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四十四章 黑吃黑的高境界

    一排又一排的精致小**,骤然让屋内充满了生机的味道。(Www.cmeonadhd.com)

    是药灵!

    如此众多的量,几乎一度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这……”

    辰震眼睛都瞪直了,虽说他不是霸图星的本土人,但对药灵绝对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倘若这大一堆药灵全部都是实实在在的真货……

    不敢想,简直不敢想!

    掌柜的更是倒吸一口冷气,眼中通红,贪婪使他一度几乎陷入狂热!

    “五百满**高等药灵……”

    更别说那些个镇场子的跟班大汉们了,他们打从娘胎里起,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多的药灵!

    要知道,这随随便便一**,就足够他们用上好几十年了!

    他们的神情,一个不落的被林奕捕捉进眼。

    “看来,这数量算还不错……”

    林奕暗自笑了笑。

    没有人知道,他区区一个外地人,初来乍到,是从哪弄来这么多药灵的,但是……

    无论是什么货币,自古以来,就没有刻上谁的名字这么一说。

    也就是所谓的——

    不管林奕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还是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弄来的,这些,辰震和掌柜的全都不在乎。

    他们在乎的,是眼下如何安安全全的把这笔生意给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我先前居然认为这个家伙连水都喝不起?”

    回想起响午时的照面,铁牛羞愧当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好在,林奕似乎完全没有心思去搭理他。

    “如果没问题的话,那就痛快点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林奕眉眼里尽显不耐烦之色,似乎他是真的等不及了。

    “那是自然……”

    辰震机械版的木讷点头,直到现在,他还没能消化林奕如此惊人的大手笔财气。

    不算太靠谱的他,哆哆嗦嗦地将灵石给拿了出来。

    相比于林奕直接扔出一大堆药灵,辰震就显得文雅秀气了许多,是一枚小巧精致的储物戒。

    “阁下请验货……”

    辰震小心翼翼地将装满灵石的储物戒递了过去。

    林奕瞥了他一眼,也不怕储物戒上被使绊子动了手脚。

    这枚储物戒,是干净的。

    没有认主,因此,林奕注入一番灵气,便打开了,他仅仅只是稍微看了一眼,便迅速将其收回了衣袖中。

    “好,林某还有要事,先告辞!”

    说着,林奕便欲当离开。

    他的这种举动,着实是所有人都没能预料到的。

    “这么着急?”

    掌柜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古怪神色,眼珠迅速转动,似乎是在思考着些什么。

    辰震也没能意料到。

    只是这么随便瞥一眼,不仔细确定核对一下数目,就匆匆忙忙地想走?

    莫非……

    这家伙心里有鬼?

    可不管如何,药灵做不了假,那摆在木桌上的课可是货真价实的药灵!

    而铁牛等若干大汉们,则同样怔了怔。

    什么情况?

    自己这些人……不是过来镇场子的么?

    甚至都做好了出生入死的准备!

    可结果呢?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这么迅速且又安静的完成了交易?就这么简单?

    林奕可不管他们怎么想,提步便要走。

    “等下!”

    这时,掌柜的突然笑了笑,挡住了林奕的去路,“如此大的一笔生意,岂能如此草率……”

    “阁下这般,是为何?”

    林奕眯起了眼睛,看向掌柜的。

    刹那间,辰震、铁牛等大汉,心脏猛地一跳,他们察觉到了从林奕体内流露出来的那一抹肃杀之气!

    是为杀意!

    “没什么意思,不如小兄弟先坐一会,喝杯茶,静等片刻?”

    掌柜的也不慌乱,笑眯眯的说道:“恕我直言,这些药灵还是得需仔细验一验,毕竟这单生意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想必,阁下能理解的,对吧?”

    林奕沉着脸,没吭声,只是盯着他。

    “这抠门鬼搞什么?”

    对于掌柜的这等突然行为,辰震感到疑惑不解。

    他心里清楚的很,

    所谓的验货,纯粹是扯淡!

    药灵就摆在这,从中流露出来的无论是香色还是成分,都做不了假,这是公认的,用如此烂的一个借口,也就只能骗骗外乡人了。

    “再拦,杀你。”

    林奕神色不变,冷漠地说道。

    掌柜的回头瞥了一眼不算遥远的天边,笑眯眯的说道:“只怕阁下,做不到。”

    话音刚落!

    数十道强者的恐怖气息,从院子上空掠来!

    刷刷刷……

    一个接一个的暴怒大汉,落入了院子门外,与几个看门的辰震的手下对视。

    “土盾帮的?!”

    “你们土盾帮的,跑到我们的地盘里来,是几个意思?”

    两个看守院门的大汉,脸色有些难看。

    黄沙城虽小,却也分地盘。

    这土盾帮和辰震,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尤其是最近,他们与那卖药灵的掌柜的争得头破血流,哪还有闲工夫招惹辰震这批人?

    可眼下,他们却是来势汹汹,一个个面带怒色落到了院子门口!

    “确定吗?”为首的一名红衣强者问道。

    “气息错不了,就在里面!”有人点了点头。

    “给老子滚开!!”

    红衣强者一把推开守门的两人,朝着院子内杀气腾腾地冲来!

    “彪虎!”

    辰震脸色十分难看,警惕地盯着那出现在眼前的红衣大汉,“你这是做什么?”

    “大当家的,就是他!”

    有一大汉指住了林奕,愤怒道。

    “好!很好!”

    彪虎晃了晃脖子,关节噼里啪啦作响,无视辰震,盯着林奕怒极反笑道:“多少年了,像你这个杂种这么大胆的,坟头都快找不着了!”

    闻言,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林奕。

    “果然如此……”

    掌柜的内心冷笑不已。

    而辰震,看了看林奕,又看了看彪虎,再看向木桌上的那一批药灵,若有所思……

    顿时,他变得无比纠结。

    眼下,他只有两种选择。

    要么帮林奕,这样做固然会树立到土盾帮这面大敌,但那一批药灵却是实打实的拿稳了,这笔生意也能做成。

    要么,帮土盾帮!

    如此这般,只是图一个安稳。

    虽说不会陷入到黄沙城的险峻局势乱中,可后果辰震也不太容易接受:这笔生意泡汤了!

    白白费了这些力气,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一件事情,

    尤其是商人!

    辰震不相信,那掌柜的连如此简单的道理都会不懂,既然他早就猜到了,可为何还要拦住林奕的去路?

    这般思索下来,辰震打算暂先不表态,决定先看那掌柜的怎么说。

    “彪虎,你想干什么!?”

    掌柜的脸色不变,呵斥道:“我与这位林小兄弟做生意,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是什么意思!?”

    “做你妈个生意!”

    彪虎破口大骂,怒极反笑道:“拿着老子土盾帮的钱做生意,还真有脸了,我呸!!”

    “什么意思?”掌柜的问道。

    旁人不知,他究竟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彪虎阴沉着脸,盯着林奕冷笑道:“一盏茶的功夫,土盾帮的仓库就被席卷一空,除了这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狗东西,还能有谁!?”

    铁牛身后的大汉们,一片哗然!

    他们完全没想到——

    那摆在木桌上的巨额药灵,居然是这青年从土盾帮那里抢来的!

    “这……”

    铁牛也怔住了。

    虽说他隐隐约约猜出了些许端倪,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彪虎都带着人找上门来了,还能有假!?

    再看林奕,他眼神变得格外不一样了。

    土盾帮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

    能在那个地方,把最重要的仓库都给抢光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铁牛发现,自己三番五次被眼前这青年颠覆了认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