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1、被盯上,神秘男人(二更)

    “快,快带我去医馆!”黄致远面露菜色,有些结巴的说道。(wwW.cmeonadhd.com)

    “是,是,是!”两外两人反应过来,赶紧的扶着黄致远。

    “我…你给我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黄致远看着走远的苏凌的背影,大声吼道。

    苏凌冷冷一笑,就当后面有狗在乱叫了。

    慢悠悠的去了菜市场,花费了小半个时辰,苏凌选了一些肉,又买了不少的青菜,因为今天没背背篓子,倒是有些不太方便。

    索性家里也有不少的菜,所以苏凌也就没买多少东西。

    转身往镇口走去的时候,竟意外的遇见了王老三。

    王老三显然也看见了她,瞪了她一眼,还朝着她吐了吐口水,转身就进了一家赌坊。

    想起早上见到王小丫时的场景,苏凌就越发觉得这王老三不是个东西,这刘翠花都病了,竟然还有心思进赌坊玩乐。

    不过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她苏凌也管不着,直接无视了王老三,苏凌看了那赌坊一眼,就离开了原地。

    “站住,就是她,伯母,就是她打了我们致远哥!”

    苏凌刚走到镇口处,没想到就被人给拦住了,说话的显然就是在巷子处那三人中的其中两人。

    而她口中的伯母,好巧不巧的,竟然是黄桂花。

    苏凌挑了挑眉,此时,这才想起黄致远这么名字,可不是当初李月娥口中说的那个十九岁考上童生,至今三十好几还在考着秀才又虐打妻子致死的烂人黄致远么。

    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这母子两是想怎么的?轮番欺负她?

    不过也得看看她苏凌好不好欺负吧?

    “又是你,你个贱人!”黄桂花见到苏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显然上次在市场门口被人扔菜叶子臭鸡蛋的事情,还让她心有余悸。

    “怎么?勾引我儿子不成,竟然还敢出手动我儿子,今日不让你脱一层皮,老娘就不信黄!”黄桂花说着,两只眼睛给周围拦在苏凌前面的人使了个眼色。

    苏凌打量了几眼站在黄桂花身边那几人,看起来不像是黄桂花家的小厮什么的,倒像是临时雇来的打手,亦或者是街头的混混。

    除了那两个文弱书生和黄桂花,一共是六人,这六人手上都拿了棍子,看起来有些贼眉鼠眼的,跟他们对上,她不一定会输给他们。

    冷笑了一声,苏凌开口道:“就你儿子那样的废物,只要是个女人勾勾手指头就会摇尾乞怜的,需要人勾引么?你既然不想姓黄,也没人拦着你,本姑娘今日心情好,就让你姓黑好了!”

    此时镇口也有不少人,听见苏凌的话,低声的笑了起来。

    “你…。”黄桂花气得手指一抖,指挥着身边的几人说道:“还不赶紧的给老娘上,老娘请你们来是吃白饭的呀?”

    那几人一听,紧了紧手中握着的棍子,一步步的就开始逼近苏凌。

    苏凌把手中的菜潇洒的扔在一边,目光如炬的看着几人,拍了拍自己的手“来啊,本姑娘可不是吃素的!”

    “妈的,给老子上!”其中一人发话道。

    边上几人全都抡起了棍子呈包围的形势往苏凌挥来。

    苏凌见此,一个弯腰,几人手中的棍子打在了一起,随即散开。

    苏凌趁机一手撑地,伸出一只脚,勾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腿,用力往前一扯,那人下盘不稳,瞬间往前扑去。

    前方的人一时不察,被同伴的棍子打了个正着。

    “混蛋,你长不长眼啊!”那人臭骂一句。

    苏凌趁此,在地上翻滚了一圈,逃出了几人的包围圈,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抬脚对着前面一个混混的屁股就是一脚。

    “哎呦,谁敢踢老子?”

    被踢的人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另外几人同时转身,见苏凌不知何时已经逃离了他们的中间。

    “废物,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老娘白花钱请你们来了!”黄桂花见此,朝着几人骂道。

    “给老子闭嘴!”几人不服气,朝着黄桂花狠狠的瞪了过去。

    黄桂花被这么一瞪,悻悻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几人把目光重新落在苏凌身上,扭了扭自个儿的脖子“嘎嘎”直响,随后说道:“小妞,有两下子啊!”

    苏凌嘴角轻勾“过奖!尽管放马过来!”

    前方的人,抬手抹了抹嘴角,挥起自己手上的木棍子就往苏凌打去。

    苏凌侧身一躲,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臂,用力往下一折。

    只听“咔擦”一声,紧随而来的是那人的痛呼声。

    苏凌反手,一个过肩摔就把那人摔在了地上,一只脚顺势就踩在了那人的背上。

    那人手中的棍子落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怎么?还来吗?”苏凌一脚踩着一人,对着另外几人勾了勾手指头,面上带着痞痞的笑容,流氓架势十足。

    “放开老子!否则老子要你好看!”被踩的人,面色涨红,嚷嚷着说道。

    “被人擒住还这么狂,你老娘没教过你什么叫放低姿态么?嗯?”苏凌冷哼着撇了他一眼。

    说完苏凌又把目光转向另外几人“你们呢?是想继续帮助那个肥女人来打我,还是息事宁人,以后见到本姑奶奶绕道走?”

