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战动九霄!

    风是什么?

    风是天地之气,生于天地,起于青苹之末,柔和时拂花扬柳,舞于松柏之下,狂暴时蹶石伐木,翻江倒海。(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此时此刻,方圆十丈之内,空气好似煮沸了的热水,混乱无序的游动乱窜着,相互融合,相互挤压,重重堆叠在一起,螺旋般飞舞升腾。

    呼呼呼

    忽宏大,忽细微,忽平静,忽激烈的风响掺杂在一起,往来呼啸之间,似闷雷滚过,连绵炸响。

    漫天暗器一遇上流风,就似鱼儿搁在了浅滩上,进退失据,只能随着风流飞旋,汇聚成一道道凛冽飓风,盘旋于苏玉楼周身四侧,凛冽威势,直如灭世风灾一般,扭曲了空间,模糊了月华,即使相隔两百丈开外,也能听到刺耳的尖锐鸣啸。

    大风起兮,尘土漫扬!

    瓦砾碎石失重般冉冉升空,好似黑灰浓云平地卷涌,散入漫天飓风之中,苏玉楼磅礴气机吞吐席卷,驱风御云,驾驭天威。

    六大禁绝神通之中,声势浩大莫过于“大风起兮”。

    飓风怒啸,黑云盖顶,卷裹起一片巍峨阴影,将前方几座大小宫殿完全吞没,破瓦摧顶,毁殿裂柱,引得宫殿倾倒坍塌,大地颤动,尘烟四起,十余个高手避闪不及,身子直接被风流中的锋锐暗器,尖利碎石给射了个千疮百孔。

    溢散劲风卷地奔走,一些大树“咔嚓”爆碎,连根拔起,凌空乱舞,端的是一幅末世景象,好不骇人。

    蜀中唐门的高手意图一挫苏玉楼的锋芒锐气,不料反被苏玉楼先声夺人,惊天一击下,凄厉绝伦的惨状让绝大部分人心底荒寒,哇凉一片。

    这还是人吗?

    如此疑问在很多人心底陆续涌现。

    一击惊天地,苏玉楼不退反进,长啸声中,飞纵掠出,一如鲲鹏展翅,击水三千里,扶摇上九天,气机充盈虚空,无垠无限。

    首当其冲之人,不约而同的生出一种沉闷抑郁之感,就像是有一座高山压在心头,几近窒息,难以疏解!

    一个手持双戟的虬髯汉子怒吼一声,仿佛在宣泄着心中的沉闷压抑,双戟高举,卷起凛冽的气劲,向着苏玉楼的头顶劈将斩落!

    嗤

    空气泛起了细微的波动!

    刹那间,虬髯汉子手中的双戟悄然摧折,戟头那一边“哐当”落地,而虬髯汉子的身躯亦如他的武器一般拦腰截断,伤口平滑如境,鲜血喷涌如泉,滚烫,猩红,落满长空!

    紧随其后的某个高手措不及防之下,被溅落的鲜血糊了一脸,还未来的及揩拭叫骂,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便已从胸口传来,双眼无力的缓缓阖上,鲜红一片的视线逐渐黑暗。

    苏玉楼身挪影动,直似仙人云端漫步,举止身姿,皆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飘逸出尘,一步落下,便是一道弥久不散的云烟残影,每一道残影都保持着一种出招姿势。

    一步杀一人!

    迅疾若雷霆急电,飘逸如流水行云!

    苏玉楼出招轻灵洒脱,谈笑杀人,一个个身影横飞倒掠出去,砸落在地,动弹了两三下后,便没了声息。

    称雄一方的江湖高手,武林名宿,此刻到了苏玉楼的手下,竟似稚童般孱弱,不堪一击。

    “孽障,住手!”

    怒喝声遥遥传来,只见一个和尚破空疾飞,袈裟猎猎狂舞,脸庞上满是忿怒之色,枯瘦的双手自袖袍中探出,运指如风,轮转急弹,指力疾风骤雨般倾泻而出。

    五台山,多指头陀!

