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事情要大条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事情要大条

    这个头疼的问题,真是头疼得不行了。(www.cmeonadhd.com)

    但是更头疼的是,一把手吴山为要他请示张文定,这简直就欲哭无泪了。

    尼玛,这事儿,怎么请示张文定?

    一开始,钱海是不想请示张文定的,可是后来一想,貌似,请示一下张文定,也是一条路。

    钱海郁闷了好几分钟,楼顶上那个人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给了钱海最后期限,其实如果是一般老百姓想跳楼,这事情要比现在容易处理的多,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不管是要工程款的,出现感情问题的,或者是神经病的,这些都好办,可今天跳楼的偏偏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县里一家企业的老板。

    重点的是,这个企业,以前也算是县里的知名企业,老板也是县里的名人。

    这个老板在县里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钱海认识他,早上有人报警,自己赶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跟这位老板认识,还轻松大意了,上去跟他谈,但老板却认了死理,根本就不给钱海面子,执意要找张文定。

    钱海问他理由,他说,跟你们说也白说,你们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钱海倒也不怕。

    可是,这个老板不仅仅只是要见张文定,嘴里还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也就是俗称的造谣,说这个县领导受贿了多少,他又给那个县领导送了多少,以及什么包养情妇啊之类的。

    这个话,不仅仅涉及到了县领导,还涉及到了县里不少的部门负责人。

    如果继续任由这家伙乱说的话,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

    最要命的是,这家伙还在说,他有证据在手上!

    尼玛,这一瞬间,钱海真想让这家伙直接跳楼摔死算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那家伙说的是真的,就算是摔死了,肯定也是麻烦无比谁知道他对证据什么的,有没有提前的安排呢?

    所以,钱海也是不得不给张文定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这也是为了县里的名誉着想。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事情,牵涉到了张文定那货指名道姓要见张文定,若是因为张文定不知道这个事情,而导致了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发生,钱海的责任可就太大了。

    当然了,现在既然打了电话了,那钱海肯定是要把这个基本情况给张文定说一说的。

    跳楼的这个人名叫李二牛,名字虽然土了些,但人却不土。

    他是搞工程起家,有了点钱之后,开发了县里的一处房地产,虽然楼盘很但楼小资金活,就挣了些钱。

    再后来,随着房地产的低迷,李二生便跟人合伙干实业,前年县里给了他二十亩地,这都过了两年了,办公楼和厂房的主体刚刚修完。

    今天,李二牛正是在自己办公楼的楼顶,谁都不知道他跳楼到底是因为啥,不过有人议论,可能是因为资金的事,但就算是钱海,他的这个老熟人,也么问出个一二三。

    李二牛给所有人就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要见张文定。

    钱海跟他说,你想见县长,可以去他办公室,也没必要坐这里冒这个险,但李二牛像是着了魔犯了病,他说,他就想在这里见张文定。

    钱海劝了,谈判专家又跟他谈判了,李二牛还是纹丝不动,楼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事要是不抓紧时间解决,搞不好要出大乱子的。

    听到这个基本的介绍,张文定几乎没有犹豫,想知道,这个李二牛,肯定是知道一些县领导的把柄的,至于这个把柄是不是真凭实据,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就谁也不知道了。

    心念一动,张文定便在电话里跟钱海说:“你们先稳住他,你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就到。”

    听到这话,钱海着实松了一口气。

    挂断电话,张文定便起身下楼,带着秘书和司机直奔目的地,很快便到了这栋楼下。

    与其说这是一栋楼,倒不如说这是一个水泥搭起来的框架,只有主体工程,外墙还没有贴完,楼体外连个脚手架都没有,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厂房也是只只有钢结构框架,还没有一个企业的雏形,厂内道路没有硬化,到处是被车辆压的很深的沟沟壑壑,放眼望去,一片萧条的景象。

    烂尾楼这玩意儿,张文定见过不少,可是这烂尾到连脚手架都拆除了的,实在是少见。

    楼有六层高,跳楼的人所在的位置是楼顶的一个角落,从下边看上去,上边只有一小块平台,大约三个平方左右,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两腿搭在外面,屁股坐在楼角上,摇摇欲坠。

    张文定原以为这是个已经开工的企业,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才明白,原来这是个在建的企业,而且这个企业张文定也曾听说过,是本地企业,并不是从外地招商过来的。

    他还在调研企业情况的时候,还听过这个企业的名字。

    却没想到,当时别人给他说起这个企业的时候,只提这个企业的辉煌,却没说这个企业的没落。

    警察局的人见张文定到了,让围观的群众闪出一条路,钱海一边给张文定带路,一边跟他说道:“领导,打扰您了,这个人非常固执,说见不到你,他就不下来,您看这”

    张文定没理会他说的话,而是问他:“这不是你分管的吧?”

    钱海摇了摇头,很无奈的说道:“咳,昨天晚上我值班,而且,分管的老刘出差了,我这也是临危受命吧。”

    张文定不再问他什么话,在钱海的陪同下,跟着消防队员上了楼顶。

    李二牛见张文定到了,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的安慰,他没跟张文定打招呼,而是对张文定身后的人说道:“麻烦各位领导回避一下,我想跟张县长单独谈谈。”

    这人虽然现在到了绝境了,但说话的时候,还是挺有派头和礼貌的。

    钱海不乐意了,他板着脸对李二牛说道:“二牛,你别得寸进尺啊,你要求见领导,为了你的安全,领导这么忙赶过来了,你让我们回避,你什么意思?你想对领导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