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4.不好消息

    此为防盗章

    比她小了一岁, 城府却极深, 能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太监琢磨透彻,设下陷阱, 一步步诱着他往下跳,最后全身而退,丝毫没受到牵连。(wwW.cmeonadhd.com)

    若是有人来查,也不可能查到他头上, 她因为牵连进去的原因,更不可能将此事抖出去。

    俩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一个人完, 大家都完。

    红烟想了想从与他相识,再到一步步结缘, 最后合谋杀害冯正的事上, 竟发现无比顺利。

    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得到好处, 至少冯正死了,她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是一种互利, 顾晏生也没有不管她的死活, 把她的嫌疑也撇清了,单论人品来说,是个可以合作的对象。

    也许下次来,就不是现在这种关系。

    你喜欢有价值的人, 那我就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 给你利用。

    竹林里阴凉, 风刮的大, 红烟挽了挽被风吹的撩乱的秀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是期待,也是变化。

    也许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已经不怕了,也不慌了,因为心中装了更大的东西。

    心那么小,装了那么大的东西,再也容不下其它的。

    顾晏生教她的法子有效,她自己无师自通,摸索来的法子更有效。

    说不清什么感觉,总之它来的突然,无声无息,却又份量十足,轻易就撞开了通往她心中的大门。

    她把门一关,打算再也不放他出去。

    红烟闭上眼,又站了一会儿,待到天变了才回去,迈动小脚,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脚印。

    等她走远,何钰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

    有意思的小姑娘。

    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或者说是双赢,合作合作,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多培养几个有潜力的人不是坏处。

    人不能往一个篮子里装鸡蛋,若是有一天这篮子倒了,里面的鸡蛋岂不是都要洒了?

    狡兔三窟,狼也应该有几个窝。

    何钰拍了拍方才爬墙沾上的雪,心满意足回去。

    他今天收获颇丰,既试探了顾晏生的实力,又确定了他是如何栽赃给二皇子的,还意外收获了一个有野心有欲·望的宫女。

    什么样的人吸引什么样的同类,顾晏生或许自己都没发现,他自己,红烟,也包括何钰,都是不甘于平凡的人。

    野心和欲·望,其实就是动力,一个往上爬的动力。

    何钰脚步轻快,不急不慢,信步游庭一般,在外面晃荡了好大一会儿才回去。

    还没进门,远远便看到元宝着急的等着他。

    “少爷,你去哪了?”何钰很少不带他,突然如此,元宝有些担心。

    少爷该不会是被皇后娘娘说动了?真的打算换一个更加机灵,还会文会武的随从吧?

    他想什么,何钰一眼明了,“拿着。”

    他把背上的弓和箭取下来,丢给元宝。

    元宝慌忙抱住,两步并三步跟在他后面,“少爷,是不是有什么喜事?今日怎么瞧着这么高兴?”

    莫不是找到随从了?

    还是搞定了哪哪的姑娘?

    何钰先去了偏殿,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顺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他溜达的久了,竟觉得有几分口渴,喝了小半盏才放下。

    “确实是有喜事。”

    元宝把弓箭挂在墙上,小跑过去给他蓄茶,“可是那姑娘搞定了?”

    那日少爷骗他说是男子,元宝事后想想不对,男子能长的那么好看?少爷可是夸的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而且能让少爷花费时间,画了那么多副画送过去?还写了一封信约人家大半夜出来。

    见男子哪不能见?

    也就是见姑娘才搞这么多花样吧。

    何钰心知他又误会了,也不解释,反倒配合道,“没错,那姑娘就快到手了。”

    他方才出现在景南宫,可不是巧合,是为了给顾晏生送信,那信绑在箭上,很小,只写了两行字,标识了地点,但没有写时间。

    这是怕信被别人看到,不光是防顾晏生那边,他这边也要防。

    没有时间,就算顾晏生知道地点又怎么样?他还是来不了。

    何钰射的那四箭,就是告诉他,四更在皇家书苑里等他。

    学生沐休,皇家书苑空无一人,也有很好的条件,他想在那里教顾晏生练剑。

    顾晏生小时候学的东西现在用不上,他娘教的苗疆功夫特征明显不能用,帮人要帮急,教他一些旁的功夫傍身。

    一来方便办事,二来也是自保,三来多了解一下各方面的武功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晏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

    何钰用的是一箭三雕,既教训了顾晏生,报了自己被推入河的仇,还试探出了顾晏生的实力,最后叫顾晏生无话可说。

    我射你箭只是单纯为了告诉你时间,你要是跟我计较就是你小气。

    小气的人如何成大事?

