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九八章 不敢放手

    第六九八章不敢放手

    楚菲是觉得向世行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画家的不拼胡子拼实力的那种。(wWw.cmeonadhd.com)

    杜秋英则是觉得这个向世行跟她多年以前心目中所设想的那个多情艺术男有着百分之九十几的重合了。

    向世行是楚菲的男朋友,楚菲也到杜秋英的画室去过几次,甚至还和向世行一起请杜秋英吃过一次饭。

    不过,楚菲并未提起她母亲的身份,不仅对杜秋英如此,对向世行也是如此。

    楚小姐跟向画家谈情说爱,她爱的是他的人他的才华,她也希望对方爱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的家庭背景。

    她希望在突破了家里的阻挠之后,在步入婚姻殿堂之前再和向世行说明白她还有一个副省级的母亲。

    她坚信他们的爱能够突破重重障碍、克服各种困难,最终结出完美的果实。然而令她恼怒的是,她这边还在尽一切努力说服家人,男朋友向世行却拜倒在了别的女人的石榴裙下。

    这个别的女人,就是向世行现在的老板,用楚菲的话说年纪都足以给向世行当妈了的杜秋英。

    楚菲相当想不通,不管那个画室的老板多妩媚,可终究年纪大了,向世行怎么就和她混到一起去了呢?难道向世行也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不可能,不会的,一定是那个女人勾搭他的,男人总是经不起的

    以上这些实际的情况,苗玉珊肯定是不会如实说的。

    她告诉张文定和董建设,她妹妹杜秋英开了个画室,觉得画室里有几个人很有潜力,值得培养,所以花的心思和气力就多了一些,这其中,就有昨天那个女人的男朋友在里面,而那个女人就认为杜秋英对她男朋友格外好是另有所图,由此产生了误会。

    这个话只是遮掩一下面子而已,张文定和董建设都不是蠢人,一瞬间就将真实的情况给猜出来了,当然猜不出细节,只是最关键的东西想到了杜秋英和楚菲在抢男人呢。

    张文定只是觉得相当无聊,想当初苗玉珊准备在安青搞娱乐城的时候说的是她妹妹没事情做,给她妹妹一个安排,现在居然又说她妹妹开了个画室了。

    靠,这女人说的话,真不知道哪句可信。

    董建设就比吞了只苍蝇还难受昨天晚上他帮杜秋英出头,居然是这么个原因,不带这么恶心人的。

    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好吧,丢脸就丢脸吧,现在竟然还要把屁股底下的位子都让出去,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点子背,也不用背到这种程度吧?

    董建设脸色本来就不好,这一下就更加精彩了。

    可不管怎么样,惹上楚菲都是他自愿的,而且现在还有求于苗玉珊,纵然有万丈怨气,也没办法表露出来,只是目光不时在张文定和苗玉珊脸上扫来扫去,迫切地希望张文定能够给他一个希望。

    张文定不会给董建设什么希望,也给不了他什么希望。

    听到了事情的起因,张文定没去细想楚菲怎么就会想出叫警察找杜秋英麻烦的事情,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们楚菲到底是个什么人。

    在他正在考虑的时候,木槿花打来了个电话:“文定啊,财政厅去了吗?”

    张文定明白,领导这么问,肯定不仅仅只是关心款子的问题,而是在催他回去了,所以他赶紧答道:“去了,厅领导都批示了。我明天一早就赶回来。”

    “嗯。车开慢点。”木槿花很难得的关心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才结束,徐莹又来了个电话。

    两个电话之后,张文定便下定了马上就走的决心,但在走之前,他还是提醒了一下:“董局,其实换个工作环境也是很不错的。楚我对她也不了解,听说,她家大人以前好像是市委主要领导,还听谁说过她是随母姓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两位,对不住,领导催了”

    在张文定看来,他这么明显地点出楚菲的身份,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要不是看在苗玉珊的面子上,他都懒得说的。

    苗玉珊对白漳市委以前的领导还真的没有多少研究,可董建设对市领导的名字可是清楚得很的。把张文定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现在的市委领导里,没有姓楚的,以前的市委领导里,就一个姓楚的,确实是主要领导市委一号呢!

    以前的楚书记现任何职,董建设也是知道的。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面对的居然是这么大的一尊神,他额头就开始渗出汗珠子了。

    这时候,张文定已经一只脚迈出了包厢门。

    “张县长,等一下。请留步。”董建设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了,他已经顾不上许多了,他明白自己如果总是纠缠着张文定的话,有可能会让张文定心生厌恶,可他已经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有可能从此就完了,也不在乎多得罪一个。

    在不清楚楚菲的底细之前,董建设还在为自己的工作调整而郁闷,可知道了楚菲到底有怎样深厚的背景之后,董局长就觉得调整工作只是个信号,如果不想办法求救,那下场绝对会无比凄惨的他怎么都不会相信楚菲只是调整一下他的工作就会收手。

    他甚至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冒一把险。

    更何况,这个张文定貌似还不是一个太难说话的人。

    现在有一线机会摆在面前,说不定就能够抓住呢?

    张文定心里有些不舒服,老子都明确表示对此无能为力,并且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你还想干什么?

    老子昨天晚上和你一起并肩作战过是不假,但这并不代表我和你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嗯?”张文定停下脚步,回过头从鼻子里发出了个带着疑问的声音,又皱着眉头明知故问了一句,“董局有什么指示?”

    原本董建设是豁出去了的,可张文定皱着眉头这么一问,居然就令他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了。

    因为他听出了张文定话里那浓浓的杀气他一个科级干部怎么指示一个处级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