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3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胡佑民打完电话后,对汪可心说:“你回去休息吧,我要工作了。(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她可怜巴巴地说:“佑民你还在生我的气?”

    “没有,生你的气有什么用?”他走到地图前,边看边说。她跟在他身后说:“我们刚结婚,可以休息几天再工作。”

    “再说你昨晚累了一夜,再回去休息一下吧?如果你心中还有气,你打我、骂我都行,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

    他看了看似笑非笑的丹拓,心想这女人有时比谁都精明,有时却比猪还笨,连家丑不可外扬都不知道?

    也顾不得别人笑话了,他转身耐心地说:“可心,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敌人吃了败仗,我怕他们报复,要做好防备工作。”

    她将信将疑地说:“真的不生气?”他将她推到门外说:“真的没有,快回去休息吧。”

    刚好汪海桃过来了,她笑着说:“哟,还跑到司令部来亲热了?”汪可心脸一红:“姐,你也笑话我?”

    说完快速地离开了,她转身对胡佑民说:“刚结婚,不在家陪可心,到这里来干什么?”

    “研究一下今后的工作,你有身孕了,以后少管一些工作,多呆在家里休息。”他关切地说。

    她幸福地笑笑:“没事,还早着呢。”见丹拓也在,喊了一声大舅,和他聊了几句。

    胡佑民走到沙盘前仔细地看起来,她走到他身边问:“孟培镇会有报复行动不?”

    “这一战,他损失了一半人马,就是想报复也有心无力了,除了小规模的偷袭,不会有大的军事行动。”他头也不抬地说。

    丹拓走过来问:“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他将目光从沙盘上收回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用特种大队袭击孟培镇的军火库。”

    “哦,什么时候动手?需要我做什么?”丹拓兴奋地问。老是被动挨打,这次可以主动出击了。

    “麻烦你提供一份孟培镇的军事部置图,越详细越好。通知潜伏人员做好内应,接应和护送特战部队进出境。”

    “没有问题,我让他们全力配合你们,孟培镇的军事部置图我这里有一份,我这就拿给你。”

    “好,大舅、海桃,我们这次缴获了不少武弹药,我建议扩充一个营,为了尽快形成战斗力,将二个民兵连收编进去。”

    “我也是这个想法,等下我和海桃找司令商量一下。”

    “好,我先和武鸿远制定作战计划。”他接过孟培镇的军事部置图,让卫兵将武鸿远找来。

    武鸿远性格有点内向,平时话不多,虽然长得高大英俊,也有不少女孩子对他产生爱慕之心,但他都婉拒了。

    他知道自己干这行,随时有可能挂掉,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加上他自由自在惯了,不愿受那份拘束。

    在堪古拉镇,有身份的适嫁女子只有汪海桃三姐妹,汪海桃和汪可心嫁给了胡佑民,米芳嫁给了林峰,平民女子也没法逼他娶自己。

    不谈爱不代表不近女色,他和医疗队的一个漂亮女医生睡到了一起,女医生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但他不为所动。

    可以同居,谈婚论嫁就免了,胡佑民对他这点也很钦佩,也没有劝过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武鸿远很快就过来了,听了胡佑民的想法后,一起围着孟培镇的军事部置图研究起来。

    两人商量了大半天,才将作战计划制定好,和汪英豪、丹拓他们商量后,决定后天晚上发动偷袭。

    晚上睡觉时让胡佑民犯了难,不知回哪一个家?去汪海桃那里,怕汪可心生气,去汪可心那里,又怕汪海桃生气。

    磨蹭下去也不是办法,先去姐姐家吧。汪海桃对他的到来很意外,也很高兴,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是蛮高的。

    不过自己得有姐姐的风范,她劝胡佑民去可心那里:“你们刚结婚,多陪她几天吧?”

    叮嘱她照顾好自己,他去了汪可心那里。汪可心已经和佣人做好了饭菜在等他,不过嘴上却说:“昨晚你在这里,今晚去陪姐姐吧?”

    他郁闷地说:“你们姐妹俩商量好,我每天到底睡哪里?将我推来推去,成心戏弄我是吧?”

    她捂嘴一笑:“好,今晚你就睡我这里,明天我去和姐姐商量,先吃饭吧,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红烧鱼。”

    虽然桑拉镇答应每天供电六个半小时,但只在供电低峰时才给他们供电,用电电高峰时还是没有电。

    在马灯下看书累眼睛,两人聊了一会天,早早sc睡觉。汪可心主动出击,直到榨干他最后一丝力气才罢休。

    袭击孟培镇军火库,武鸿远要求亲自带队,胡佑民现在很看重他,不想他出意外。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让他带人在边境上接应。

    整个特战队都出动了,还有一个运输排。他们没有从7号阵地进入孟培镇,那是敌人重点防范的地方。

    他们从6号阵地翻山过去的,沿着侦察好的路线,偷偷进入孟培镇,直奔军火库。

    军火库靠北面,要穿越大半个镇子。他们选择的是一条偏避的小路,加上是午夜了,在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

