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忍不住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忍不住

    “林业厅下来了人了他们这是搞暗访?”张文定语气就相当不好了,恨声相问,“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到,现在正在局里。(看啦又看小說)”县林业局局丁奉小心翼翼的回答,“他们没有下文件,只是电话通知了一下说来县里检查工作,办公室刚接到电话,他们人就到了局里来了。”

    听到这个汇报,张文定原本就因为钱而烦躁的心情,瞬间更加郁闷了。

    尼玛,省林业厅这上蹿下跳的,真是够恶心的。

    检查工作,有你们这么检查的吗?刚一打电话,人就到了,这简直比搞暗访还令人恶心。

    这要是国家林业局的来省林业厅搞调研,也是到了林业厅大门口才通知一声,那你林业厅心里会舒服?

    张文定知道,林业厅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摆明了,林业厅是要搞一搞佟冷海。

    省政府空出了一个副职,够得上资格竞争的正厅级,都想冲一冲这个位置。林业厅的大老板,也可以竞争一下这个位置,佟冷海身为老牌的正厅,又手握一个市,自然也是有很强的竞争力的。

    这种情况下,林业厅要用核实退耕还林面积这一招来阻一阻佟冷海的上进之路,也在情理之中了当初望柏市上报退耕还林面积的时候,是佟冷海上报的!

    佟冷海当初是为了望柏市搞些财政收入,所以各区县的虚报面积,其实各区县只是担一个名,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

    这事儿吧,也不仅仅只是望柏市这么干,但现在省林业厅只盯住了望柏市,盯住了燃翼县,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谁叫一个副省的位置太吸引人了呢?

    不过,当初林业厅刚吹出这个风的时候,张文定还问过木槿花,木槿花当时暗示了一句,林业厅为难佟冷海,貌似并不是因为林业厅的大老板要竞争这个副省的位置,好像是帮别人出手的。

    当时,张文定没有仔细品味这个话。现在,他自己统管一个县了,而且是党政一把抓,心态与眼界都不一样了,突然一下,就品味出来了当初木槿花那个话的意思了。

    如果林业厅的大老板要竞争这个位置的话,就算要在暗中高一下佟冷海,也绝对不会出这种手段这个退耕还林查出问题了,佟冷海会减分,而林业厅,也是自曝其短了。

    退耕还林这事儿,毕竟是林业系统的问题啊,虽说是受到了下面市里的蒙蔽,可林业厅一个管理不严的评价,也是跑不掉的这是对林业工作的否定。

    也正因为如此,张文定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林业厅要先吹风,而不是直接就下来核查。毕竟,这算是自暴家丑,不到万不得已,林业厅也不想这样啊。

    之后,又拖了这么久,终于下来人了,张文定就估计,很有可能,是佟冷海一直不肯退让,并且,佟冷海的竞争力比以前更强了,让对手更忌惮,不惜让林业厅动真格的了。

    一瞬间,张文定分析出了这些,心中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不就是个副省级的位置嘛,你们让给佟冷海又何妨?你们想阻止佟冷海上副省,老子没意见,可你们想要折腾我燃翼县,那老子可就不爽了!

    一瞬间,张文定心中有了火气。

    这段时间以来,张文定在县里一言九鼎,多少也有那么点土皇帝的意思了,遇到林业厅这种搞法,他自然是相当生气的。

    你林业厅要是为了自己的大老板能够上到副省,而这么干,还算你们有背水一战的魄力两败俱伤的勇气,可你们是为了别人,把我燃翼县当战场,那你们这事儿就办得太不地道了。

    心中憋着一股火气,张文定就问:“来的是什么人?”

    如果心里没火,张文定应该问来的是林业厅的哪位领导,可他现在都是直接问,来的是什么人!

    隔着电话,丁奉都感觉到了张文定的火气,很快答道:“退耕还林办的主任和一个副主任,还有造林处来了一个副处长。”

    这三个,是领导,同来的,肯定还有办事的,只是,丁奉不会具体介绍办事的,只要点出来的领导就行了。

    听到来了一个正处两个副处,张文定算是明白,丁奉为什么急急忙的打电话了这么三个人从省林业厅下来,县林业局整个局班子成员加在一起,也抗不住啊!

    一个正科加上几个副科,就算是顶了天,也扛不住三个处干的压力。

    一瞬间,张文定心中就有了决断,你林业厅不仁,那就不要怪我张文定不义了。林业厅是大,但我张文定不怕你我这儿有望柏市,有佟冷海罩着呢。

    “你先稳住,我马上过来。”张文定回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准备去县林业局。

    他知道,面对省林业厅一正两副三个处级干部,别说县林业局了,就算县政府的分管副县长,也扛不住,他得亲自出马了。

    自从张文定主持县委全面工作之后,县政府的工作有了一些小小的分工调整。

    现在,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叫余世文,是个三十七岁的年轻干部,刚刚调到燃翼才一个月,在县里的存在感不强。

    张文定要去林业局,自然会叫上余世文一起。

    他不奢望余世文会和他一起硬扛压力,但这是林业系统的事儿,余世文身为分管副县长,该担的责任,也必须要担起来。

    余世文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听说要去林业局,他就愣了一下:“县长林业局,是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到位吗?”

    余世文虽然来燃翼的时间很短,但张文定在燃翼的传说,他也是听过不止一次了,自然很不希望自己分管的口子闹出什么麻烦,被张文定当典型。

    “省林业厅的下来检查工作了。”张文定说了一句,然后才想起来,这个余世文,还不一定听说过退耕还林以前搞出来的花招,便紧接着来了一句,“你坐我的车吧。”

    这一下,余世文心中的疑惑更甚,却也没再多问到了车上,张文定肯定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