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至尊巫师- 四百七十一章 要就直取-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四百七十一章 要就直取

    奥林登的镇长乔伊有着非世袭的爵士头衔,住全镇最大的房子,也是镇上最富有的人。(www.k6uk.com)

    乔伊的财富并非来自这片土地,而是继承以及经营商行获得的。

    “……自从长子过世后,我有些心灰意冷,决定余生过几天安稳日子,正好奥林登的管理职务出售,于是便卖了下来,没想到反而因此避免了钱财上的大损失……”

    乔伊讲述的这一段,其实就是王国进入每况愈下的混乱期的开端。

    凯恩对此有着更高的认知视角。他觉得这背后,多半是尼德霍格在发力。

    受大环境影响,年景不好,匪患滋生,这个能理解。

    但盗匪突然就跟开了窍似的不但训练有素,且变得聪明了许多,以至于商队的护卫,甚至佣兵们都不是对手,这就不正常了。

    毕竟兵是练出来的,也是养出来的,盗匪这种行当,有多少是气氛向上,纪律严格,给养充沛的呢?没有这些,如何谈的上练和养?

    这道理,凯恩估计这个世界的权贵们也是清楚的,只不过仍旧是受时代和环境的局限,没能正确的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在与怎样的敌人交手。

    凯恩基本猜对了,圣教,国王,领主,都关注过这方面的事。主流认知是,这是敌对国在搞事。是专业素养较高的职业者,渗透潜伏,发展队伍,破坏治安环境。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年两个神权大于王权的大国,跟君主立宪雏形阶段的另外一个大国关系非常紧张。

    这又牵扯到了文明发展,资本登台,工业化初显威力,两个落后了的神权大国,需要联合才能跟发展迅猛的新型强国抗争,偏偏两个神权大国因历史原因、利益纠葛等而貌合神离等问题,非常的复杂。

    凯恩并非来拯救世界的,但他仍旧认为清晰掌握世界大局势是有必要的。

    毕竟他这次的对手,就是深深的融入文明,想要将之拔出,绝非杀几个人,毁几个据点那么简单。

    不过目前,凯恩还停留在了解表症、分析病理的层面,同时也在搭建自己的班子。这次跑来奥林登,主要还是看上了艾莉婕的母亲费妮亚,而不是单纯的刷艾莉婕的好感分。

    凯恩在晚饭前就召见了费妮亚。

    费妮亚虽然努力装普通,可没有用。

    凯恩以一贯的开门见山,直入正题道:“费妮亚,我的团队中还缺一名技术官,替我分担强化人调制等方面的细节工作,我向你发出邀请。”

    “我……”

    费妮亚正想着措辞,凯恩抢话道:“如果你想用我只是一名山野村妇推脱,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那是对我的羞辱。再次见到艾莉婕,你就应该清楚,我掌握的相关技术,远在你之上。别人或许看不出艾莉婕的根底,但为她指定强化方案,并且成功解决了一些固有隐患的我,不可能不清楚,没有专业人员的悉心照料,艾莉婕绝对活不到成年。”

    凯恩又道:“如果你想以年老昏聩,力不从心的理由来推脱,那也不必了。在我看来,你这个年纪(40多岁)正是成就事业的最佳时期,知识、经验都不缺,心态调整到位就没问题。至于说专业技能生疏太久,那不是问题,我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况且对于你这样的人而言,有些知识,烙印的太深,根本没办法丢掉。”

    凯恩再道:“最后一种推脱的理由,大约你会说,你身负巨债,而债主的实力、势力多么强大。”凯恩笑笑:“这么说吧,即便是圣教,我也不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凯恩扭头对着墙角道:“做人做事,要懂得分寸。我做事,基本并不在乎别人围观,但围观者却要注意不能太得寸进尺,尤其是像你们这种做情报工作的。”

