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37章 妖族归一(1)

    “就如同你刚才所说,我好歹也是一个魔道人物,又岂会去学那正道的作风,讲什么仁义道德?”李青微微一笑,“更别说,还是对你这么一头妖兽讲承诺讲信用,那就更不可能的事情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你可别在这里唬弄我,我可不会相信!”九眼天蜈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被李青的话吓倒,“你刚才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拿什么来约束我?肯定是在骗人的!”

    “是吗?我刚才帮你吸取皇极之力的时候,这么近的距离,若是想要暗算的话,你又岂能发觉?”李青说道。

    “什么?你在帮我疗伤的时候,暗算了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九眼天蜈急忙说道。

    “没什么,就是在你体内种下了觉魔心印,凭你妖兽的妖魂之力,很难扛得住这一招!”李青说道。

    “小子你敢暗算我!我今日便要看看,你那什么劳什子的觉魔心印,能不能控制得了我!”九眼天蜈愤怒了,蹿出一条长长的身躯,就是向着李青噬咬而来。

    然而下一刻,它的身躯定格在半空之中,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七情六欲等种种负面的情绪在它的脑海之中不断地纠缠着,想要吞噬它的神智

    “不——,你这一招的威力为何可以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九眼天蜈眼睛里面露出挣扎的神色。

    “我帮你疗伤,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你觉得我可以在你的妖魂里面种下多少觉魔心印?威力又岂能不大?”李青笑道。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觉魔心印归根究底是一种精神类的攻击,威力跟施法者的元神强度有很大的关联。

    李青乃是不朽元神,元神强度已然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施展出觉魔心印当然就更加地恐怖了,世间少有人能够抵挡。

    那九眼天蜈的妖魂其实也不算弱的了,跟自身的妖躯融合为一体,极难对其造成杀伤,但此时却也在李青的觉魔心印之下,有些支撑不住了。

    如果种下一两个觉魔心印的话,或许还是没问题的。但李青在疗伤的过程,整整种下了上百个觉魔心印种子,此时全体爆发出来,那威力是相当地可怕。

    “臭小子,你竟然敢暗算我!你这是找死!”九眼天蜈非常硬气,当然不会这么快就认输了,立即剧烈地挣扎着,想要将体内那爆发出来的负面情绪镇压回去。

    李青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九眼天蜈负面情绪发作的情景。为了防止九眼天蜈拼命,他可不敢靠得太近。

    “早就知道你这头老怪物不可能会遵守诺言的了,就算是事先做好各种防范措施,也极有可能约束不了你,还不如干脆在疗伤的过程施以暗算,这还能省下许多麻烦。”李青笑道。

    那九眼天蜈支撑了小半天时间,终于感觉到快支撑不下去了。若按照这种情况,它非得要被觉魔心印给吞噬了神智,变成了一个毫无智慧的傀儡生物。

    “李青小友,有话好好说,不要那么粗鲁嘛。”九眼天蜈陪笑着说道。

    这老怪物活了数万年,当然不是那种宁死不屈的存在,若是遇到了不可抗力的因素,基本上都会毫无原则地选择逃跑,可见这九眼天蜈的品性实在是不怎么样。

    现在见到情况不妙,立即就是开口求饶了。

    本来,若是李青太过自大,靠近九眼天蜈的话,或许它还会尝试用眼睛里面的天赋神通来偷袭,然后以此来威胁李青,换取活命的机会。

    但是李青为人也是极其谨慎,远远地站着观看,就是不靠近九眼天蜈,导致它想要用天赋神通来偷袭的机会都没有。

    “看来九眼道友也是想通了啊,不过你既然快被觉魔心印给控制住,我干脆将你变成了一头魔仆,岂非更好?”李青冷笑一声。

    “若是将我变成魔仆,那战斗力就要失去大半了,这绝非你所愿吧?”九眼天蜈说道。

    “但偏偏我又不相信你的品性,若是此次放过了你,难免下一次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那岂非得不偿失?至少将你变成魔仆,不必担心会受到你的反噬。”李青说道。

    “只要你肯让我活命,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九眼天蜈果然是个无赖的货色,为了保命,什么面子尊严都不顾了。

    李青也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九眼天蜈活了数万年时间,果然不是运气啊。就凭它这胆小无赖的性格,绝对比那些强硬的妖兽要活得久。

    “这样吧,你放开自己的妖魂,我在你体内种下威力更大的禁制,只要你敢有所异动,那禁制就会立即爆炸开来,将你的妖魂炸得粉碎。”李青说道。

    “好,没问题!”九眼天蜈倒也干脆,没有婆婆妈妈的,直接就放开了妖魂,让李青种下了禁制。

    “放心吧,只要你表现得好,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更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李青说道。

    “那是那是,从此以后,我就是万魔宗的一份子了,为万魔宗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绝对不会有所懈怠!”

    九眼天蜈话说得非常好听,至于它内心如何想的,李青也懒得去理会。

    “你既是活了数万年之久,在妖兽里面也算得上是老前辈了,不知能否拉拢一些妖兽,加入我新建立的妖庭?”李青问道。

    “实不相瞒,我跟许多妖神级别的存在都是好友,若是前去游说一番,应该可以拉来不少的力量。”九眼天蜈说道。

    “嗯,此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若是你能够拉来足够多的妖神,到时我或许可以让你来担任那妖庭之主!”李青说道。

    “妖庭之主”九眼天蜈有些惊讶,“你真的愿意让我担任妖族的至高之位?那就等于是新任的妖皇了。”

    “没错,莫非你觉得自己还配不上这妖皇之位吗?”李青说道,“你全盛时期可以堪比道境七劫,若是再加上九眼天赋神通,更是可以对道境八劫造成杀伤,当那妖皇之位算是绰绰有余的了。”

    “是啊,我体内的极皇之力已经尽数消去,没有了这股力量的镇压,恢复到全盛时期指日可待。”九眼天蜈眼中也不禁露出了渴望的神色,“甚至于我这么多年来的积累,达到更高的层次也未必不可能!”

