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九十六章 军功和升职(打赏加更)

    双倍月票活动开始了,厚颜求月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茶叔!

    加更的这一章,感谢 香榭非佳人 的打赏,感谢!

    分割线以下为正文部分,字数3000

    ————————————————————————————————————————————————————

    崇明方面定功的结果下来了,东滩小队一共有三人荣获二等功,立功奖章和立功喜报等物品送到陈斌他们手上时,大家只觉得这些东西都沉甸甸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立功奖章非常漂亮,它和绶带以及略章一起摆放在章盒里。

    陈斌和陈婷拿着奖章,心里百感交集。魏启明的奖章被送到了横沙岛的苏玉萍手中,这一次苏玉萍没有再推辞,她小心地收好魏启明用生命换回来的荣誉,接着又郑重地向送来奖章的人道谢。

    前几天蔡文越去横沙找她的时候,苏玉萍在罗阿姨的开导下终于明白了一些道理,她答应了蔡文越的邀请,成为了崇明刑事侦查局的第一位工作人员。

    东滩国际会议中心那边也有数人获得立功奖章,其中孟捷因为从危险区中救回了陈婷而获得三等功的嘉奖,刘嘉俊则以在米国学术交流期间除掉叛徒的杰出表现荣获了这一次定功过程中最高的一等功。

    和刘嘉俊同样获得一等功的人还有蔡文越,这位潜伏于米国的卧底为华国带回了许多重要的情报和信息。

    表彰大会召开的同时,几份调令也被发了下来。

    “陈斌,去了灜东好好干,再接再厉,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啊,”许悦明将灜东治安大队长的任命书给到陈斌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励道。

    “谢谢领导的关心和栽培,”陈斌点了点头,感激地说道。虽然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双喜临门之际,他的心里也非常开心。

    “顾队长会被安排去哪?”高兴之余,他又想到了顾安南。

    “顾安南吗?他要去长兴的前线了,你不用替他操心,他的背后也有人呢,”许悦明笑了笑,望着陈斌的目光颇有些复杂。他原本只以为这个年轻人能力比较出众,但是却没想到他竟会被多位大领导所关注。之前有孙铭辉部长的儿子孙志浩过来打招呼,后面李天武主席又打来电话要人,而且陈斌还和灜东的“新贵”陈九郎交情匪浅。许悦明仔细想来,在心里已经认定了陈斌将来的地位绝非自己能比。

    “哎,同人不同命啊,”许悦明幽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只有羡慕的份。好在有了当初招募陈斌的这一层关系在,陈斌也算是他东滩武装部的人。

    “去了灜东,也别忘常回东滩看看,两边也就一脚的路程,可别‘有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啊’。”

    许悦明的话陈斌哪还听不明白,他是个重情义的人,当然不会像许悦明开玩笑说的那种人一样。

    陈斌谦虚地说道,“许领导你可言重了,我陈斌怎么可能是那种人。自来崇明起,是东滩武装部给了我机会,才让我能有今天。武装部于我就好像娘家一样,而许领导您和蒋领导无疑就是我娘家的长辈。如果工作不是很紧张的话,我恨不得家就安在东滩呢。”

    许悦明的话也就点到为止,陈斌的态度让他心里很舒坦,他点了点头,“知道你是个念旧情的人,我没看错。工作上要是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记得东滩这边的‘娘家’还有人。”

    “我知道的,放心吧,许领导。”灾难之后,陈斌成长了很多,再也不是当初刚入社会的愣头青。他从周围的朋友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懂得分寸也知道进退,接人待物已经不输给一些老江湖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陈斌为人真诚,不像有些老油条一样只有表面上的热情。他的性格也被不少人所看好,因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谁都会很放心。

    横沙海产品养殖场的新门店在陈九郎的暗中支持下终于开起来了,龚大新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场子里没怎么和外面打交道,但是能坐到场长这个位置也不可能是俗人。他当初听了曹胜利关于在灜东开设门店的建议后本还有些犹豫,不过得知灜东新上任的工商局局长是曹胜利的熟人之后就有些动心了。接着陈九郎又及时登门拜访,这下龚大新就彻底地拿定了主意。

    龚大新不傻,他身为养殖场的场长,肩膀上的担子不轻。当前场子里的业务已经到了瓶颈的阶段,而且他们在业务当中大多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所以难得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所以龚大新立刻就重视起来,并按陈九郎暗示的意思将曹胜利和季欢这两对夫妻档派驻灜东。

