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5章 狼子野心

    “果然与大道之争有关。(www.k6uk.com)”余默心中惊呼,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他却没急着发言,而是环顾一周,仔细观察各位江湖人的反应。

    他发现除了佛子一副云淡风轻,没有一点惊讶之外。

    其他人都面露疑惑之色,显然是从未听过大道之争,连唐门主也不例外。

    唐门主正眉宇紧锁,说:“什么大道之争?我没听说过,我看大家都没听说过。”

    “对,我们确实没听说过。”

    不少人附和,暗暗点头。

    青幽散人不疾不徐,说:“大家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因为历史久远,不知道也不足为奇。你们若不信我,可以问佛子。”

    众人立刻望着佛子。

    余默也看着他,他对佛子颇有好感,相信他不会撒谎。

    佛子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青幽散人所言句句属实,千百年前,修行者和武者之间确实存在大道之争,武者胜,修行者败。”

    修行者败,武者胜?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在他们看来,修行者神通广大,比武者厉害多了,怎么会败呢?

    佛子说完后,朝余默歉意一笑,又闭嘴不言。

    余默微微蹙眉,其他门派和江湖人都不知那一场大道之争,而灵山和天龙寺却一清二楚,这说明这两派的历史十分悠久,很可能就是那一场大道之争中遗留下来的门派。

    他们门派的先辈极大可能就参与了这一场大道之争。

    唐门以及其他门派显然是大道之争后出现的门派,所以对此一无所知,而灵山和天龙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不在江湖中行走。

    这两派中一定有极大的秘密,甚至与另外一个世界有联系。

    毕竟,当初的大道之争中肯定有另外一个世界的影子。

    叶准和顾浩然对视一眼,二人亲口听余默提过大道之争,但二人将这个秘密烂在了肚子里,连妻子亲人都没告诉,所以,唐蝶衣和唐门主才浑然不知。

    听了佛子亲口证实,再无人质疑,登时,大家都露出惊讶之色,问:“大道之争到底是什么?争的又是什么?”

    佛子闭口不言,青幽散人说:“大道之争乃是争的大道,这大道便是修行者之道和武者之道。最后武者胜,所以,武者之道胜。”

    “武者之道?那又是什么?”

    众人连忙追问,像是一个个好奇宝宝。“武者之道就是武者的气运,我们武者胜利了后,武者的气运就将大盛,你们看这千百年来,武者是不是一直占据主流,而修行者的生存空间日渐狭窄,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青幽散人问。

    众人细细思量,确实如此。

    虽然大家都羡慕修行者神通广大,但修行者始终不成气候,难道这就是气运的缘故?青幽散人滔滔不绝地说:“所以,一旦让修行者领导江湖,那武者的气运就将走向衰落,最终大道之争中武者败北,你们将变成和今日的修行者一样,夹缝中求生存,你们

    愿意吗?”

    嘶!

    众人倒吸凉气,下意识地摇头。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想法,谁都不想自己在夹缝中求生存。

    唐门主已哑口无言,这关乎到每个武者的命运,他的话已经不起作用了。

    谁都不会看他的面子。

    “桀桀,青幽散人说的好啊,大道之争,当初若不是你们用阴谋诡计,修行者怎么会惨败,我们修行者何至于变成如今的模样。”白无常忽然高声怪笑起来。

    白无常竟然也知道大道之争,至此,再无人怀疑了。

    一个个脸色都变的精彩起来。

    “余默,你是修行者,当与我们修行者站在一条战线上,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这大道也该重新来争一争了。”白无常怂恿道。

    哗!

    人群哗然。

    余默的实力众所周知,若他与魔族联手,那这大道之争的胜负就不好说了。

    武者岂不是危险了?

    一个个紧张地看着余默,深怕他与魔族联手。

    唐门主等人则紧张地看着余默,他若是与魔族联手,那就成了天下江湖中人的敌人,先前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余默环顾一周,目光最后落在白无常身上,说:“白无常,你点出我的修行者身份,就是为了让我与你合作吗?”

    “哈哈,当然,当初我们合力对抗阁主,不是合作的很好吗?不如再合作一次,争一争这大道。何况,你还是血祖弟子,不正是我魔道中人?”白无常循循善诱。

    血祖弟子?

    众人耸然一惊,虽然大多不清楚血祖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听名字就不是善类。

    余默竟然还有这一重身份,令人倒吸凉气,下意识地想敬而远之。

    青幽散人和佛子对视一眼,显然,二人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你可别乱说,那是你的狼子野心,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另外,我与血祖可不是师徒关系,当初你听见血祖尚在,便信誓旦旦地要迎回血祖,不知你成功没有?”余默故意

    问道。

    白无常眼中寒光一闪,说:“我此行正是为此事而来,血祖究竟在哪里?”

    白无常离开蓬莱岛后,四处搜寻血祖的下落,然而,一无所获,最终,他无计可施,只有再来找余默,他相信余默肯定有线索。

    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

    “告诉你也无妨。”余默说。

    众人听闻此言,立刻竖起耳朵,连青幽散人和佛子也不例外,显然,他们都想知道血祖的下落。

    “快说。”白无常激动地催促道。

    “天机阁阁主先你一步找到了血祖,他与血祖合作,妄想致我于死地,只可惜,他们败了,血祖已不再人世,这天下再也没有了血祖。”余默高声回道。

    血祖死了!

    众人暗松了口气。

    这听起来都是大魔头的家伙死了,为民除害,天下之幸。

    咦?

    忽然,众人发现了奇怪的地方,白无常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余默是血祖弟子吗?血祖怎么还要和阁主联手置他于死地?

    白无常的话似乎不足采信。

    白无常眼珠一瞪,寒光大作,那笼罩全身的黑袍散发着恐怖气息,无风自动,怒喝道:“你杀了血祖?”余默点头承认:“正是,血祖凶名赫赫,手段残忍,不杀他,岂不是有更多人死在他手中,何况,他和阁主沆瀣一气,若是不杀他们,天下江湖中人都不成了他们的目标,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