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6章 难以服众

    听到这番话,众人心中一热,余默乃是为江湖同道着想,与阁主,还有这白无常有本质的区别。(www.k6uk.com)

    白无常怒目而视,道:“谁知你这话是真是假?”

    “呵呵,血祖已死,这件事难道还有假?”

    “血祖死没死,那不是你一句话可以断言的。”白无常反驳。

    余默不理会他,朝众人说:“我余默在此放话,若是以后血祖再出现,那天下英雄讨伐我余默,碎尸万段,我也毫无怨言。”

    这句狠话撂下后,不少人心有戚戚焉,又想起余默先前的遭遇,说:“我相信你,我们先前被封无疆蒙蔽,如今一个魔族的话怎么能信?”

    “对,我们不相信余默,却相信一个魔族,这算哪门子英雄好汉?”

    响应者不少。

    唐门主等人松了口气,余默聪明,这一手强力反击拉回不少支持。

    白无常咬牙切齿,说:“我一定会找到魔族,不会因你三言两语就相信你。”

    “请便,我拭目以待。”余默冷笑,有恃无恐。

    青幽散人说:“余默,即便你和血祖不是师徒,但因你修行者的身份,你也不能领导天下江湖同道。”

    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决。

    余默眉头一挑,问:“你方才说阁主既是修行者,又是武者,所以可以代表诸位江湖英雄,对吗?”青幽散人点头道:“我是这样说过。阁主这是特例,众所周知,武者的内力和修行者的真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能量,并且会相互攻击,无法共存。我不知阁主是如何身兼两

    家之长,但他这是个例,其他人根本办不到,所以,我们可以破例让他代表天下英雄,但其他人却不行。”

    其他人纷纷点头,连白无常也没反驳,认同了青幽散人的言论。

    阁主乃是个例,其他人没办法相提并论。

    余默神秘一笑,说:“那若是我也能身兼两家之长,是不是就能代表江湖同道了?”

    “你?”青幽散人眼皮狠狠地跳了下。

    其他人怔怔地看着余默,最后不少人笑了起来。

    这不是笑话吗?

    阁主乃是个例,你也想模仿阁主,哪有那么容易。

    余默灼灼地盯着清幽散人,步步紧逼地说:“回答我。”

    青幽散人被余默的气势所慑,心中凛然,一咬牙说:“是这个道理。”

    “哈哈哈!”余默闻言,纵声大笑起来。

    众人不知他为何发笑,茫然地看着他。

    唐门主低声劝道:“余默,阁主是个例,我们不能揪着这一点不放,我们另想办法,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余默摇头:“没有其他办法,只有这一个办法。”

    “可这是一条死路啊。”唐门主焦急地说:“你是修行者,又不是武者,怎么可能符合这个条件。”

    余默意味深长地望了唐门主一眼,径直走到青幽散人面前,青城浑身一凛,正想冲上去护住师父,却被青幽散人拦了下来。

    青城退下,戒备地盯着余默,若是余默敢出手,她肯定会闪电般地出手。

    余默在青幽散人面前站定,说:“你自己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青幽散人瞳孔一缩,不知余默此言何意。

    修行者和武者之间的区别太大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余默根本没办法蒙混过关。

    余默指尖点向青幽散人,一股内力从他指尖飞了出来,内力澎湃,不但青幽散人感受到了,其他人也感受到了,登时,一双双眼睛瞪的浑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内力?”

    一个修行者绝对不可能拥有内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但余默指尖的分明是内力,这一点确凿无疑。

    青幽散人古井不波的眼睛中也掀起了波澜,她惊疑不定地看着余默的指尖,声音颤抖,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拥有内力?”

    余默淡淡一笑,说:“你说阁主是个例,这一点我也承认,但天下并没只有他一个个例,他能办到的事,我也同样办到了。”

    “你也身兼两家之长?”青幽散人失声惊呼。

    “对!”余默笑眯眯地承认。

    青幽散人猛地抬起头,怔怔地和余默四目相对,久久无法平息心中的波澜,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惊呼:“余默也身兼两家之长,既是修行者,也是武者。”

    唐门主眼角都溢出了笑意,真是老天相助,这简直是绝处逢生,一条死路竟然也被余默给走通了。

    唐京热血沸腾,振臂高呼:“默哥身兼两家之长,已经符合了你说的条件,青幽散人,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庄玉书几人也纷纷响应:“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叶千千,凌瑶和余玥三人也加入响应的行列,高声叫到。

    人群中毕竟还是有仰慕余默之辈,也纷纷响应,高声呼喊。

    唐门主心中得意,步步紧逼,说:“青幽散人,你代表灵山,自然是一言九鼎,对吧?”

    青幽散人动了动嘴唇,不知该如何作答。

    青城低声道:“师父。”

    青幽散人摇摇头说:“我自有定夺。”稍微迟疑,青幽散人迎着余默的目光,说:“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你既然满足了阁主同样的条件,自然就可以代表江湖同道,但阁主不仅仅是身兼两家之长,他在武道

    之上的成就也是一代宗师,罕有人能及,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青幽散人,你别太过分。”唐门主率先不干了,勃然大怒。

    青城立刻站出来,维护师父,朗声说道:“这个江湖是武者的江湖,余默若是武道上的造诣不能服众,自然就没有资格代表大家,对不对?”

    众人面面相觑,若有所思,终于有人点头赞同:“言之有理,我们都是武者,能代表我们的自然武道造诣要能服众,仅仅是修行者的神通可不行。”

    “正是如此,余默若想代表我们,那武道造诣一定要令我们心服口服。”

    众人纷纷响应,赞同青城的提议。唐门主相信余默的神通,却不知他武道造诣究竟怎样,自然不想让他冒险,于是据理力争:“胡说八道,你们一一点点加条件,满足了这个条件,然后又来一个新条件,有完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