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三三章 手段

    第六三三章手段

    以前张文定也下过乡镇,可是现在想一想,那真叫走马观花,当时的他,有实地调研的心,可实际上那种调研还是浮于表面。(看啦又看小說)

    现在他对木槿花这么说,那就是决定真正到农村看一看,用心地看,甚至可以住几天,务必要深入了解情况,然后才能做出有针对性的工作计划,而不是像现在这么飘浮,这么凭空去想象。

    干工作,还是要脚踏实地啊!

    对张文定这个回答,木槿花觉得还是比较稳重的,满意地点点头,道:“嗯,沉得下心来,才做得好事。文定啊,我还要提醒你一点,工作不是一个人能够干得好的,要和同志们同心协力”

    张文定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没和同志们搞好团结。

    这一点,他自己也认识到了,可是呢,心里一个时候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再说了,像这种缺点,他也不适合自己说出来,得留给领导说,然后自己虚心接受批评,那才是一个合格的下属应有的态度要是所有的缺点你自己都认识到了,那还要领导干什么呢?那不是比领导思想觉悟还高了吗?

    周六的时候,张文定去了白漳跟徐莹过周末。

    徐莹对他的到来很开心,但偶尔不经意间,却还是流露出一点点苦闷的神色,张文定问了两次,她却都说没事。

    再回到安青,张文定也没在办公室多呆,他既然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工作思路的不对,自然不会继续错下去。

    团结同志这个不是一下就能够办得到的,还要慢慢来。与其坐在办公室里混日子,还不如趁着年前这段时间好好地在乡下走一走,对安青县各乡镇的情况再作一次深入的了解,好对症下药。

    当然了,他并不仅仅只是分管农业农村工作,不可能天天都在乡镇呆着,别的部门的工作,他也要关心。

    这段时间,他也想过给武玲打电话,可是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又忍住了,觉得自己和武玲是两个世界的人,打了电话又如何呢?

    况且,华新东报的事件,他心里也还是有个芥蒂。

    沉下心来搞调研,那日子真是过得飞快,转眼间,便到了腊月二十,安青已经下了两场雪了。

    伴着这第二场雪,一个消息在快速地流传着:市里出大事了,市委副书记张翠玉被省纪委请去喝茶了。

    市委副书记,虽然在全部的市领导中,理论上说比起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还是要靠后一点,不过论起实权的话,那可是正经的第三号人物呢。

    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大佬突然被省纪委请去喝茶了,在整个随江来说,无疑于一个大地震。这不仅仅牵动着所有市领导的心,下面两区五县,甚至加上开发区的领导们都在这时候心潮涌动了起来。

    被省纪委请去喝茶了啊,那可是省纪委啊。而且,再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

    省纪委在这种时候都采取了行动,可想而知事情肯定是相当严重了的,十有**,张翠玉是凶多吉少了。

    这两年,随江市政府领导变动了好几个,调走了几个副市长,补充的人有从本地提拔的,也有从外面调过来的。而市委的领导变化不大,上一任的组织一号王本纲被免职后,木槿花是从省里下来的,没有从随江就地提拔,这次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空出来了,从本地提拔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毕竟,组织一号没从随江就地提拔,市委副书记又不就地提拔,这会打击随江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的。而且,市委一号陈继恩快要退了,这时候推荐个副手,省里应该还是会给这个面子的。

    如果就地提拔了一个市委副书记,那么,市领导中又会空出来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会不会也就地提拔呢?

    自我感觉有资格动一动的人都在想着如何把握住这个机会,还有一部分人,就在寻思着谁会当上了这个副书记,会不会是自己的靠山上位呢?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张翠玉是随江市委副书记,手下肯定也有一批嫡系人马,如果张翠玉在省纪委交待了许多问题,然后把随江这边紧跟他的嫡系人马都牵扯了进去,那可不就止空出一个位置,而是空出了一窝啊。

    到时候,大大小小的干部不就都有机会了么?

    除了这些满怀美妙希望的人之外,还有就是原来紧跟张翠玉的人,这时候就开始担心起来,会不会被张翠玉给牵连进去呢?

    如果没有被牵连进去,那在市里失了这么一座大靠山,以后的路又要怎么走?

    改换门庭这种事情说起来轻松,可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站错了队,那可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啊。认定了哪个领导想投过去,可也要人家领导愿意收你不是?

    这种种因素纠缠在一起,整个随江大部分的处级干部心里都不平静了,趁着这过年之前给上级领导拜年的大好机会,上蹿下跳忙个不停。

    不仅仅到市领导那儿汇报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更有些路子野的家伙,已经到省城找关系去了。据说,市里还有领导在这时候去了京城跑关系,但这消息是真是假就很难分辨了。

    坐在安青政府的办公室里,张文定刚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

    他虽然对张翠玉被省纪委双规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可既然知道了这个事情,当然得给木槿花打个电话,以木槿花现在的职位和资历,对市委专职副书记这个位子,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石盘省内各市、各县区里组织一号前进一小步到副书记的例子还是相当多的。

    不管木槿花能不能坐上张翠玉空出来的位子,张文定都要提前打个电话表示一下心意,电话里当然不会谈论这个事情,但感情多联络一下,有些事都是心照不宣的。

    在电话里,木槿花适当地表露出了一点点激动,这个激动自然不是语气的激动,而是说话风格跟平时有了点变化,对张文定的鼓励也比以往更加亲切对上这小子,木部长觉得可以稍稍显示一点点自己的情绪和态度,这也是一种拉拢下属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