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无法沟通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无法沟通

    这一开口,直接就把这起冲突事件,定性为张文定的蓄意安排,话里话外,都要强调张文定跟里的抵抗。(www.k6uk.com)

    省林业厅是政府序列的,可是出了这种事情,而这次要查的事情,也是政务上的工作,董达承却说厅领导要请省委派人下来,而不是请省政府派人下来,这里面的味道,只能让听的人自己去领会了。

    余世文感觉自己真是压力山大,省林业厅的一个处长在县里被人打了,还是在调查林业工作问题的时候,这真是太敏感了,太容易让人做文章了。

    然而,压力再大,他也不能坐视董达承往张文定头上扣屎盆子。

    是的,在这种时候,任何对张文定不利的言论,他都要认定其是在扣屎盆子。哪怕心里觉得,这次的事情,说不定背后就有张文定的影子,也不能承认,必须坚决反击。

    这关系到县里的脸面。

    所以,面对董达承这个指责,余世文直接就冷着脸顶了回去:“董处长也是有身份的人,说话还是要慎重一点!”

    “慎重什么?”董达承这时候就像是所有毛孔都在生气似和,话说得要多冲有多冲,“张文定不是很厉害吗?不是敢威胁我吗?怎么,现在做了不敢承认了?”

    “这次的事情我们也不想发生,对这个情况,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但没证据的话不要乱说。”余世文便他的话弄得也来了火气,但还是强压着火气,盯着董达承的眼睛,快速而有力地说道,“如果林业厅的干部就是这么靠臆想来判断的,我不知道你们这次下来,是不是有点过于主观了。”

    “哼!我过于主观了?”董达承冷哼一声,突然之间火气更旺,直接开口骂人了,“我主观你麻痹啊!姓余的,你踏马少在这儿说风凉话!处处为张文定开脱,难道这些人是你派来的啊?啊?张文定威胁我,你就给他当狗腿子,派人来打我?”

    尼玛,这货不会是被人打了一顿,脑子被打坏了吧?哪有处级干部这么说话的?这还有没有一点处级干部的风范了?擦!简直就是个骂街的泼妇!

    看来,这林业厅里干部的素质,还有待提高啊!

    余世文现在看向董达承的目光,就带着一股鄙视的神色。

    现在这个情况下,董达承一点都不冷静,余世文又不能用强叫警察上措施把林业厅这些人强行带离,便只能对余世文的话充耳不闻了,扭头对吴山为道:“让他们都散了。”

    这个他们,指的自然就是围观的人了主要是小区里的保安和工人,住户倒是不多。

    毕竟,,董达承他们搞测量的时候,是在园林之中,而现代社会嘛,住在小区里的人,虽然要求小区里的园林环境要好一点,但回家之后,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自己的房子里,很少下到小区的园林之中玩耍的。

    呃,晚饭之后的时间,在小区里散步的人倒是不少,可现在这个时间点嘛,是上午,正是上班的时候呢。

    吴山为立马指挥着此地原来的八名便衣警察与他带过来的警力,将那些围观的人劝离。

    现在董达承在儿这胡言乱语,这些话不适合被人听到了乱传出去,对县领导影响不好,对县里的形象也不好。

    看着警察将人劝离,余世文也不想和正在气头上化身为骂街泼妇的董达承沟通,转而对省林业厅造林处的副处长郭振说道:“郭处长,这次的事情,县里一定会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待。”

    说完,余世文还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往远处走了几步,示意他到一边说话。

    林业厅这次八个人,其中有一正二副三个处级干部,另一个副处是退耕还林办的副主任黄顺。可现在退耕还林办的一把手董达承正在发火之中,身为副职的黄顺,肯定是不敢乱说话的,免得回到厅里之后,不好做人。

    那么,余世文就只能找郭振沟通了。

    毕竟,郭振是造林处的副处长,不归董达承管,身份也够,适合用来沟通。

    郭振很不想跟余世文走到一旁去单独说话,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之下,他也不想跟着董达承继续出丑这太丢人了。

    郭振不仅自己觉得丢人,他甚至都清晰地感觉到了同事们的尴尬,只是,迫于董达承的地位,同事们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多说什么,只能坚定地站在董达承的身边,为其壮大声势。

    至于说帮着董达承说话什么的,倒是有人想帮着说,可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啊董主任今天说话的方式,与平时差别太大了,让人摸不透风格。

    所以,这时候沉默是金是最好的。

    大家都没说话,自己突然冒出来说话,万一把董主任的火气全部引过来了,那就太划不来了。

    只是,别人能够不出头,但余世文找上了郭振,郭振却是不得不出头了。

    很明显,现在董达承已经被愤怒占据了头脑,暂时失去了理智,而黄顺又不方便出头,那郭振只能代表调查组,跟燃翼县里来沟通了。

    不仅仅要沟通,还要把这个事情解决好。

    当然了,现在这个时候,先沟通,至于后面怎么解决,想必那时候,董达承也已经恢复理智了吧?

    带着一脑门子官司,郭振跟着余世文走远了。

    “郭处长,总是站在这里也不好,你给董主任做做工作,我们还是先回城里,到酒店休息一下吧。”余世文说话没有遮遮掩掩,而是直奔主题,“我们都要注意影响!”

    这个注意影响,不仅仅只是县里的影响,也要顾及到省林业厅的影响。

    郭振心里对这个话是认可的,但是嘴里却没有那么容易承认:“注意影响?注意影响就能打人了?”

    余世文冷哼一声,道:“郭处长,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跑到人家小区里来搞测量,事先征得别人同意了吗?说得严重一点,你跟私闯民宅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