    那几人拿着棍子的手顿了顿,目光看了看被踩在脚底下的人,有看了看苏凌“放了我们的人,我们走!”

    “那可是你们自己说的,你们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士,可总得讲点什么江湖道义是吧?”

    “是,是,是!”那几人忙不迭的点头。

    苏凌话锋一转“可,本姑奶奶不太相信你!”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被苏凌踩在脚底下的人问道。语气中说不出的憋屈。

    苏凌想了想“这样吧,你们发个誓好了!嗯,又毒又恶心的那种!比如说,今后见到姑奶我没绕道走,就脚底生疮,脸上流脓,亦或者半身不举什么的!”

    众人:“……”

    这姑娘…。言辞也太过彪悍了吧!

    半身不举这样的话,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那几人听着周围人的小声议论,面色涨得通红,但却也按照苏凌说的发了誓。

    “现在可以放…放了我们了吧?”被踩在身下的男人说道。

    “当然可以!”苏凌勾了勾唇,移开了自己的脚步。

    站着的几人,赶紧过来扶着自己的同伴,深深的看了眼苏凌,随后灰溜溜的走了。

    苏凌拍了拍自己的手,正想捡回自己丢在一边的菜,却听边上有人大喊道:“小心!”

    苏凌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耳边就响起了黄桂花的一声惨叫,以及一根棍子掉落的声音。

    猛然转头,就见一身玄衣加身飘飘欲仙的男子背着自己站在自己的身后,而黄桂花此时如同一只野猪一般,摔在地上哀嚎着。

    苏凌捡起菜,挺直腰身,就见男子转过身来,对着自己勾了勾唇角,一双狭长的凤眼中含着点点笑意,还有一丝玩味儿。

    轻启薄唇,说道:“怎么每次遇见你,你都是这幅模样?”

    苏凌嘴角抽了抽,看了眼面前的慕寒枫,又瞧了眼黄桂花,:“刚才谢谢你了!”

    “不用,就当是我的回礼好了!”慕寒枫摇了摇他那颇具代表性的扇子说道。

    苏凌不解?

    “回礼?”

    “嗯!”慕寒枫轻点头,说了两个字“月饼!”

    “是你?那日是你救了我?所以竹篱小筑的主人就是你?”苏凌顿觉的不可思议,不过想想也觉得比较合理,那日那条路上根本没什么人,除了这人经过之外,遇见其他人的几率也比较小。

    想想之前她心里还有些不待见这人,可能也是因为那日在破庙当中,首先遇见他那个护卫,她心里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再加上这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她的感觉挺高冷的,所以事后也没往他身上想。

    现在得知这人是她的救命恩人之后,再加上刚刚这人又出手救了她,现在她心里倒是对这人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听到苏凌的问话,慕寒枫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说道:“那日在醉香楼,也多亏了有你的帮助!”

    想起那日在醉香楼,要不是小团子出声,估计她也不会多管闲事。

    苏凌尴尬的笑了笑“那日主要是我女儿的原因,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手!”

    “不管如何,要不是姑娘你,事情也不会那么快解决!”慕寒枫耸耸肩说道。

    苏凌有些无奈,他们这么说来说去,他们之间有种永远都说不清楚的感觉。

    “咱们也别说这么多废话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咱们做个朋友怎么样?”苏凌开口说道。

    “朋友?”慕寒枫嘴里淡淡的咀嚼了这两个字,良久点头道:“好,能跟姑娘做朋友,倒是我的荣幸!”

    “公子客气,我叫苏凌,以后遇见公子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慕寒枫!”

    苏凌点头记下了他的名字。

    随后两人又交谈了几句,苏凌就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镇口,坐上了牛车,回了王家村。

    ——

    而在苏凌不知道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已经紧紧的盯住了她。

    “公子,他们果然是认识的!那个叫苏凌的女人看起来跟慕寒枫关系不浅,属下的人还打探到,慕寒枫在那女人房子封顶之日,还特地让管事的送上了大礼,兴许是怕咱们的人盯上那女人所以一直低调行事!这几日属下的人已经撤了回来,没想到刚刚确在镇口遇上了慕寒枫出手救那女人,而且看两人的模样,分明是相谈甚欢!”

    “哦?”被称之为公子的人,伸手摩擦了下自己的下巴,嘴角勾起了一抹是由若无的笑意,良久才说道:“一个女人?还是值得慕寒枫关注的女人,呵,有趣!”

    那侍卫继续说道:“这个女人恐怕不简单,前阵子出的月饼就出自这女人的手,慕寒枫跟谢蕴是旧识,这月饼在谢蕴的铺子下售卖,难保不是慕寒枫授意的!”

    “呵,有意思!”

    “公子,您看?”

    “先暂时不要动这个女人,让人盯着点,一旦有什么举动立即来报,还有谢蕴那边,既然他敢帮着慕寒枫,就别怪本公子朝他出手了!”

    “是,公子,属下知道了!”

    “行了,下去吧!”男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

    “是,属下告退!”侍卫拱手恭敬退下。

    待那属下走了之后,男人才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口中喃喃道:“呵,女人?有意思,有意思?”

    说着,说着,随即眼中又闪过一丝阴狠“老子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