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有冲突

    如果真的什么说明白了,那余世文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还起不到劝阻侯定波的作用,但现在误会了,只要侯定波有什么动作,那他就会向自己这边汇报,倒也算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看啦又看小说)“棚户区改造,是一个长期的工程,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放松。”张文定不再纠结于余世文的心态了,转而说起了工作,“县财政的条件,你心里有数。这人改造工程,光靠县里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还是要把目

    光放远一点,要搞招商引资。只要县里的前景好,必然会有实力雄厚的房产地企业过来搞投资,搞开发。啊,棚户区改造有了钱,我们也可以把县城的基础建设搞好一点。”“县城的道路确实要翻修了。”余世文点点头,道,“县城内的需要改造的路很多,小巷子里的道路也需要改造,还有路下的雨污分流,这些都要钱,就靠本地的几个房地产企业,肯定是搞不起来的,还是要

    到外面找大公司。这方面的工作,恐怕还要班长你来想办法了。”张文定摆摆手,道:“这方面的工作,还是要以县府为主,相信定波同志会有些可行性高的方案。这方面的工作,你要配合好定波同志,要让投资过来看了就能够留下来,特别是全国知名的房地产企业,争

    取来一个,我们就签一个合同,只要能来的,我们就要尽力留下来,这对于我们县里的形象提升,是有很大帮助的。”

    这个话,听着似乎是不想帮燃翼县拉几个大的房产企业过来,但实际上,表露出来的意思,却是对侯定波的充分放权。

    只要侯定波能够拉过来投资,那投资的项目,也理所当然的由侯定波负责或者分配。

    这个方式,就跟当初张文定拉过来的那些投资,被他分给了不同的副手负责一样。

    这可以说,是张文定侯定波很大程度上的放权了。

    要不然的话,真的由着张文定去拉投资,那张文定肯定还是能够拉得过来全国知名的房地产企业的大不了找武玲帮忙。

    只是,拉过来了之后,项目归谁来负责服务,就又是要由张文定来指定了,而且,这对于侯定波来讲,可就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了。

    这里面的道道,余世文自然是明白的,心中就算有所怀疑,却也不得不细想一下,侯定波的春天要来临了?

    侯定波的春天来了,那自己的春天也要来了吧?

    只要侯定波的日子好过了,要管的事情多了,那自己在县府的日子,也就会好过许多,不用像现在这样处处谨慎,还处处受气了。

    对于侯定波想要得到权力的愿望,整个燃翼的班子成员里,恐怕就是余世文的感受最深了。毕竟,余世文是侯定波身边排在第一位的副手,而余世文和张文定的关系又不错,所以,侯定波从张文定那里搞不到权的时候,就只能在县府里面折腾了,而这个折腾,很多时候,都是体现在对余世文的

    各种不满与挑剔之上了为难一下余世文,也算是发泄一下对张文定不满的怒气。

    面对侯定波的为难,余世文除了行事谨慎再谨慎之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以整个燃翼县来讲,张文定是一把手,侯定波是二把手,但这个二把手,却是有一定的资格和张文定来比力气的,因为他们两个人是搭班子的,是自各管不同的方向的。但余世文这个县府的二把手,面对

    侯定波这个一把手的时候,却没什么资格去比力气了,因为他们不是搭班了,他的工作,就是协助侯定波工作!

    这中间的区别,真的是天壤之别啊!

    想到这里,余世文顿时就很积极了:“我们一定会坚决执行班长的指示,努力完成县委布置的任务!只要有投资商过来,我们就要把他们留下来!”张文定点点头,问:“棚户区改造的工作,目前还没有上会讨论,真的要开始,肯定要上会,也要搞论证。不过,咱们以前就有过这方面的准备,大家心里还是有这根弦的,县府那边,对这个事情,同志们

    是什么想法?”“目前还没有人正式的提出相关的意见。”余世文想了想,慢慢地说道,“不过,平时的工作中,有时候也会讨论一下哪块地可以搞些什么……对于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大家都是挺羡慕的,同志们普遍都有

    一个愿望,就是我们县城里面,什么时候能够有一个很高很特别的楼,看着显得很有档次。”

    这个回答,真是令和张文定很失望。

    高楼……好吧,高楼情结,这个很多人都有。

    只是,这个高楼,肯定是商业性的写字楼的高楼,而不是住宅的。

    燃翼这样的县城里面,现在就搞一个很高大的写字楼?这是开玩笑吗?写字楼建好之后,卖给谁?租给谁?

    这是燃翼,不是高科技公司成堆的大城市啊!

    燃翼要建高档的写字楼,起码要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后,才会有市场。现在的话,县里要是用这样的项目来定位,那又有几个房地产企业敢来投资?

    房地产企业,对资金回报率和资金回笼速度的要求,是很高的,投资一个项目,拖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再产生效益,那资金链估计早就断了。

    黄志他们搞的那个房产公司,要搞城市综合体,也仅仅只是把住宅和商业搞在一起,有大商场,有大的娱乐设施,可是却没有很高的写字楼。还有一点,要建写字楼的话,那肯定就是要在县城的中心地带,不可能到效区去,更不可能到高铁站那边去。不说高铁站还没正式定下来,就算是定下来了,建好起码要五年,五年后也只一条高铁线,离

    成为中心热区还早得很呢。

    那这个思路,就跟吕万勋提出来的思路有冲突。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觉得这个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做,还需要经过一些时间的博弈了。“你再问问同志们的意见。”张文定也没有否定他的意思,这事儿,急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