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直接上阵

    黄欣黛冷哼一声:“好像一直都是云丫头在照顾我,我可没感受到你的心疼。(www.k6uk.com)”

    这个话,张文定就不同意了,顿时分辨道:“以前为了你,我和云丫头吵过架,还打过架呢。”

    听他说起这个,黄欣黛就笑了起来:“是啊,那时候看着你们俩吵,我虽然表面上不开心,但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张文定就赶紧顺着这个话说道:“是吧,有两个人争你,至少证明这两个人心里都挺在乎你的。”

    “你呀……”黄欣黛伸手指了指他,“我发现你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会说了。以你现在的地位,加上你这张嘴,不知道会哄多少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都不需要我哄,她们都是美丽与智慧共存的。”张文定赶紧拍马屁,“不管是你还是我老婆,还是云丫头,我都不需要哄啊!甚至我和云丫头还经常吵呢。”

    黄欣黛似笑非笑道:“那你们家徐主任呢?”

    张文定就知道,她是在说徐莹呢。

    唉,想当初在随江,确实有不少传他和徐莹的闲话,甚至还有人传他和木槿花以及白珊珊的闲话。

    想不到,到现在黄欣黛都还记着这事儿呢。

    只不过,这种事情,张文定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哪怕武云和武玲都知道这事儿了,哪怕曾经被她们识破,甚至当初还因为这事儿,他和武玲差点分手,但现在都不会承认。

    这种事情,不承认,就还有余地,一旦承认了,那真是没有后路了。

    所以,张文定就苦着一张脸,很无奈地说道:“我的黄老师,别人不相信我,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黄欣黛问:“真的不是你家的?”

    “你得相信我!”张文定没有正面回答。

    “哦,好吧,那我就先暂时相信你吧。”黄欣黛点点头,看来,“你的心里,始终只有我们三个对吧?”

    “对对对。”张文定立马点头附和。

    黄欣黛就冷笑了起来:“哼,你果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呃,怎么回事?

    这画风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刚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吗,怎么一下子就说这样难听的话了呢?而且,并不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的!心里有点打鼓,张文定就仿佛没发现黄欣黛的情绪有什么变化似的,笑着道:“我和我老婆之间,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对于你,你是我的大学时候的暗恋,甚

    至到现在还心里保留一个你的位置。你们俩,是我最钟情的人。”

    黄欣黛继续冷笑:“那云丫头呢?”

    “云丫头?”张文定摇摇头,“那不一样,那是同门,是兄弟,我就没拿她当女人!”

    黄欣黛翻了个白眼:“哼,刚才我说你心里只有我们三个,你还点头说对对对呢。”

    张文定顿时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

    原来她是因为这个话才突然变脸的啊!

    “我的老师啊,你和云丫头怎么可能?”张文定赶紧摇头,“我和她之间经常吵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她也不喜欢男人,你说你还吃这个醋,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说到这儿,张文定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一点语气:“就算你不相信我,你难道还不相信她啊?”

    “她说如果一定要找个男人的话,那她就只会找你。”黄欣黛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很不爽地说道,“要不然,我怎么会答应过来找你?真的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男人了?”

    张文定欲哭无泪。

    卧草!

    武云你太坑了!

    你个坑货啊!

    张文定是怎么也没想到,武云居然会对黄欣黛这么说,简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心好累!

    张文定伸手在脸上揉了揉,很无奈地说道:“她也就只是那么说说而已,你也知道我们修的功法有点特别。”

    “别解释了。”黄欣黛摆摆手,“不管怎么说,至少肥水没落外人田。”

    这个不解释真不行了,张文定很无力地说道:“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黄欣黛举起杯,“好好喝酒吧,谈谈正事。”

    “那就谈正事吧。”张文定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喝了口酒,道,“这次你过来,多呆一些时间,多跑些地方。我们这儿有中草药基地,而且这个也是县里重点发展的项目,你看看要不要投资一点。”

    黄欣黛很痛快地摆摆手:“没兴趣。我现在就是一心把手机项目做好,然后生个孩子。唉,年纪不小了啊……”

    不是说正事吗?怎么又扯到孩子身上了?

    张文定真是无奈了,女人啊,就是这么不可琢磨。

    但他也算是松了口气,只要黄欣黛还愿意说生孩子这事儿,那就证明,她虽然因为有点心情不爽,但还不至于让他彻底没希望。

    只不过,今天这个气氛,很显然是不适合继续深聊下去了,只能先冷静一下,下次再聊。

    或者说,下次找个机会,直接办事。

    ……

    和黄欣黛的私事不急于一时,毕竟最近这段时间,还是要以公事为主。

    水利厅的人来得很快,但人不多。

    由水厅利办公室副主任汪家富带队,共有三个人,另外,市水利局来了个副局长加办公室副主任。

    一行两台车,到了燃翼县里。

    省里的厅局要和县里谈事,没有把县里的人叫去省里,而是专门派人下来,可见厅里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极有可能,他们是听过林业厅在燃翼的遭遇的,所以专门派人来了,免得惹得张文定发脾气。

    当然了,毕业级别摆在那儿,所以,派人的时候,连个正处都没派出来,只是让一个副处带队,也算是保留了一点厅里的脸面。

    张文定倒是没特别在意在这个级别对等的问题,也没有让吕万勋先和水利厅的人谈,而是直接上阵,亲自和水利厅的人对上了。县政府会议室,相互的认识介绍过后,汪家富就很直接地说道:“张县长,这次厅里让我来呢,主要是想和你们沟通一下县里的用电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