    苏玉楼双目精芒绽射,十指挥弹,招法竟与多指头陀有七八分相似之处。

    指力相交,高下立判,多指头陀的指力像是泡沫般一戳即灭,纷飞指力,去势不绝,交织成天罗地网,朝着多指头陀当头罩下。

    “你也会多罗叶指?”

    多指头陀双目圆睁,亡魂大冒,念及对方以自家成名绝技破了他的指法,不禁脸皮发烫,自觉颜面扫地,但眼下不是思虑这些的时候,提气纵身,挥动袍袖,躲避抵挡迎面飞来的指力。

    噗噗噗

    血花绽放,多指头陀身上数处负伤,狼狈疾退。

    苏玉楼冷哂一笑,少林七十二绝技被他翻阅了个遍,或许世界差异,武功亦有所差异,但武道精髓,禅道宗旨却是相差不大。

    “六根不净,杀性深重,还参什么禅?修什么佛?不如死了干净。”

    苏玉楼翻手向着虚空一印,无形无相,不着痕迹的掌力瞬间遁入虚空,多指头陀大叫一声,胸口位置不知何时已被豁开了一道掌印窟窿,内里的五脏六腑早已爆碎如泥,无一完好。

    般若掌力,似空还无!

    “好贼子,死来!”

    刀气,剑芒,翻涌如潮,自两侧同时杀至,出招之人是一个手持轻薄长刀的中年汉子,以及一个掣着古拙长剑,身披斗篷,不知是男是女的人。

    “杀戮王”雷怖,“恐怖王”雷艳!

    江南霹雳堂,除了火药制造工艺称绝当世,更有刀,剑,指三绝,雷怖,雷艳嫌雷家制度腐朽,注重火药,荒废祖传绝学,遂脱离雷家,自立门户,但论及实力,绝对是雷家最顶尖的存在。

    遇上雷家两大高手,苏玉楼双手虚张,十指轻挥慢舞,优雅从容,如拂琴弦,视刀气,剑芒于无物。

    雷怖,雷艳两人内心此刻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自他二人学艺有成以来,还无一人敢托大至此,徒手硬接他们的刀剑,每一次与对方十指相交,便有绵绵不绝的劲气激荡传来,震的他们双臂酥麻,经脉刺痛,气血翻涌。

    “开!”

    苏玉楼轻声一喝,弹指间瓦解两人的合击之势,逼得他们身难自持,横飞倒退,随即转身拂袖,将几道匹练长虹劈散。

    恰逢这时,又有一道漆黑妖气狂舞如龙,飞旋罩落,苏玉楼毫不迟疑,双手一转,重重残影滞留,化作百臂千手,无量掌力吸风纳云,形成一道道气柱排空击出。

    黑气震荡不休,森然妖氛随之湮灭无踪。

    面色苍白如雪,黑光上人踉跄落地,双手环抱,以两臂合成一个圆圈,荡出逆向,倒错,对流的邪异力量,形成一个深邃难测的扭曲气场,飞速席卷苏玉楼。

    这个气场名为“黑洞”,正是黑光上人的独门绝技,任何陷入气场的人,都会被内中蕴含的力量歼灭撕碎,既能瓦解敌人的攻势,也能摧毁敌人的生命。

    倘若是真正的黑洞,苏玉楼自是不敢硬拼,但眼下不过是拟化黑洞的气场,又有何惧之?

    沉肩提臂,苏玉楼一拳捣出,直如天外来峰,巍峨雄壮,力抵万钧,坚定不移的朝着黑洞中心轰去。

    重重力道次第溃散,气场瞬息崩溃,黑光上人“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苏玉楼没有上前补刀,送他去见无量天尊,而是眸光闪烁,环目四顾,但见林灵素道袍翩飞,广袖凌风,一幅神仙气派,屹立于一株繁叶落尽的大树上。

    元十三限也凌空踏来,站在一处殿顶上。

    除此之外,还有抱着陈旧包袱,眼神死水般沉寂的天下第七,以及雷怖,雷艳两人,持刀掣剑,分立两侧。

    这五人与黑光上人一起,正好形成了一个六角之势,将苏玉楼困于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