体,似乎再也无法分开了。

    而南宁看到宋鳌的反应,也激动的想要朝他走去。却因为激动,身体在不断的发着抖。她明明想要走向宋鳌,却发觉脚下已经无法动弹,身体像是被塞了铅一般,一步都动不了。

    嘴里只能喃喃的叫着:“宋郎,宋郎。”洁白的面颊上,有一串串的珍珠一般的泪水,滚滚而下。

    看到两人如此动情,沈安安立刻和欢儿交换了下神色,然后拉着还饶有兴趣看着两人的李悠悠,从那角亭里面退了出来。

    “干嘛拉我?我还没看完呢。不知道宋大哥会怎样回应宁姐姐。”

    欢儿不由伸手在李悠悠的肩膀上拍了下。“小丫头,你这就不懂了吧。咱们在那里,才叫碍事呢。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沈安安看着李悠悠一副茫然的样子,忍不住好笑,便跟她解释道:“现在师父和宁姐姐误会已经解除,应该是郎情妾意的时候,所以咱们得给他们腾出空间来。”

    “哦,这下我懂了。”李悠悠这才恍然大悟。

    “哦,这下我懂了。”李悠悠恍然大悟后,才明白欢儿是嫌弃她小,没谈过恋爱呢,这岂不是看扁了她。

    呜呜,没人爱的孩子真可怜。

    这会宋鳌看着南宁,朝她慢慢的走了过去,眼里的神色十分的复杂。有心疼的感觉,又因为终于知道真相,他了解南宁所遭受的折腾和苦痛,因为他自己也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而感到莫名的高兴和兴奋。

    “你们那日去县衙是不是就是为了查这件事情,我真傻,当时安安还问我,我却没敢承认。”宋鳌当时没有说,也是因为那个梦境发生的太过真实,而且还有入洞房的情景,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却没想到,因此错过了最好的坦白时间,害的两人又多受了将近半个月之久的折磨。

    “你瘦了?”南宁其他的话都没有说,而是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宋鳌,颤抖着手摸着他的脸,嘴里说了这三个字。

    宋鳌却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南宁,嘴里喃喃道:“宁儿!你受苦了。”

    南宁喜极而泣,紧紧抱住了宋鳌。“宋郎!”

    这两人一起倾诉衷肠,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这边三人等他们等的脖子都要等长了,才看到两人手牵着手,从角亭那边走了出来。

    这会他们脸上的神色,就跟那新婚夫妇一般,脸上都带着甜蜜的笑容。让看到他们的人,心情都会受到感染。

    这一次他们应该再也不会分开了,真是件大喜事呢。

    李晟这时候已经回来了,从沈安安嘴里知道了,他走后发生的事情。品酒会已经确定明日会办了,那两名从京都来的官员,听了李晟的来意后,对他提议的品酒会,也十分的感兴趣。

    李晟正好也顺便邀请一下宁知府。

    不过李晟却没想到沈安安的动作这么快,关于品酒会的大部分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一些细节问题,只需要派人落实到位就可以了。

    当然最让他吃惊的还是,宋鳌和南宁关系的变化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看到两人从里面走出来时,十指相扣的模样,便也知道,他们的好事估计近了。

    李晟看着宋鳌,不由伸手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拍。看着南宁笑着说:“不容易啊,不容易,宁儿你终于让宋鳌这颗千年铁树开了花。”

    一向不开玩笑的李晟,这句话,将众人都逗乐了。

    “李大哥!”南宁脸上带着娇羞的神色,可是那欢喜分明比羞涩多。

    宋鳌听了李晟对自己的评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由反驳道:“还说我呢,你不也是。看到安安,路都走不动了。不过我可是后来者居上,要不咱们的婚礼一起办得了。”

    让人宋鳌这后面的话,是挨在李晟耳边说的,不当众说出来,当然是给他几分面子。

    于是乎,李晟原本还笑面如风的俊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看了眼宋鳌说:“我们还是先喝你和宁儿的喜酒吧,我和安安的婚事,晚一点再说。你是我的好兄弟,你要结婚,我再怎样也得给你们让路啊。”李晟脸上的神情十分正经,仿佛真有其事一般。

    宋鳌却是知道李晟和不由笑道:

    “那这么说,你是讲究兄弟情义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是这么好心的人。”见李晟自顾自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李晟肚子都要笑痛了,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没将人追到手,倒是说一篮子冠冕堂皇的话语。

    李晟的性格,宋鳌也是将他摸得透透的,倒是沈安安这个小丫头心里在想什么,有时让人莫不这头脑。

    “那是你眼拙了。”李晟说完拉了宋鳌一下,道:“走吧,看看这几个丫头,到底能折腾出什么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