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二零章 发火

    第八二零章发火

    张文定答应帮规划局扛压力,不代表他愿意面对那些理不清的人情。(www.k6uk.com)

    只要他人不在安青,别人要说情,见不到他的人,那就不好说了。

    这种情,能够在电话里说的,一巴掌数得过来,而且他比较自信,那几个人是不会轻易为这种事情开口的。

    到白漳的当天,自然不用急着谈工作,约人都不一定约得出来,怎么谈?

    张文定跟徐莹有些日子没见了,现在来了白漳,当然是要先见个面才是正理。

    当然了,现在的张文定已经不像以往那般色急,他先去了酒店,还和秘书司机一起吃了晚饭,之后才找徐莹。

    徐莹在家里等着张文定,她越来越喜欢在家里等着他,这让她有一种家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张文定是属于他的。而在别的地方,她总觉得他随时都会走,甚至有点不真切。

    她有时候也想,她是不是应该找个男人,再结一次婚,不需要感情,就需要婚姻。

    这种想法不时地在她脑海里浮现,然而她总是下不了决心。

    在省里,包括下面地市都有不少男人对徐莹示好,这些男人里,有厅级的,有省级的,也有处级的。有人想要她做情人,有人是想和她结婚。

    徐莹曾想着和一位丧偶的副厅交往一下,可一起只吃了两顿饭,她就没兴趣了。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不需要男人了。

    团省委的事情不多,工作不忙,她闲下来的时候,几乎都快要忘了男人是什么滋味,可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她的身体就自然而然地回味起了种种美妙。

    徐莹是爱着张文定的。

    这份爱自然不会像初恋那般火热,但毕竟也是爱,是真心地爱。

    因为爱,所以她明知道张文定吃了饭,还是忍不住想做几个菜,只不过,她到底还是没做菜,而是煲了个汤,百合甲鱼汤。

    这还是她中午接到张文定的电话之后,下午提前下班买回来煮的,因为这个汤要两三个小时,而她又是照着书上做的,并不是熟手,所以很费了些工夫。

    当然了,徐莹是很乐意费这些工夫的偶尔亲自动手煲个汤,还是为了自己的男人,真的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看着徐莹端给自己的汤,张文定双手接过看了看,然后抬起头望着她,一脸惊讶地说:“你熬的?”

    “怎么,不相信呀。”徐莹略显得意地看着他,带着几分期待地说道,“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嗯,那真要尝尝了。”张文定很开心地答应下来,然后小喝了一口,发现味道一般,温度正合适,便又大喝了两口,然后才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要是天天能喝到,那就爽了。”

    徐莹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很是开心,道:“那你调到省里来,我天天给你煲。”

    “你这话要让团省委的干部职工听到了,估计他们杀了我的心都有啊。”张文定哈哈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又是一大口将剩下的汤喝完了,然后把汤碗递给徐莹,“莹姐,再搞半碗。”

    徐莹接过碗,很爽快地又盛了一碗汤过来。

    如果张文定只是说她的汤好喝,她还会有些怀疑他是说的假话,可他又要半碗,那她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觉得自己虽然是照着书上做的,但貌似还是有些煲汤的天赋呀。

    最起码,自己煲的汤很合他的口味。她这么想着,越看他就越喜欢了。

    张文定为了让徐莹开心,所以才叫她再来半碗,可没想到她却又盛了一碗,却也只能装成很享受的样子全部喝了。

    喝过后,他还伸手在肚上轻轻抚了抚,叹息一声道:“早知道你这儿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还在酒店里吃啥呀。”

    “我发现你越来越会哄人了,果然还是基层锻炼人啊。”徐莹笑着道,“你坐会儿,我把碗洗一下。”

    张文定一把扯住她,将碗夺过来放在茶几上,搂住她说:“碗明天再洗,陪我坐会儿。”

    徐莹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明天干了就不好洗了,你今天晚上又不走,不急着这分把钟吧?”

    “一刻值千金呐。”张文定调笑了一句,然后正色道,“别说分把钟,就是一秒钟也要珍惜啊。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莹姐,明天再洗吧,我想抱着你,不想松手。”

    徐莹被他这话说得心都懒了,也不说话,只是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他。

    张文定一只手在她腰上轻轻拍着,另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头发。来之前,他还想着要一见面就疯狂,可两碗汤一喝,他更想就这么坐着多抱一会儿。

    安静地抱了一会儿,张文定问道:“最近还好吧,这次会不会动一动?”

    徐莹道:“哪那么容易动呀。”

    “你到省里也有这么长时间了,该动一动了。”张文定笑道,“这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不干点实在事,可惜了。”

    徐莹笑了起来:“可惜啊,你不是省领导。要不然我就入了省领导的法眼,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是吧?像你这样的人,走到哪里肯定都是万众瞩目的,还会入不了省领导的法眼?”张文定说着,还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哼,色眼还差不多,法眼!”徐莹没好气地说。

    “色眼也是眼呐。”张文定笑嘻嘻地说道,“要是你没入他们的色眼,那才叫奇怪了。啧,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你怎么一点都不显老呢。”

    徐莹翻了个白眼:“你想我又老又丑啊。”

    “怎么会,在我心里,莹姐永远都是这么年轻漂亮。”张文定哄了一句,又皱起眉头道:“你呆在省里还真是,唉,要不,找个机会到下面去吧,省里狼太多了”

    “下面狼就少了?”徐莹伸手在他腰上轻轻掐了一下,道,“像你这种狼,一个顶别的十个!”

    “这是赞我,还是骂我呢。”张文定挺郁闷地说,“我虽然在某方面远超常人,但一个顶十个,这个,我还没那么厉害。”

    “你什么意思?”徐莹猛然从他怀里坐了起来,冷着脸道,“你看不起我,就别来我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