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5章 寒景豪宅

    “滚!给老子滚出去!”

    某座豪宅内,一个穿着红色浴袍,扎着小辫子的中年男人一边狂吼着,一边将手边的一个花瓶直接向不远处的年轻女子扔了出去!

    “呀!”女子登时惊呼一声,连忙向后退了一小步,堪堪躲开这个花瓶。(看啦又看)但花瓶仍然还是在地面上被摔得粉碎,一时间碎瓷片向周围迸射了一地。

    女子的脸色登时一白,但紧接着便露出阴狠的神色,伸手指着男子怒骂道:“呵,把我甩了还要打我?你打,你打啊!有本事你就叫你那些小弟把我杀了扔到河里去!”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老子滚!钱,房子,老子已经给你了,老子没什么对不起你和那老娘们的。你他妈要是再敢来烦我,老子亲自一枪打爆你这贱人的狗头,滚!”

    男子一边狂吼着,一边忽然从旁边的墙上将一把挂着的猎枪取了下来,枪口直指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面对着这个枪口,女子登时吓得两腿一哆嗦,登时一扭头慌慌张张地向门口逃去,猛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男子此刻因愤怒而喘着粗气,好容易才缓和下来,大声怒骂道:“妈的,臭娘们,真他妈当老子是你提款机了?”

    这个男子,正是白面帮下属多个分组之一,血士组的组长。他们是整个白面帮中最精锐的力量,也是在白面帮众最接近核心机密的小组。

    而他——徐蝉,则是一员从最开始就跟随着白无笙一起“打天下”的“老臣”之一。白面帮正式成立之后不就,白无笙就着手组建了这样一支精锐力量,并且让他来当这个组长。

    在还没有跟随白无笙之前,他其实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工作认真,而且有什么事也都不瞒着家里,是一个标标准准的事业青年。

    天有不测风云,一次公司裁员,将他从事业青年变为失业青年。万念俱灰之下,他整天混在附近的酒吧混日子,也恰好就在这个时候,他在酒吧遇到了白无笙,怀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想法,他开始跟着白无笙鬼混,跟着他招兵买马与帮派血拼。

    不知不觉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庞大帮派之中的核心成员之一,在整个道上也算是排得上号了。但越是这样,让他头疼的事情就越多。

    不过,最让他头疼的事情并不是组里面的事情,而是他家里面的事情。

    起初,他还能瞒住家人跟着白无笙一起混迹于寒景市,谁知自从白无笙给了他了血士组,一大把一大把钞票紧接着来的时候,他家里人发现了不对劲,于是就质问他在做什么。

    出于对家人的负责,他几经纠结之后,还是说了出来。尽管他的家人在他的坚持之下勉强算是接受了,但还是不承认他是这个家的人,将他赶了出去。

    谁知道,这几年后,她的姐姐忽然找上门来,旁侧敲击着试探他向他要钱。他一打听,才知道自己那父亲沉迷赌博和吸毒,后来失足从天桥上摔下去被过路的车碾死了,让家里欠了一大笔债。

    看在过去曾是家人的情面上,他替家里人还清了所有的欠款,还给他们留了二十万让他们好好生活。

    谁知道,他妈妈和他姐姐却是变本加厉,一边挥霍一边三番五次找他要钱。而刚才这个来找他要钱的人,则正是他的姐姐。

    将自己的姐姐赶出去之后,他顿时感觉一阵脱力。

    本想着今天好不容易稍微有了点空闲的时间,想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道却突然接到白无笙被洪泽会现任老大玩弄后惨死在她手里的噩耗。这件事让他此刻满腔怒火,让他现在只想找把砍刀砍上几个人才痛快。而他姐姐又在这时候忽然找上门来,他没一枪直接崩了这贪得无厌的女人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了。

    他深吸一口气,随后长叹一声,缓缓向客厅中走去,颓然坐到了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老大的突然暴毙,不只是对他,对于其他几个跟了他多年的老臣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原本白面帮就是由其他帮派东拼西凑起来的帮派,这一下白无笙一死,恐怕寒景市很快就要大乱了。

    而与此同时,他的豪宅外面。

    庄重等人看着一个女人从豪宅里走了出来,旋即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这栋豪宅。虽然只有开关门的瞬间,但的确能够看到这个别墅里面安放了一些荷枪实弹的保镖,而且数量还相当不少。

    也正因如此,尽管黑白两道上跟他有仇的人都能从市中心排到郊区去,但是他们却每次都没办法在明知他就在这栋屋子里面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杀掉他。

    可以说,这个别墅本身,就是一个戒备森严的堡垒!