    说着,他抬手向着墙角指了指,道:“这次算是小小惩戒,下回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替我把话带到。如果你们圣教觉得自己的战力已经宽裕到可以随意树敌,那么可以让鲁伦再来,这次我不会避让,而是将他打死。”

    说话间,墙角发出嘶嘶的声响,随即有幽影一闪,消失不见。

    费妮亚难掩心中震撼,嘴渐渐大张而不自觉。

    凯恩头一扭,对她说:“不必介意,这种幽影潜行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你作为生产系的技术人员,没有察觉很正常。不过以后就不会了,我能给予你的,超出你的想象。”……

    费妮亚没费太多周折就被凯恩拿下了,很全面的那种,包括床上。

    这也算是凯恩略带逗比式的思路所引发的现象。

    他并非坚信有了肉-体关系,就不会发生背叛之类的事。

    但他确实认为这是一种态度的表达,同时也是迅速拉近距离的办法。

    当然,凯恩也不是什么咸菜都能啃的下去。

    费妮亚姿色并不差,只是多年的艰苦生活,让风霜之色过早的呈现。

    并且费妮亚跟艾莉婕并没有血缘关系。艾莉婕是她的作品。

    往细了讲,这是一个很老套研究人员对自己的造物有了感情,爱心泛滥,监守自盗,带着造物流亡自由世界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费妮亚最让凯恩看中的点,就是她很聪明的选择了以真掩真。很多人都知道费妮亚是女巫,知道艾莉婕也有女巫血脉。可他们却不知道,两者跟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女巫。

    凯恩也爱玩类似的套路,就像现在的他,他表现的很强大,拥有令人艳羡的能力和技术。可跟他的核心力量(黑暗)和身份(神的化身),以及目的(跟造物主掰手腕)比较,这些就不算什么了。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凯恩就是这样的思路。他认为装怂是很lo的一种思路,受气不说,装的久了形成习惯,就很容易装成傻比。

    而用一流战力演示潜力无穷、成为盖世高手只是时间问题的真相,才是合适的选择。平时不虐,一朝登顶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经历了s宇宙之后,凯恩在生物技术方面更加成熟了。

    率先在造物(幽影特工)身上使用了自身基因的凯恩赵,让凯恩看到了更具层次性的虫群体系。

    他认为,他自己成长了(成神),那么他的铁血虫群也应该与时俱进,不仅仅局限于普通造物的种类添加(以绿皮为原型的生物人)和强化,在高端方面也应该有体现。

    过去是脑插魔人,脑虫统领做次级统领。但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

    他自己是金字塔顶端,本体坐镇主巢,以逸待劳,能以最佳状态应对各类可能出现的危机。

    而次级化身就是思想的延伸,如同一心多用般管理各个项目。

    再下来就应该死脑虫、脑插魔人的替代品,拥有神性因子,但血脉较为稀薄的统领,或者称之为master。

    这样的改进核心在于,神性基因的存在,改变了过去大脑袋心灵控制力强的传统格局。

    这就像pu的更新换代,体积更小,数据处理能力更强,那么为什么还要用缸中脑?

    凯恩并没有让自家的指挥官群体养成亲赴一线浪战力的意愿,他只是觉得,指挥官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这也是一种提升。

