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二十五章 堵截

    茫茫雪原的虚空之中突然现出一个孩童样子的修士来,将松竹梅三人的围困之势瞬间打破,只是三人也没有撤了包围圈还是将怜月围在当中,相信只要怜月稍有过分举动就会迎来三人的雷霆一击。(Www.cmeonadhd.com)

    此时岁寒三友将目光掠过眼前的魔剑童子不由得露出点忌惮之色来,稍迟老大松沉声问道:“魔剑童子我们素无瓜葛,而且今天是雪宫的家务事难道你也想掺一脚吗?”

    魔剑童子瞧了眼阵中的怜月道:“在下见到仙子被困所以特来相助,”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但眼神之中却是隐隐透出点淫邪之色来。

    谁知怜月啐了口道:“谁不知道你魔剑童子为人阴险毒辣,只怕为我解困是假,心中所想那龌龊事才是真吧。”

    魔剑童子听罢仰天哈哈大笑道:“怜月仙子果然是一副刁蛮脾气,可在下却是喜欢得紧。只要你答应做我的道侣那我即可出手助你脱困,而且事后还会亲自上雪宫同皓月仙子陪着如何。”

    话未说完只听怜月滋着牙冷冷喝道:“谁不知你魔剑童子的个性,你之前那些道侣无一不成了炉鼎玩物,最后落得个修为尽失的下场。”

    被一语道破后魔剑童子也不恼直接转而对着岁寒三友道:“三位要不我们合作下,擒下此女后我只要她的身边的那人如何?”

    岁寒三友不约而同的嘴里冷哼一声,老二竹张口说道:“魔剑童子想捞现成的也得问问我们兄弟同不同意?”

    此时老大松也开口道:“我家老二说的也正是我们的意思,想要拿现成的也得拿出相应的代价来才行。”

    只见魔剑童子的嘴唇动了几下同岁寒三友私下传音聊了下,稍后只见四人好似达成协议后老大松开口道:“我们要老的你抓小的,大家各取所需,动手。”

    话一说完魔剑童子直接取出一把灰色灵剑将灵力飞快注入其中后将灵剑化成一道细丝朝悄然伸向正中,其余三人不约而同的祭起术法朝着中间的怜月袭去,一时间四道法术同时集中银白色的防护罩顿时发出嘭嘭的响声。

    原本怜月在三人围攻之下还能伺机还击,但在魔剑童子的加入后整个局势变得更为严峻了。多了一人攻击之下怜月只得全力防守将防护罩开到最大。

    可即便如此一击之后那白色的光晕不停地闪烁了起来,只怕很难撑住第二次合击了。

    正待四人兴奋之余突然魔剑童子眉头一皱,大声喝道:“什么人,”话未说完只见一连串的火球自虚空中突然显现,随后在他的瞳孔中急速放大,猛地窜了过来。

    魔剑童子急忙抽手祭起手上那把漆黑的灵剑,一道灰色的剑芒闪过后直接将迎面而来的火球一一击溃。

    与此同时岁寒三友也发觉了不对劲,同时多串连珠火球飞来将松竹两人吓了一跳。在雪原上空一时间数百个连珠火球接连不断的被引爆之下散发出来的热浪将半径一里的范围内的积雪都融化了。

    突然一声惨叫从梅老怪的口中传出,只见一道犀利的剑丝从他身上轻轻掠过后将其肉身直接肢解开来。待到他的元婴破体遁出后一只大手从其背后突然乍现猛一把就将其握住了。

    竹老怪神念一扫后面色大变,张嘴厉声叫道:“魔剑童子是你?”

    松老鬼则是沉声接到:“不是魔剑童子,阁下在一旁窥视多久了,你到底是谁?”

    竹老怪喝道:“胆敢伤我师弟,你不想活了。”

    在原先梅老怪所站的位置突然现出一个身着灰色斗篷头戴面具的修士。一翻手伸出取出一个玉瓶来将握着的元婴灵体直接塞了进去,盖上瓶盖贴上封印符箓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后才转头对着那岁寒三友的竹老怪道:“你真是没眼力,那个魔剑童子倒是比你强多了,现在正在想脱身之计了。”

    话一说完松竹两人神念便扫了下在不远处的魔剑童子,只见他全身戒备将灵剑横在胸前蓄势待发,而脚下蓄力发动遁术只要一有机会就准备开溜。

    场面上的局势瞬间扭转之下,怜月仙子先是脸上一惊而后面露喜色道:“这位道友多谢相助,烦请出手解困,我雪宫事后必有重酬。”

    一声浑厚的传音声在怜月耳边响起道:“你拖住岁寒三友先,我先拿下魔剑童子。”话声刚落就看到那人的身影一闪便将魔剑童子的归路截断了。

    同时怜月手上也不停歇操控起灵月刃来化作一道新月利刃夹杂着风雪之威竟然朝着松竹两人攻去。

    魔剑童子此时面色凝重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对方直接出手,无奈之下便祭起手中的灵剑化作一道细细的剑丝迎击。

    刚才四人同时出手下易天就将那魔剑童子的招数看在眼中,仔细打量过后竟然发现他的招数之中竟然蕴含些耀剑术三绝中那化剑为丝的味道。只是招数不但形似更有三分神遂在里面。

    心中不免联想到此人的背景,所以出招之时也是留有三分余力,天空之中数千条青色剑丝同面前的那条灰色剑丝瞬间交错在一起发出兹兹的声响来。

    那魔剑童子见罢脸上大惊口中却是怪叫道:“你是千灵宗师宁军,杀了我难道你不怕正行盟的人找上门去么?”

    “怕就不会出手了,”易天轻轻啐了一口手上太渊剑再次一抖将数千根剑丝化整为一瞬间将那灰色的剑丝搅碎了。

    魔剑童子手上的灵剑瞬间爆裂开来,只见他脸色一红道口的鲜血又被吞下肚内,可脸上却是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道:“不是师宁军,你比他强好多,你是何未明还是千灵渊?”

    话一出口在一边的松竹两个老怪脸上也是现出异常难看的面容来,两人纷纷停下后急忙聚在一起面露惧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灰袍人,可神识却悉数被那斗篷和面具挡住了全然无法看清对方的真实身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