    让他也体会一把这种憋屈。

    何钰打定了主意,起身就要回去睡个回笼觉,谁料门口突然出现一道丽影。

    皇后娘娘挥手秉退了所有人,自行进来,将门一关问他,“钰儿,姐姐那事如何了?”

    何钰颌首,“有进展。”

    皇后娘娘面上一喜,“那什么时候能成?”

    “今晚可以一试。”何钰安抚她,“若是成了,明日再与姐姐细说。”

    他姐姐还是太急了,还未出月子,便一遍一遍的问,一日要跑两三趟。

    皇后皱眉,“我总是担心夜长梦多。”

    宫里有那么多人盯着,她的仇家,和钰儿的仇家,数不尽数,这事不定下来,始终无法安心。

    “姐姐。”何钰幽幽叹口气,“你即便现在成了又如何,难道打算拖着这副身子去见圣上?”

    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图说服她,“姐姐先别急,且回去养着,面色红润了才好去找圣上请旨。”

    这事最少也要等姐姐过了月子,有养育过继皇子的能力才能真正的成。

    否则他这边与顾晏生谈好了,结果姐姐那边出了岔子,皇上一句怕劳累皇后,便能将她打发。

    皇后面上不情不愿,看他的眼神略带哀求。

    何钰狠下心,“姐姐,这事当真急不得,三皇子在冷宫里待惯了,受尽世间冷暖,不是善与之辈,若没有降伏他的手段,匆匆过继,只怕日后受苦的人是你。”

    顾晏生那么凶残,他母妃又死了,相当于再也没有了弱点,他现在活着,只是为了自己,所以行事作风每每挺而走险。

    无论是杀八皇子,栽赃给二皇子,还是帮红烟设计害了冯正,都没有给自己考虑退路,因为他没有退路。

    何钰方才在林中溜达,并没有白溜达,找几个人一问,德明宫果然出事了。

    红烟的衣襟处绣了个‘明’字,这是德明宫的意思,他脑子灵活,早就暗暗记了下来,将德明宫发生的几件事一关联,若说里面没有顾晏生的掺和,他还真不信。

    凭红烟一个人能扳倒冯正?

    皇后娘娘被他说的有几分惴惴,“当真如此?”

    何钰点头,“千真万确,我虽没与他正面交锋,不过见过他做事风格,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一条毒蛇,比你我都狠。”

    这回皇后娘娘真的被他吓到了,也打消了催何钰赶紧忙活的心思,“那你与他相处……”

    “姐姐放心,三皇子不是易与之辈,难道我是吗?”他也是一匹狼,比顾晏生好不到哪里去。

    皇后娘娘终于放下心来,“那你小心点,先观察观察再做定夺。”

    何钰明白,“姐姐也早点休息。”

    他扶起皇后的手,“我送姐姐出去。”

    他的屋子与皇后不在一处,他姐姐也不知道他是女儿身,对他避了嫌,将他安排在偏房。

    门外晚霞候着,门刚打开便替了何钰的活,将皇后送了回去。

    何钰站在原地目送,心里琢磨着加快进度,尽快将此事生米煮成熟饭。

    “少爷,被子我都铺好了,可以歇息了。”元宝手里抬着木盆进去。

    虽然时间还早,不过少爷要睡觉,睡前肯定要洗个脚,他提前把水打来了。

    何钰瞥了一眼,“端下去吧,我睡睡就起,四更时叫我。”

    元宝点头,“少爷放心,保证不会误了少爷的好事。”

    他还当成何钰是寻花问柳,其实何钰平时不花,怎么就给了他这种错觉?

    再说将顾晏生当成未来少夫人?就不怕少夫人吃了他?

    何钰想了想那种画面,登时打了个冷颤,若顾晏生真是当了他的少夫人,保不齐连他一起杀了毒了静悄悄干掉,连个全尸都不留。

    元宝不知他的想法,顺手解了他的腰带,仅留亵衣。

    何钰现在年龄尚小,身上看不出,便不甚在意,没有阻止,被他伺候着上了床,被子一盖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