    可以说,阿曼达,费妮亚都是这个新体系在这个世界的尝试。

    不同世界,虫群都有不同的展现。

    在这个失光的世界,核心是黑吃黑。

    获得了凯恩的神术改造而得到了神性因子的费妮亚,晚饭时分便完成了蜕变。就在凯恩跟镇长乔伊聊起奥林登的种种过往时,艾莉婕见到了费妮亚,显现没敢任。

    外在变化实在太大,看起来完全跟她一个年龄段。

    艾莉婕、阿曼达、费妮亚,本来是20、0、40三个年龄段的,现在看外貌都成了20出头,反倒是艾莉婕魅力最低,因为她缺乏岁月赋予的成熟之美。

    与此同时,最新的消息也传递到了艾希恩和鲁伦那里。

    圣教最得意的特殊职业之一月影秘法告破,两位圣者都比较在意。

    月影的得意之处在于,即便在光芒下,亦能匿踪潜行。其核心就在于月之力对日之力的转换和替代。

    而凯恩则将之视为黑暗技艺的一个分支体系,幽影。

    所以称呼不同,但说的都是一回事。

    凯恩天然具备鉴破一切黑暗系的技艺,幽影之术在他面前卖弄,只能是自取其辱。

    而不同性格的两位圣者,对于反馈回的信息的解读结果也不同。

    艾希恩看到的是可能。

    她觉得凯恩明显表达出了有事当面聊,别搞这种侦听监控的小动作,尤其是不能太过。

    鲁伦则感受到了浓浓的警告味道。

    凯恩施加在监视者身上的惩戒之力,圣教无人可化解,这就非常打脸,而且凯恩也很直接的表态,还敢来硬的,那么即便圣者去了,也得见生死。

    鲁伦不觉得凯恩是在唬人,毕竟惩戒之力无力化解,不仅说明凯恩技术了得,也证明凯恩掌握的力量层次,并不比圣者逊色。

    这再一次印证了他当初的直觉示警没有错,对方确实有杀死他的实力。

    面对这个层次的强者,一般人上去只会是自取其辱。

    鲁伦虽然表现的很莽,却并不蠢。他嚷嚷着凯恩的做法是在向圣教挑衅,必须把场子找回来。

    艾希恩果然跳出来,斥责了他的鲁莽。另外两位在类似全息影像会议的讨论中,也认为圣教并不怕事,却也没必要将人往敌对立场逼迫。

    于是鲁伦就坡下驴,卖了三位圣者一个面子,同时也没坠了自己遇敌就是干的名声。

    圣教有所收敛,牧人会却没有。

    他们在这边本就有人手,还有项目就在运作,这时就准备提前行动了,并且还有强大的援军可以提供支援。

    夜已深,云密天暗,又一场雨已经在酝酿。

    镇子北门,两名背着火枪的民兵在高台上来回走动,看起来警惕而尽责。

    他们是在守卫自己的妻儿老小和邻里,而且这个季节的夜晚已经寒凉,走动走动能暖和点。

    脚步声响。

    两个民兵将枪一端,借着火光看过去。

    其中一人有些诧异的道:“威尔队长?”

    被称作威尔队长的中年人一边继续接近,一边笑道:“替奥森查岗。”

    问话的民兵皱眉,刚想说奥森队长半个多小时前才来过。然而中年人已经接近,就见他身后黑色的人影一闪,有乌光夹杂着锐利的破风声一闪而逝。

    两名民兵惊恐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说不出一句话,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他们的脖颈被斩开了,很深,却没有流多少血,并且他们死的很快,不到秒钟,就眼睛一翻,上肢无力垂落。

    更诡异的是,尸身也没有栽倒,明明已经软成一团,却仿佛挂在钩杆上的大肉,就那么吊着。

    威尔队长嘴角翘起,眼中跳跃着如同熔岩的角色光泽,从怀中掏出绣了红色符号的黑色裹布,像扎丝巾般给两人裹好,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沙沙!

    某种奇特的声响中,有黑色的光影从空中飞落而至,像是烟尘,偏又极为迅猛。声响就是摩擦空气形成的,

    这种东西只有大略的轮廓,像是蜜獾之类的小型的野兽,但形体并不真实,不断扭曲变化,并且身体是扁平的,只有升腾的黑色光烟是立体的。

    这中奇特之物宛如灵蛇般在两个新死之人的身上盘缠游弋也,身形越拉越长,然后以渗透的方式没入死尸的身体中。

    民兵随即睁开了眼,没有眼白,一片漆黑,而在瞳孔出,是针尖般大小,但极为刺亮的一点毒绿光泽。

    镇长宅邸中,凯恩于黑暗中坐起身,对一旁的费妮亚道:“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