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八五章 没人能欺负武家人

    第五八五章没人能欺负武家人

    徐莹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只是等到张文定出去之后,她伸手在脸上揉了揉,眼中神色复杂了起来。(Www.cmeonadhd.com)

    从刚才张文定的神情看来,他要出去,肯定不是为了公事,也不可能是和朋友相聚,那么,应该就是去见别的女人了。

    她不能确定他是去见他的正牌女友武玲,还是又能有了女人,要说她不吃醋,那是假话,可她确实没有生气,因为今天张文定的表现,恰恰证明对她的感情比以前更深了若是以前遇到了这种情况,他肯定随便一个借口就出去了,又怎么会表现出来呢?

    他能够表现出来,就证明心里对她已经很在乎了,有可能都在乎到为了她可以不去见那个女人的地步了。

    他能够如此,她自然不会死缠着他,像他这样的男人,你能够缠得了一时,缠得了一世吗?更何况,她还不是他的正牌女友呢。

    这么一想,徐莹脸上便又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只是眼中神色依旧那般复杂。

    今天没下雨,也没有雾,看样子恐怕太阳也不会出来。

    这种天气,是很闷人的。平时张文定对天气不怎么关心,可是现在,这样的天气,就让他心里蒙上一层不舒服的情绪了。

    开着武云的那台车,张文定就在这沉闷的天色中来到了紫霞会所青鸾庄,也没打电话,直接就进去问了服务生,果然,武云在上面呢。

    武云确实在上面,她今天都不准备上班了,想陪着武玲一起到紫霞山上走一走散散心。武玲经过昨天晚上一夜的思虑,虽然伤心是不可避免的,但却没再表现在脸上,她其实不想到山上去散心,但不忍拂了武云一番好意,也不想让武云太过担心,便答应了。

    二人这会儿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下楼,都没想到张文定会突然出现。

    武玲一愣,然后脸色就冷了下来,一转身,不顾张文定的叫唤,返回了房间,碰地将门关上。

    “玲玲”张文定叫着,就想往那门口冲去。

    “叫什么叫?”武云一闪身就挡在了他前面,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这儿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这个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只差直接来一声“滚”。

    张文定听在耳朵里是很不舒服的,但这时候的他,却是没心情和时间去计较这个了,他得要搞明白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压下内心焦躁的情绪,张文定冷冷地看着武云道:“你让开,我有话跟她说。”

    “有什么话你跟我说。”武云同样冷冷地看着他,瞬间想到在这儿不适合吵架讲道理,便又加了一句,“到我房里说。”

    张文定牙关咬了咬,点点头。

    他明白,如果不过武云这一关的话,恐怕是没办法和武玲好好谈的。而且,他也不想让别人看了笑话,到武云房间里去,还是比较合适的。

    在来的路上,他设想过许多情况,却怎么也没想到,武玲居然已经到了随江!

    这个情况,真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所以一进武云的房间,他就忍不住问道:“你小姑什么时候过来的?”

    武玲冷哼一声,看着他,轻轻地说道:“昨天,在你和徐莹去秋水长天之前过来的。”

    这句话就惊得张文定心里一震,他明白了武玲和武云今天为什么会如此了,原来自己昨天和徐莹一起被她们看到了啊。可是,就仅仅吃个饭,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

    难不成和徐莹在车上的亲密动作都被她们看到了?没那么不走运吧?

    张文定有些不确定,便带着几分侥幸道:“徐书记回随江,我就是请她吃个饭。”

    “吃个饭?你很喜欢吃西餐吗?”武云冷笑了一声,道,“吃饭她用不着帮你扯衣领吧?吃饭你用不着摸她头发摸她的手吧?哼,你别告诉我吃完饭之后,你开车送她回家,然后她进了屋你就在她楼下、在车子里睡了一觉!”

    这一下,张文定就无话可说了,心乱如麻。

    自己被跟踪了!

    张文定脑子冒出这么个念头来,随即便是一阵恼怒,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没有谁在得知自己被跟踪了之后还能有好心情的。

    只不过,张文定理亏在先,倒也没有恶人先告状,只是冷冷地看了武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武云被他这冷冷的一眼看得火气更大,话说得更是难听了起来:“哼,开着我的车,带着别的女人,很痛快是不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好意思过来!”

    若是在平时,张文定会觉得她这个话太有歧义了,可这时候,他就觉得憋屈得想打人,伸手摸出车钥匙,扔在桌子上,一言不发转身向外走去。

    老子买不起车,不开车可以了吧,不用你施舍,还给你!

    看着桌子上的车钥匙,武云胸脯就是一阵起伏,等到张文定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估计已经到下楼出了大门,她心里才涌起一股强烈的怨气,你欺负了小姑,把我的车还回来了就行了吗?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抓起车钥匙,武云也快步出门而去,却没下楼,而是敲响了武玲的房门:“小姑,开门,是我。”

    武玲这次倒是没哭,只是脸色很不好看,听到武云的声音,起身开了门,然后一声不响地坐着,神情冷冰冰的。

    武云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对武玲这个状态,她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干巴巴地说:“他走了。”

    武玲看了武云一眼,还是没说话。

    武云陪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恶狠狠地说:“张文定、徐莹,这对狗男女真该死!”

    武玲又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接话。

    “小姑,没人可以欺负我们武家人。”武云哼哼着道,心中已经暗暗决定,这个事情,一定要给父亲说一说,武家的人对付这两个家伙都不用使阴招,就在体制内光明正大地用规则玩死他们,都是毛毛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