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六章 洞房花烛!

    墨凌书也是一个行动派,第二日便带着孟锦去了凡间,买了很多成亲所需要的东西!

    两个人买完东西,回到苍梧山下的木屋,没有用法术,而是自己动手每一个地方都在认真的打理着。(手机阅读请访问m.cmeonadhd.com)

    直到晚上,两个人才整理好一切,原本朴素的小木屋此刻处处透着喜庆。

    孟锦看着眼前的屋子,竟然徒增了些许的从未有过的紧张。

    明天她就要嫁给身旁的人,这个人是她喜欢了几万年的人,从一开始就喜欢的。

    墨凌书能清晰的感觉到,身旁人有些紧张的气息,嘴角勾起一抹笑,缓缓开口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去歇息吧!”

    孟锦点了点头,走到门口转头看了一眼墨凌书,墨凌书依旧在原地看着她。

    孟锦微微顿了顿,还是缓缓的走到墨凌书的身旁,脸颊有些微红的主动搂着墨凌书,踮起脚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之后迅速离开:“听闻凡间有这样的,我就是试试,我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罢,孟锦转身飞快的离开,留下墨凌书一个人风中凌乱。

    凡间?凡间什么时候有这个喜欢了?

    小锦锦,你还是少看一些那些话本子吧,命格星君写的都比这些好啊!

    不过,他倒是也挺喜欢的,这倒是孟锦难得的一次主动。

    孟锦回到屋内,捂着胸口,那里跳的好快似乎要跳出来一般!

    她要用尽很大的力气才能抑制住这种感觉,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排斥,相反还有点喜欢。

    ……

    墨凌书在另外一间屋子,看着天上的月亮,月光挥洒下来,显得墨凌书更加的温润,然而眼底却带着一丝丝的轻松。

    是,较之以往的差距,他确实轻松了许多,这是他之前没有做到的,他欠孟锦一场成亲典礼。

    终有一日,他会告诉全天下,他墨凌书的正妃,也是此生唯一的妻子,是父神一脉的小公主——梦锦!

    这一夜,两个人都注定无眠。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孟锦也是迷迷糊糊的睡着还没一会儿。

    就听见一阵的敲门声,孟锦皱了皱眉,原本是不想管的,这么一大早的,干啥呢?

    起床开门,孟锦眨了眨眼睛,她是不是眼花了,她怎么好像看见了墨冉柚子还有初夏清歌那两个小丫头?

    “阿锦,恭喜啊!”墨冉走进来,第一句话便是恭喜。

    孟锦此刻也醒了三分,低着脑袋开口道:“谢谢!”

    然而,内心却是划过一丝暖意,她不用那些所谓的排场,是他们二人就够了,但是自古以来有亲朋好友的祝福终究是好的。

    “恭喜锦姐姐!”清歌笑着开口道,她绝对不承认,她现在还有些晕乎。

    “祝锦姐姐和墨大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初夏一脸的兴奋,好像成亲是她而不是孟锦。

    “阿锦恭喜你!”柚子也是一脸笑意的开口。

    孟锦笑了笑,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

    但是她们都能来,这就是最好的祝福了。

    “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啊?”孟锦看着眼前的人开口道。

    墨冉笑着开口道:“笨,我们当然是要按着凡间的繁文缛节走了。”

    紧接着,墨冉几个人帮着孟锦沐浴梳妆,一切都是凡间的习俗,一步都没有少。

    孟锦沐浴完毕,换了一件平常的衣物,坐在梳妆台前,墨冉拿着梳子,一边梳一边念叨着: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慢慢的绾好发髻,带上发饰,穿上喜服,化好妆容!

    墨冉等人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禁看呆了些许,女子一身红衣喜服,原本就精致的面容,画上精致的妆容,自然更是好看到让人错不开眼睛!

    头上的发饰随着转身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一个倾城而独立的绝色佳人!

    墨冉敢肯定,至少墨凌书就把持不住。

    初夏和清歌直接就看呆了,锦姐姐好漂亮啊!

    一旁的柚子倒是有些疑惑,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感觉阿锦和这位岳山府的正宫娘娘有几分的相像?

    中午,按照凡间的规矩,这个时候才是新郎官来接新娘绕一圈回到本家。

    孟锦盛装坐在屋内,听见墨凌书的声音竟然多了些许的紧张,墨冉将盖头盖在孟锦的头上,扶着她往外走。

    感觉到孟锦的紧张,墨冉笑了笑开口道:“阿锦别紧张,不过只是一些平常的礼仪罢了。”

    孟锦尽量的放松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出了门她听见很多人祝贺的声音,一时无措,微微福身行了一礼。

    她听见了很多熟悉的声音,有冥王大人,有西岳帝君,有上官珏,也有只见过一两面慕綦宫的人。

    孟锦能感觉到墨冉扶着她上了一顶轿子,他们既然是在苍梧山相识,那就绕着苍梧山一圈并无不妥!

    等一圈苍梧山绕下来,已经是黄昏了,此刻是秋季,昼夜的温差也有些大。

    走到布置好的喜堂处,听见上官珏的声音:“一拜天地!”

    这一拜,墨凌书此生绝不相负孟锦。

    “二拜高堂!”