    九眼天蜈由于一直被极皇之力所镇压着一部分实力,导致它这些年极为虚弱。但好歹也算是活了数万年之久,今日得以解放,实力或许真的可以更上一层楼。

    “能不能当那妖皇之位,就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拉来的人马太少的话,那我肯定就不太满意了,到时那妖皇之位也别想了。”李青说道。

    “好,一言为定!如果我拉来足够多的妖神,那你就将那妖皇之位给我!希望你到时不要食言!”九眼天蜈说道,眼中露出了渴望。面对那即将到手的至尊之位,它也是心动不已。

    “我骗你干什么?你的性命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上,还需要用这等手段来欺瞒吗?”李青说道。

    “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九眼天蜈说道,“听说永恒梦魇的后代在你们手里?”

    “没错,这一次组建的妖庭,便是以这些高贵的血统来作为核心,你以后也会见到他们的。”李青点了点头。

    “当年永恒梦魇好歹也是一代妖皇,手下也有不俗的力量,分散于世界各地。其中就有一部手下,是对永恒梦魇最为忠心的,想必你应该不知道此事。”

    “哦?那一帮最忠心的手下位于何方?”李青问道。

    “就在灵海!”

    “灵海?原来如此!”李青目光一凝,瞬间就想通了很多事情。

    “灵海三大妖神,以及近百头的妖圣,都是当年永恒梦魇的手下!若是你带着那个梦魇后代去找他们,应该会有大部分的妖兽会顺服。”九眼天蜈说道。

    “很好,你的这个消息非常有价值,算是立了个大功!”李青笑道,“接下来,你继续去联系你的那些好友,而我则是去灵海收服当年永恒梦魇的手下。”

    几天之后,李青来到了灵海,当然旁边肯定是跟着小白的。

    灵海是一片非常特殊的海洋,号称是天地之间的灵气之源,本身就具有十分强大的力量,可以阻隔外物,不让外人进入其中。

    不过李青拥有羽化天宫,天地哪里去不得?即使是灵海的力量,也难以阻挡羽化天宫的侵入。

    更重要的是,李青知道灵海的具体方位,位于海洋的极深位置,便也就可以用羽化天宫直达。

    进入灵海之中,李青带着小白,问道:“你认识你父亲当年的那些老部下吗?”

    “不认识!”小白摇了摇头,“自我记事之日起,便一直生活在那个云中界里面,又哪里能与那些妖兽有所联系?”

    在灵海里面,妖兽数量非常多,除了当年永恒梦魇的一些老部下之下,还有很多灵海里面土生土长的妖兽,甚至这些妖兽占了绝大多数。

    李青来到灵海,主要的目的当然就是收服那一部分永恒梦魇的部下,但若是有机会的话,这一部分土生土长的妖兽,也不妨收走一些,增添些力量。

    想到此处,李青不由地想起了一头特殊的生物,当年跟他也打过好几次交道。

    “那家伙如此狡猾,应该不可能是灵海里面土生土长的吧,十有就是永恒梦魇的部下。”李青不由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哥哥,你去什么地方啊?这里貌似不是灵海中心的方向啊。”小白说道。

    “去见一个老朋友。”李青并没有多说。

    不一会儿,前方便出现了一座海岛,上面长满了一片茂密的丛林。

    飞进了丛林里面,李青说道:“老树妖,我又来看你了,快点出来接客。”

    “我擦,你这小子怎么又来了?”海岛深处的树妖传出了一阵气极败坏的声音。

    “好歹也打过两次交道,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啊。”李青笑道。

    “废话,你每次来都要抢我的东西,谁会开心?”树妖愤怒地说道。

    “你手头的那些宝贝,现在的我可看不上了。今日前来,是有别的事情。”李青说道。

    “什么事?”

    “你应该不是灵海里面土生土长的妖兽吧,而是永恒梦魇的部下吧?”

    “你乱说什么?什么永恒梦魇,我不知道。”树妖说道。

    “不用骗我了,你的本体都在我的神识范围之内,那表情我可看得一清二楚,那震惊的神色分明丝毫做不得假,你确实是永恒梦魇的部下。”李青说道。

    以李青现在的实力,区区一头树妖又岂能瞒得了他?这座海岛在他的神识范围之下,都是一览无遗。

    “你问这个来什么?就算我是当年永恒梦魇的手下,有什么问题吗?”树妖说道。

    “你看看这个人是谁。”李青将小白拉了出来。

    “鬼知道她是谁啊,一个人类我怎么可能认识?”树妖说道。

    “呃小白你变回本体。”李青有些尴尬。

    小白当即显露出了本体,化成了一朵白云的模样,那熟悉的气息展现出来,让树妖得以感觉得到。

    “你你是少主!”树妖失声叫道,随即从树林里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紧接着一头巨大的老树狂奔过来,以根须为脚,跑得贼快。

    “真的是少主!”树妖的脸上显化出了一张面容,紧紧地盯着小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