    就在这时,吕乔莹抱着庄重的左臂媚声道:“庄哥哥,我们要怎么进去呀?”

    庄重此刻早已习惯了吕乔莹的*骚扰,目光平静地望着不远处的别墅大门,轻笑一声道:“怎么进去?当然是光明正大地走进去了。”

    说完,庄重便直接从潜藏的灌木丛后面站起身来,居然真的直接大摇大摆地向着别墅大门口走了过去!

    “等等!”吕无双登时大吃一惊,她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庄重竟然采取了这样一种做法,这简直就是在上去送命啊。

    难道,他还要再上演一次之前那诡异的事情吗?

    可是,现在可不能太高调了,他们今天过来本来就是秘密调查,秘密取证。如果弄得太高调了的话,让其他人都提高了警惕,之后什么都玩完了。

    吕乔莹好像也根本不怕会暴露,只是亲昵地靠在庄重身上,一边撒娇一边跟着庄重向别墅门口走去。

    别墅的门后,此刻正站着四个身着保安制服,但是手中却抱着突击步枪的保安。就在两人几乎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竟然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四个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从别墅大门旁边的小门走了进去,甚至可以说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好像压根就没有看到这两个人似的!

    吕无双登时就看傻了,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们两个进这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就像回自己家一样放松?

    而且,那守在门后面的四个保安是眼睛瞎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无论如何,这都完全说不通呀!

    就在这时,吕无双的无线电耳机之中忽然响起了庄重的声音:“你就留在外面接应我们,里面由我来负责。”

    吕无双无比担心地向别墅方向望了一眼,暗道这可是连专业杀手都未必能潜入得进去的屋子,而且屋子里面也是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就会小命不保。更不用说,他居然是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的!

    但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预感,一种他一定能够成功的预感。

    既然他已经让奇迹出现过一次了,为什么就不能再出现一次呢?

    想到这里,她便对对讲机中的庄重说道:“我警告你,你的死活我不管,如果因为你的错导致姐姐出了事,我绝对要亲手送你下地狱!”

    “哈哈,你放心好了,我保证绝对把你最喜欢的姐姐毫发不损地送回来!”

    庄重大笑着说完,旋即便切断了无线电。

    而吕无双也只能在外面时刻提防着对方的动向,心中在为自己的姐姐和庄重祈祷。

    此时此刻,庄重这边,则是直接一口气走到了别墅里面的屋子门口。他们这一路上已经碰到了将近五十个全副武装的保安,但是这些保镖却都同样好像压根没看到他们一样,直接将他们放了过去。

    而庄重在经过一个女保镖身旁时,甚至直接伸出咸猪手去狠狠摸了一把这女保镖的屁股。

    女保镖顿时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但是向四周一看,却什么人也看不到,好像刚才这一下是鬼摸的一般。

    吕乔莹此刻则是已经完全将身心都交给了庄重,此刻的她也是无比兴奋,这种好像行走在钢丝上的刺激感,让她欲罢不能。

    她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喜欢追求刺激的人,越是刺激就越是让她无法拒绝。

    有一次,她甚至在以完全无保护设备的前提下直接从高楼上跳了下去,只用一道铁爪及时卡住了大楼的外墙,在大楼上硬生生拉出一道十数米上的裂痕,才算勉强保住性命没有摔死。

    为什么这些人看不到自己?为什么他们不开枪甚至不上来盘问?

    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她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将全身心都委任给身旁这个男人。

    庄重那云淡风轻的样子,此刻已经彻底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她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神秘,而又这么危险的坏男人,这与从前她所遇到的所有男人都截然不同!

    要不是因为现在他们要去找住在别墅里的这个男人,她甚至想当着这些荷枪实弹的保安面前,直接和庄重脱光了在草坪上来一发。

    很快,两人便走到屋子的门口,推门便直接走了进去。

    听到门口响起了开门上,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徐蝉立刻一皱眉头,扭过头来冷声道:“谁?进来为什么不敲门?还有没有规矩了?”

    然而,他盯着身后看了好一会儿,却都没有发现有人进来,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嗯?”徐蝉皱了皱眉,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屋子的门口走了过去。

    谁知,他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弹不得了,甚至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他登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心中一瞬间被恐惧所充满,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自从他最开始跟着白无笙见了好几次血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难道是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