    这一拜,父神母神为此见证。

    “夫妻对拜!”

    这一拜,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

    墨凌书带着孟锦走到门口,轻声开口道:“墨凌书在此,四方诸神见证,此生绝不相负孟锦,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孟锦心里狠狠的一怔,他……其实她是相信的,他不必如此。

    “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孟锦缓缓的开口。

    她不需要太多的誓言,她只要墨凌书心里有她,这就足够了。

    她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不是吗?

    孟锦刚刚转身,谁知脑中传来一句话:“锦儿,有朝一日,必定凤冠霞帔……娶你进门!”

    孟锦怔了怔,有朝一日,必定凤冠霞帔……娶你进门……

    那道声音她很熟悉不是吗?

    ……

    夜晚,繁星漫天,月亮高高的挂在半空当中!

    孟锦坐在床上,盖着盖头,脑中却回想着墨冉之前跟她所说的那些话,不禁脸上烫的厉害!

    这种事情她从未有过,但是自古以来不都是女子服侍夫君吗?

    “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了,同样她也听见了门被人关上的声音。

    孟锦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她还从来没有这般紧张过。

    脚步声距离她越来越近了,眼前的盖头被人掀起来,屋内的烛火有些微暗,她也没有太多的不适。

    “锦儿,你今天真美!”墨凌书看着眼前的女子,由衷的赞叹。

    孟锦看着墨凌书,往常想来一身白衣的他换上红衣,竟然多了几分邪肆!

    烛火摇曳,女子红唇微张:“你也是!”

    墨凌书带着孟锦走到桌旁,桌上备了些许糕点:“累了一天了,饿了吧,多吃点!”

    孟锦确实饿了,其实几天不吃都没什么事情,她不过是随着墨凌书罢了,而她也是真的饿了!

    “你怎么不吃啊?”孟锦吃着桌子上的糕点,看着墨凌书开口道。

    墨凌书笑了笑:“无妨,我不饿!”

    孟锦眨了眨眼睛,也不管了。

    吃饱以后墨凌书带着孟锦走到梳妆台前,孟锦有些慌乱,不知所措的看着镜子中两个人,墨凌书轻声道:“别紧张,我只是想帮你将头上的发饰取下来。”

    孟锦没有说话,而墨凌书也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很是温柔的一点点为她取下头饰,最后取出那支簪子,三千青丝没有了束缚,散落下来。

    轻柔的扶着孟锦站起来,修长如玉的手指缓缓的滑过额前、眼睛、鼻子、嘴唇……渐渐的滑过精巧的锁骨,来到腰间的丝带上。

    轻轻一扯,外衫松散滑落在地上。

    孟锦的脑子有些迷糊……

    直到胸前带了些许的凉意,这才答应过来,挡住墨凌书的手有些无措的开口:“你先歇息吧,我去沐浴了。”

    墨凌书也不恼,眼里带着笑意的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女子。

    孟锦躲在屏风后面,脸色通红,捂着胸前几乎敞开的衣服。

    平静了许久,才施法变出浴桶,缓缓解开衣物走了进去。

    墨凌书看着屏风后的动作,不动声色的绕过屏风。

    空气中带了一丝凉意,也带着熟悉的气息,孟锦动作一顿,下意识往浴桶中沉了沉。

    “锦儿,你还要躲吗?”墨凌书有些喑哑的声音传出。

    孟锦眼睛顶着水面,没有看墨凌书,有些结巴的开口道:“我,我没有。”

    正当孟锦出神的时候,一阵水声惊起了她的注意,下意识的抬头,然而却看到的上半身,孟锦下意识就想跑。

    墨凌书早有预料,伸手禁锢着孟锦的腰身,一只手勾起孟锦的下巴,带了些许喑哑的声音,命令似的开口:“锦儿,看着我!”

    孟锦眼神左右飘忽了许久,才下定决心缓缓的看着墨凌书。

    此刻墨凌书没有了平日里的稳定,带了些许的急促。

    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是他爱了将近九万年的女子,今日他终于娶到她了。

    缓缓的凑近,吻住女子娇艳欲滴的红唇,平日里的孟锦虽然极美,却哪有此刻的娇媚?他平日里一直都在隐忍着,今夜是洞房花烛夜,他又何须隐忍?

    渐渐的墨凌书不再满足,不知何时二人已经到了床上,墨凌书看着身下的女子,平日里绝色倾城,而此刻她却是妖媚至极。

    像极了地府之中妖娆盛开的彼岸花,诱人采颉!

    “锦儿,害怕吗?”墨凌书轻声询问道。

    孟锦脸颊带着红晕,摇了摇头。

    墨凌书却始终看着孟锦,孟锦怔了一会儿,主动伸手搂着墨凌书,学着他的样子,在唇上亲吻着,却始终磕磕绊绊,青涩至极。

    他想,这世间怕也是只有孟锦才能将这两种气质融合的天衣无缝。

    眼里闪着隐忍了许久的欲火,反客为主。扬手一挥,床幔落下。

    里面传来些许暧昧的声音……

    ------题外话------

    我觉得我这一章要是真的卡了,你们可能会真的砍死我,所以还是撑着写完了,书城的弟兄们我看见了,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