    为了保险,他们每隔一公里设置一个接应人员,潜伏在路边。经过六公里多的急行军,看到了军火库。

    孟培镇从没想到会有人偷袭军火库,只派了二个班,二十多人驻守在这里,晚上值班的人还不到一个班。

    先派人侦察清楚岗哨分布、敌人休息地点后,开始分派任务,要求全部用冷兵器解决敌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由突击分队去消灭敌人,其他人在周围警戒。一声令下,突击队员如同饿狼一般,分别扑向自己的目标。

    摸到敌人背后,捂住嘴,寒光一闪,敌人就软绵绵地倒下了,哼都没有哼一声。

    不到五分钟,就解决掉了所有的敌人,收到信号后,其他冲到仓库前,将锁砸掉,冲了进去。

    里面的军火不多,只有四十多条枪,五挺轻机枪,十门迫击炮,三门*,弹药有四十多箱。

    意处收获是有两套步话机,加上从敌人身上缴获的一套,一共有三套。大家连背带杠,基本上将军火库搬空了。

    因为背负了这么多东西,回来的时候慢一些,走了快二个小时才到6号阵地山脚下。

    这时出了点意外,敌方阵地上的一个士兵起来解手,发现了他们,他大声叫喊,一个特战队员抬手一枪,将他干掉了。

    枪声引来了更多的敌人,他们一边还击,一边加速往山上跑。负责接应的武鸿远和士兵一起开火掩护他们。

    敌人以为是偷袭他们阵地的,见对方都跑回山上了,便停止了射击。这边除了两个运输兵受了轻伤外,没有其他损伤。

    一行人开心地翻过山头,在天亮前回到军营。得到消息的汪英豪高兴地和胡佑民等人在司令部等他们凯旋归来。

    汪英豪开心地查看战利品,他笑得合不拢嘴。这差不多够半个连的装备了,从外面买要花好大一笔钱。

    更重要的是,堪古拉和孟培镇的角色对调了,以前老受他们的欺压,自己被动挨打,现在反过来了,轮到自己来欺压他们了。

    他当场论功行赏,升官、赏钱,轮到武鸿远时,他不知怎么处理好?他不想当官,也不要钱,只好询问地看向胡佑民。

    胡佑民开玩笑地说:“司令你赏给他两个美女吧?”汪英豪信以为真,答应明天送给他两个女人。

    武鸿远哭笑不得地看了胡佑民一眼,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不能表现得太异类,会让别人戒备自己。

    汪英豪没有提对胡佑民的奖励,他现在在堪古拉的声望已超过了自己,将司令之位让给他,他也不会要。

    他不恋权、不好财、也不贪色,一心想回国,自己将两个女儿嫁给了他,也留不住他,自己再也拿不出让他动心的东西了。

    汪英豪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开始是欣赏和利用,后来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沉着、冷静、自信,好像这世上没有能难住他的事情。

    他才来几个月,就将堪古拉经营得有声有色,将孟培镇打得落花流水,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口恶气。

    如果他能留下来,以后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己想给别人也不成,这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么一闹腾,已经天亮了,胡佑民回去睡觉。两姐妹商量好了,他先在汪可心这里住一个星期,以后双日在汪海桃那里,单日回汪可心这里。

    回到家里,汪可心已经起床了,和他一起吃过早餐后,去镇zf上班了,他倒在床上,扯过被子呼呼大睡。

    这一觉睡到汪可心下班回来才醒来,这里的生活太没规律了,他的生物钟都乱了,还好他的适应能力强,sc就能睡着。

    熬通宵也习惯了,他可以几天几夜不睡,也可以睡得天昏天暗。就像一个机器人,说睡就能睡着,说醒就能马上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经过爱情滋润的汪可心,变得愈发水灵、动人,她的性格特别好,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胡佑民,对他百依百顺。

    胡佑民稍有不高兴的表情,她就紧张得不得了,想尽办法讨好他,哄他开心。

    她还不停地学做湘菜,每天变着花样做他喜欢吃的菜。这样的生活差点让胡佑民迷失自我,难怪古诗云:“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那管东师入沈阳……”

    他告戒自己,不能儿女情长,丧失斗志。但她是真心对自己好,也不能让她伤心难过。

    唯有不停地想王蕾、想女儿、想程思思、想儿子、想父母家人、想公司、想同事来抵挡这份柔情蜜意。

    再就是将精力放在工作上,早日拿下桑拉、莱光、孟培镇,尽快回国,和家人团聚。

    现在孟培镇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虑了,可以将精力放在桑拉镇和莱光镇上了。

    明天得问问丹拓,这两个镇的潜伏人员安排到位没有?获取了多少军事情报?

    汪可心见他皱眉沉思不语,柔声问:“佑民,又遇到什么难题了?可以和我说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