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跑不跑

    白珊珊在他身边坐下,但一开口,就很直接地说道:“如果你想聊些让我放弃爱你的话,最好别聊。(www.k6uk.com)”

    张文定很无语,这天还能聊下去吗?

    唉,工作上,女人聪明点确实好,但是在生活中也这么聪明的话,真的就不太妙了。

    见张文定不说话,白珊珊就笑了起来:“如果你今天晚上不回酒店了,就住在这儿,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说服我。”

    都住在你这儿了,我还怎么说服你?张文定白了她一眼,很无奈地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话都是很平和的,没这么咄咄逼人,现在怎么这么犀利了?”

    “人是会变的啊。”白珊珊理所当然的来了一句,然后又问,“你什么都不喝,是不是怕我给你下药?”

    这个话问得张文定哭笑不得。

    跟她来她的新家就是个错误,这女人,现在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既有主场优势,又牙尖嘴利,搞不好今天晚上就会很狼狈了。

    白珊珊很少见到张文定出现这以局促的时候,心中有点得意,也有点失望。

    难不成,自己的魅力就那么小,他一点都不动心吗?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白珊珊自己否定了。

    自己的魅力肯定是很大的,但是,张文定现在肯定还有很多的顾虑,而且今天的事情,也很容然,他在江中答应,是迫于无奈,这会儿肯定不会主动的。

    不过,你不主动,我可以主动啊!

    自己的爱情,就要自己主动争取,这时候可不能讲究什么矜持不矜持了。想到这里,白珊珊就主动了,她把张文定的手抓在手里,不再看他的眼睛,而是目光飘浮,嘴里淡淡地说道:“其实我没想要怎么着你,只要我心里有你就好,甚至就连你爱不爱我都没关系。甚至,就算是

    不能和你发生什么关系,就只是精神上爱着你,我都觉得特别好了。”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还是颇为动情的,抽出手,将她拥在怀中,脸上她的头发上轻轻摩挲着。

    白珊珊依偎在他怀里,轻声问:“如果我想和你生个孩子,你会不会拒绝?”

    这还没开始呢,你就问这么终极的关系到人命大事的问题,你想让我怎么回事?完全没有考虑过啊!

    咱们都是有级别的人,说话都是要留几分余地的好不好?

    张文定感觉今天自己每一个问题都会无比艰难,只能避重就轻:“你现在还很年轻啊,而且事业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怎么会突然考虑这个问题?”

    白珊珊当然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道:“放心吧,我没有现在就生孩子的想法。就算要生,最早也是几年之后了,你别担心……”

    张文定颇为尴尬,只能笑着道:“我没担心,生孩子又不用我生,十月怀胎可不轻松,我是为你好。”

    白珊珊道:“知道十月怀胎不容易,你以后就要对我好一点。”

    张文定都无力吐槽了,我都还没答应是不是要和你生孩子,你怎么就用一副孩子妈的语气和我说话了呢?

    打蛇随棍上,也不是这么个随法啊!

    唉,女人啊,思维果然跟男人不一样。

    “我对你一直都挺好啊。”张文定笑了起来,“你看,现在不都被你带回家了吗?”

    白珊珊也笑了起来:“只是被带回家,但是还没把你……”

    这话她说了一半,没说完,然后抬起头,温柔无比地望了张文定一眼。

    这一眼,把什么都情意都表达出来了,也明明白白的在暗示张文定,今天晚上,他想怎么样都可以。

    张文定只能假装没听懂她这话里的意思,也要假装没看出她里的情意,很无奈地说道:“现在这个情况下,你也知道的,我现在满心都在工作上,燃翼现在的发展,是我的心血,我不想出什么岔子。”

    这么一说,白珊珊也能够理解了。

    现在张文定有可能要接受纪律方面的检查,就算不立案,也躲不过组织谈话这一环。只要有这一环,那燃翼县里,估计就会要沸腾了,而张文定的在县里的威望,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甚至于,县里肯定会有人趁着张文定接受纪律谈话的机会,到处去搞张文定的黑材料了,以求能够让张文定被省里给控制起来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心里能不急?又怎么还有心思去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呢?

    想到张文定现在的处境,想到自己虽然身处纪律检查部门,但却没办法帮助到张文定,白珊珊就有几分内疚,也不再催他了,只是紧紧地抱着他,轻声道:“对不起,我想帮你,却帮不到你。”

    张文定伸和在她头上轻轻摸着:“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放心吧,没事的。我身正不怕影子歪,组织上对我也是信任的。”

    白珊珊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我听说你们市里,有不少人对你的工作方式有些不认可。”

    “他们不是对我的工作方式不认可,是对我平时的为人行事风格不认可。”张文定很无奈地说道,“我没怎么向他们汇报工作,也挡了一些人往燃翼伸出来的手,市里大部分都对我不认可。”

    “燃翼毕竟还是在望柏市之下的。”白珊珊看了看他,温声劝道,“有时间的话,你还是要多往市里跑一跑……”张文定苦笑一声:“有时间的时候,我其实还是往市里跑了不少次的。只是相比别人跑的次数来讲,我的数据算少的了。但这也没办法啊,县里工作那么忙,各种项目我都要引进来,前段时间我还是县委和

    县府的事情都要管,我哪有那个时间跑?”

    白珊珊当然明白,他这个话是实情,但同样也是借口。

    真要是对市里很尊重的话,哪里抽不出时间去多跑一跑?

    当然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白珊珊叹息了一声,道:“市里以后再说吧,现在你到了省里来,是不是到几个领导家里跑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