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18章 初步交谈

    第618章初步交谈

    “不需要担心了,那个人传回来消息,说是他们傍晚之后才会到达城中。(www.cmeonadhd.com)”玲珑看着林钰面色有些难看的说出了这么一个好消息,林钰站在原地轻微摇了一下头。

    他所担心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他所担心的是那十三亲卫,与他这里的罗网当中的人是差不多,而且那天酒更是一个擅长用兵之人,若是军队还像今日这般庸散下去的话,是要吃败仗的,林钰在思索,如何才能让这长锋变的更加锋利起来。

    “你是担心将士吧,你放心,他们一定知道什么时候起作用的。”冷萱很快就看出了林钰的心思,林钰轻微摇着头,他只怪自己还是不够了解这些战士,紧接着就是说道;“回去休息吧,明日必将会有一战。”林钰的眼神当中都是透露着一股清澈的寒意。

    “得了,你既然偶读已经这么说了,我们就先离开了,你自己再想想。”冷萱这出来本就没有打算要帮林钰什么,一切都是要靠林钰来定夺。

    看着地图,林钰都是打了一个长哈欠,这修炼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今日的时候既然会出现这样的感觉,使得林钰现在都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此刻在林钰眼中,这里除去枯燥之外,也仅仅只剩下枯燥了,战事可能就是这样了,也或许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融入其中,看着那地图林钰现在是真的不想看下去了,索性直接一丢,口中清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着就陷入了修炼中。

    此刻也唯有这样修炼,才能让林钰感觉浑身舒坦,一道道强劲的气息朝着林钰这边袭来,当即他就感觉自己的头颅当中都是一阵,长呼一口冷气,双眸紧盯前面,这时间在他眼中就像是如此,闭眼与眨眼之间的事情,三军被召集。

    “今日,我们很有可能要面对敌军的大将,我想你们不能再这样继续散懒下去了,鼻息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很有可能会死在这个地方。”林钰可不愿意看到生死离别,这也算的上是对这些将士的叮嘱。

    “我等,必将打起十二分精神助将军拿下这一战。”十万将士齐齐说着,林钰现在不会那么好心的去散粮,不过这里的远地方官员可是会呀,他们贪了那么多的粮草,现在也该拿出来了,在这里的百姓又有几个不叫好的。

    若是现在的那位将军还活着的话,恐怕是要后悔死了,明明有一个这么好的人,既然被诬陷成了那般模样,让谁都有些难以接受。

    林钰呵呵笑了一声,这就是天皇这么多年来不理朝政,失去了民心,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从远处走到这里,还会受到这些百姓的拥戴,至于那些地方官员既然他们没有觉悟的话,林钰自然是要将之斩杀了。

    “拔营,我们要走了。”林钰这一行人既然都已经决定了要走,就不会在这里多做停留,咔嚓嚓的声音传出,很快十万将士收拾妥当,朝着远处就跑。

    兵临城下之时,也不过晌午,这一路上的速度恐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跟的上了,林钰看着城池上面,林钰就是开口说道:“不知天酒将军到了没有?”林钰明知道天酒已经来了,还是多问了一句,城中的守将听到这话转身就跑到了天酒的身边。

    “别说了,我都已经听到了,我倒是很想会一会这小将,到底有什么能耐。”林钰站在地下,独角马站在身侧,看着上面身着黑色甲胄,留漫长胡须的天酒,都是深躬道:“小子林钰,在这里见过天酒将军了。”

    能够让林钰这样做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如今这天酒算上是一个,之前还有几个长辈也算上,天酒倒是没有想到林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不过还是轻微点头。

    “没有想到,这个小子这个年龄就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看起来今后的前程是不可限量呀。”林钰站在那里都是长吸了一口冷气,朝着这边静静的看了过去。

    “等等,除去他的气息之外,就连这身边的几个女子,都到了这样的境界,实在是不简单,不对,除去这些气息之外,既然还有十多道气息的存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天酒心中都是一个暗叫不好,在这里也唯有他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感受。

    林钰呵呵笑了一声看着上面表情不断变化的天酒,上面的天酒脸上都是出现了一副尴尬之色淡淡的说道:“我们双方都是今日才到,待到明日之后再来一战如何?”

    本来林钰也有此意,不过是现在对方提了出来,刚好还能成一个顺水人情,连忙点头道:“那自然再好不过,待到明日,我才要一睹将军风采。”林钰知道若是单挑的话,这天酒绝对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这天酒一副淡然的样子,让林钰看起来都有几分不舒服。

    天酒的脸上都是出现了一副苦笑之色,看起来林钰还真的是早有此意,就在等着他去上当的,最后也只能表示无奈,一口长气吐出,转身消失在了城楼之上。

    “看了他,你有什么感受,好像你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了。”丁萌有些柔和的说着,毕竟前两日她可是看尽了林钰的苦脸,如今他开怀大笑证明就有好事儿发生。

    “并没有看出来什么,只是今日略胜了一筹而已。”林钰哈哈大笑,这今日的事情让他是越想越痛快,要不是有今日的这一件事情,林钰也不会这么快转脸。

    “什么略胜一筹呀。”丁萌这个时候听的还是有些迷糊,完全没有从林钰的话语当中反应过来。

    冷萱就是解释着:“今日林钰也想要让推迟一日,不想天酒先提出来了,这对士气就有一定的打压,再加上车马劳顿,而且他们的军餐可比不上我们,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冷萱对今日的事情也是想笑,一直征战沙场的天酒,既是跪在了一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