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八零章 乱了方寸

    第六八零章乱了方寸

    孙坤早就做好了汇报工作的准备,可是也没想到这才宣布开会,自己就要第一个发言啊。(www.k6uk.com)

    他原本是想先听听大家的发言,或者先听听市委一号跟市长对乔中锡坠楼事件有个什么官方的意见之后再汇报情况的,那样的话,比较保险些,可陈老板却一上来就要听汇报,而不是先定调子,这就有点为难人了。

    不过,再为难,孙坤也只能开口汇报情况了。

    这个情况,自然跟先前单独向陈继恩和高洪汇报的时候的情况一样,只是增加了一些市局如何重视,抽调了多少精兵强将进行多方调查,怎么样推理,怎么样细致地观察国土局以及周边的监控录像等等。

    然后,孙坤也不等陈继恩再问,便作了个结论:“综合以上情况,初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具体案情,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很想表态说保证一天之内怎么样怎么样,但是看了看这些常委们,他到嘴边的话就又吞回了肚子里,来了一句相当标准的话:“市局会用最快的速度把情况调查清楚,消除不良影响。请,领导指示。”

    他没有说请市委领导指示,在不是说的请市委市政府领导指示,就是一句请领导指示,具体指是哪个领导呢,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政法委书记左书记深深看了孙坤一眼,调整了个坐姿,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冷笑。

    市长高洪突然间说话了:“短短时间之内,公安局就作出了相当迅速的反应,看得出来孙坤同志平时是下了工夫的,关键时刻才能显现出人民警察的战斗力。啊,这个事情,一定要认真调查,公安局的工作一定要细致到位,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盲点我建议,等这个事情搞清楚之后,有关部门联合起来搞一个安全大检查,看看办公楼、住宅区都有哪些安全隐患比如楼顶上拦杆不高或者损坏了的,一定要加高加固,窗户也要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杜绝意外坠楼的惨剧发生。”

    高洪这个话听上去没一点毛病,但是实际意思却值得深究了。

    他一开口就肯定了公安局的工作,也等于认可了公安局的初步调查结果,然后才要求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这话就可以理解为结论我认可了,但你们要把工作做到位,不能够留下任何一个疑点让别人有机会搞风搞雨。

    这本来就没多大的疑点,高洪为什么要这么强调呢?原因就在后面了,后面高洪说了一大通关于安全检查的话,实际就只有一个意思,光排除他杀是不严谨的,一定要找出死因。

    死因是什么?高洪给出了答案:意外坠楼!

    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是意外坠楼!

    木槿花原本只是静静地坐着,可听到高洪这番话之后,她目中就有精光流转了,双手的手指绞在了一起,心中大喜,高洪啊高洪,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乱了分寸!

    一种压抑地气氛弥漫开来,给这次常委会凭添了几分沉重的感觉。

    众人表情都没什么大的变化,但心里却各自盘算起来。

    平时跟高洪尿不到一个壶里的,这时候就在想着这个事情到底有多深的水,要不要对高洪落井下石穷追猛打呢?平时跟高洪走得近的人就在考虑,这种时候,如果帮高洪一把,会有什么样的收获,又要承担怎样的风险?

    众人其实早就在怀疑是有人要搞高洪,只是却不能确定最终会搞到什么程度。

    现在见到高洪这么忙着给案子定性,众人既觉得意外,又觉得应该。

    意外的是,高洪这个话也抢得太急了些,人家陈老板还没开口呢至于应该嘛,那就好理解了,意外比自杀要少许多麻烦,毕竟意外就是意外,而自杀的话,还要找原因呢,会惹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继恩眉头皱了皱,不解地看向了高洪。

    他也觉得高洪今天的表现太急躁了,现在还没有什么风声说这个事情能够扯到他高洪头上,怎么就自乱阵脚了?

    不过,心里疑惑归疑惑,在他退下之前,他也不希望随江出现什么大的动荡,所以,他也就准备向公安局作点指示了。

    然而陈继恩还才刚刚咳嗽了两声,便有人插话了:“我这里有个情况,可能对公安局破案会有些帮助。”

    如果是平时开会的时候,陈继恩咳嗽之后,就表示要说话了,别人肯定不会插话。可是今天情况不同,因为陈继恩时不时地就会咳嗽两声,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在他咳嗽之后有人插话,这一点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个话的意思简直就是跟高洪旗帜鲜明地作对啊。高洪已经说了这个事情作意外坠楼处理,可他却说有情况能够对破案提供些帮助。

    破案这个词,在此时此刻就显得格外惊心了。

    说话的人是市纪委书记罗强盛。

    罗强盛是交流任职的干部,才从中纪委下来的,随江市纪委原来的书记则交流到了中纪委。

    交流任职和挂职是所区别的,挂职的时间较短,而且多为副职,但交流任职时间较长,再一个有不少都是正职,随江这边是纪委的一把手,石盘省内还有一个市的市长也是从中央部委下来交流任职的干部。

    罗强盛是刚到随江的,跟市委常委们都还只混了个脸熟,市政府那边的副职们都还认不全,说得不好听一点,就连在随江纪检监察系统内部,罗书记都还没站稳当。

    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在会跳出来。

    孙坤别提有多郁闷了,罗强盛的话,他是接也不好,不接也不好。

    与会众人的表情终于都有了点比较起眼的变化了,身子也都轻轻动了动。

    政法委左书记抬起头,双手往前面一搭,也不看陈继恩和高洪,只是又扫了孙坤一眼,然后显得很惊讶地问道:“哦,罗书记掌握了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