    陈斌等人今天领了奖章,也获得了去新地方上任前短暂的几天假期,于是大家相约去灜东的陈九郎那里聚聚,一方面庆祝曹胜利他们养殖场的新门店开张,一方面也是准备和陈九郎再商量下后面工作的事情。

    陈斌的事情陈九郎出力不少,而且队伍里两位新人也是陈九郎运作过来的,接下来大家在灜东共事,关系自然会更上一层楼。

    灜东的气象和上一次过来时变化不大,陈斌还记得一个多月前这里出现过凶杀案的事情,当时大家曾受顾安南的调配在这里协助治安大队办案。如今一眨眼的功夫,陈斌已经成了这里的治安大队长。

    “造化弄人啊,”走在灜东的街道上,陈斌感慨道。

    “大姐姐,你的东西掉了,”突然一个小孩的声音喊道。陈婷回过头来,看到不远处站着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年纪小点的孩子正用手指着地上的一个玉佛吊坠。

    “哦,谢谢你,小家伙,”陈婷赶紧跑过去将玉佛捡了起来,她和妹妹陈彩玲各有一个这样的玉佛,两人都把它们当宝贝一样带着。陈婷因为工作的缘故戴着不方便就取下来贴身放着,刚才可能从贴身的口袋里拿东西时不小心把它带出来掉在地上了。

    陈婷有些心疼地检查起玉佛上的痕迹,看看有没有摔坏,确认它完好如初后才放下心来。

    这时那群孩子里有一个大一点的突然很凶地朝刚才提醒陈婷的孩子吼道,“你告诉她干嘛,反正是她掉的。”

    这群孩子大一点的不过六七岁,小的甚至只有四五岁,听到那个孩子凶别人的话时,陈婷有些愕然。

    “这孩子的家长都做了些什么?”她有些无奈的吐槽道,对那个孩子的家庭教育情况有些鄙夷,心情一下子糟糕了不少。

    陈斌看到她的模样,便开导她道,“一张白纸中间有个墨点,拿给别人看,大多数人只看到中间的墨点,却没看到整张的白纸。你不用去为那个凶狠的孩子的家教问题烦恼,因为这样你反而忽略了那个提醒你的孩子的善良。”

    陈婷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大飞突然说道,“可是一张白纸中间有一个墨点,确实能把这张白纸都毁了啊。”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就得进入哲学的讨论范畴了,”乔兴宇笑了笑,将话题岔开。

    灜东和东滩相比要繁荣不少,大家之前来灜东的次数不多,所以开车过来之后,到了这里就纷纷下车选择走路。一路沿街直行,安红烨不停地打量起街道两旁的店铺。

    “怎么?想去逛逛吗?等去过老曹和九哥那边之后,大家就自由活动一下吧,”陈斌注意到他的神色,十分体贴地安排了下时间。

    安红烨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银行。”

    “银行?”众人纷纷一愣,如果安红烨不提这个词,恐怕不少人都已经忘了世上曾经还有这么一个机构。

    “找银行干啥?”猴子问道。

    “只是习惯罢了,”安红烨像似有什么心事,他朝大家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接着将目光从道路两旁收了回来。

    “习惯?哈哈,难不成你小子身上还有闲钱要去找地方存起来?现在都没银行了,你干脆找个老婆替你管钱好了,”赵光诚笑道。

    “老婆吗?我有未婚妻,她叫李永佳,”安红烨说着又露出一丝苦笑,”我找银行,只是出于一种习惯,因为有银行的话,我就可以替她的信用卡还款。”

    “好男人,”大飞说着竖起了大拇指,心里却不自觉地吐槽道,“人行自走at机啊。”

    “我只是给她的信用卡还欠的年费,一年一百。给她还两年了,每年都不曾落下。”

    “信用卡的年费吗?一年当中刷个几次卡不就行了,年费可以省下来的。”乔兴宇说道。

    安红烨摇了摇头,“她刚去国外念书没多久就失踪了,家里人报了警,也去当地找过,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

    “原来如此,”大家这才知道这个新加入队伍的小伙子还有这样一段过往。爱人失踪,这种结果确实让人很不好受,因为你会一直存着希望,但又一直感觉不到希望。

    “她出国之前和我住在一起,信用卡账单都会寄到我那。每次账单过来的时候,看到上面只欠着年费,我多么希望那个数字可以变一变。”安红烨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如果有可能,我会一直把每年欠的年费给交了,这样的话,这张卡就能继续保持正常的使用状态。万一哪一天,我是说万一,她突然要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