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自作主张

    这种事情被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网上,想一想都知道影响有多大了。(www.cmeonadhd.com)

    张文定脸都青了,狠狠瞪了刘浩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看看你们木湾干的好事!”

    刘浩心里挺委屈。

    虽然先前他自己主动认错担责,但说实话,那就是一个姿态,他心里也明白,真正的责任,怎么都轮不到他来担。

    现在,这原本应该是镇上一二把手挨的训,落到了他头上,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谁叫自己现在就要老板面前呢?

    不过,委屈归委屈,刘浩也知道,张文定只是出口气就行了,并非真的对他有意见。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沉默地承受张文定的怒火了。

    怒火发出之后,张文定摆摆手,道:“你先去忙吧。”

    刘浩赶紧告辞。

    等刘浩走了之后,张文定抬手就给吕万勋打了个电话:“老吕,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吕万勋现在是主管着暴力机关和法与检的一把手,这个事情,吕万勋这儿要出大力的,先要跟他通个气。

    挂断电话之后,想了想,张文定又给陈从水打了个电话:“老陈,木湾出了点情况,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陈从水是专职副,是除了张文定和侯定波之外的实际上的三把手。

    现在这个事情,跟陈从水当然也是要先通过气的。

    第三个电话,张文定就打给了县里宣传工作的掌门人钟华华:“师姐,木湾那边发生了械斗,死了人,现在被人把相关的视频发到了网上,你那儿赶紧采取必要的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说到底,钟华华这里,其实才算是当务之急。

    毕竟,说到媒体这一块,全县也找不出一个比钟华华更懂的人了。

    钟华华之前是在省里工作的,跟媒体打交道的时间很多,而且,对于网络方面,钟华华会有这方面的经验与人脉。

    他这时候直接叫钟华华叫师姐,那就表示,这个事情,不仅仅是工作,还是人情,赶紧把事儿给处理好!

    “我刚在微信上看到了。”钟华华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急促,“正准备向你汇报呢。”

    张文定道:“情况我都了解了,赶紧想办法处理吧,处理好了再汇报。”

    钟华华很果断的答应下来:“好的,我马上处理。”

    目前来讲,这几个人,都是张文定在县里的莫大助力,必须要先通气。

    这四个电话打完,张文定在考虑着要不要马上就招开一个临时会议,也不扩大了,列席人员能来的来,没时间的无所谓了,先班子成员讨论一下。但是想一想,还是先等钟华华这边的处理结果吧。

    情况有个初步的控制之后,开会的时候才更容易定下来调子。

    张文定还想等一下,但侯定波却不想让他等了。就在张文定和钟华华通话结束不到十秒钟,侯定波的电话打了过来:“班长,刚才木湾的同志汇报,木湾那边发生了一起恶**件,我已经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过去了。另外,长林同志也赶过去了

    。”

    长林同志就是县府的三把手、副职梅长林,排在侯定波和常务副余世文后面,也是班子成员。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真是……心里的滋味不知道怎么说了。

    侯定波的处理手法没问题,问题是,你什么都做好了才向我这个班长汇报,那就不仅仅只是汇报了,还有点耀武扬威的意思了。

    而且,你派梅长林过去是可以,但……我应该要提前知情啊,而不是事后你知会我一声。

    张文定皱了皱眉,道:“嗯,这事儿啊……你在县里吗?咱们先开个会,讨论一下吧。”

    侯定波是等着张文定说叫他过去,二人先讨论一下呢,却不料张文定居然一开口就要直接开会,而不先和他单独沟通。

    张文定这个反应,弄得侯定波很是恼火。

    心里不满,侯定波嘴上便很正式地答道:“行,那我马上过来。”

    挂断这个电话之后,张文定就给委办主任崔建勇打电话了:“通知在家的常委开会,马上,你亲自通知!”

    放手下手,张文定长吐了一口气,然后便看到吕万勋和陈从水前后脚进来了。

    “老陈老吕来了,坐。”张文定边说边先到茶几旁的沙发上坐下。

    陈从水和吕万勋也坐了下来,看着张文定。

    “木湾发生了械斗。”张文定看着这二人,语气沉重地说道,“死了两个,重伤两个,轻伤不知道有多少。具体的情况,还要等调查。”

    陈从水咂了咂嘴,道:“还真能惹事!”

    这就是一句废话!

    吕万勋管着警察和法官,而且以前就一直紧跟张文定的,遇到这种事情了,也只能自己出头了:“那我过去一趟,到木湾湾看看情况吧。”

    张文定看了吕万勋一眼,这个老吕,还是很有担当,也很会为领导分忧。不过呢,现在还不是过去的时候。

    梅长林正在木湾呢,先看看梅长林在木湾会有什么结果吧。“先开会吧,定波同志已经让长林同志去了木湾了,等结果吧。这事儿现在捅到网上去了,还拍了视频,到处传播,影响很大。”张文定语气平静地说道,“我给钟华华同志打电话了,她正在处理网络上的相

    关工作。”

    “嘿,现在有些人啊,就是乱来。”陈从水冷哼了一声,“出点什么事情,就往网上散播,只想引起个轰动效应博眼球,对实际工作没点好处,尽搞些煽风点火的事!”

    这个话……不算废话,其中的意思没明说,但张文定和吕万勋都理解了,那就是先把发布视频的人控制起来。

    说起来,这个办法,很简单,但是后果却无法预料,不到万不得已,肯定是不能采取这个办法的。对于这个方案,吕万勋想了想,道:“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既然已经形成了散播,控制源头已经没多大意义。而且,现在正处于舆论风口,这么做的话,更容易成为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