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八二章 表面工夫

    第三八二章表面工夫

    至于另几个局领导,张文定跟他们没打过交道,可是看他们的年龄,自己叫他们一声大叔大婶那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自己却偏偏和他们平起平坐了,这让他们心里如何平衡?

    官场中,讲究的就是个论资排辈,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年龄,恐怕那几个家伙心里就会无名火起吧?老子混了这么多年才混到这么个位置,凭什么这小子几年就蹿上来了?

    张文定料到了旅游局这些家伙对自己是不欢迎的,可是却没料到池坚强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开始发难了,而且还这么冠冕堂皇阴人于无形。(www.k6uk.com)

    只是,这毕竟是在开会,而田金贵的话也确实是对他的表扬,表面上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他也只能保持着谦虚的微笑,还时不时地要朝田金贵投去充满感激的一眼,心里那份无奈,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还好田金贵没有总是霸着说着不停,在十几分钟后,他结束了讲话,并且请新任副局长张文定同志给大家讲话。

    张文定伸手捏着面前的麦克风,稍稍调整了一下,也不咳嗽,直接就开口道:“尊敬的田局长,各位领导、各位同事,今天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够跟大家一起工作对旅游工作,我不是很了解,甚至可以说是相当陌生,在座的每一位,在这方面都是我的前辈,都值得我认真学习。啊,首先说明啊,以后工作中我要是有什么的地方,向大家讨教的时候,大家可千万别藏私啊”

    张文定的发言显得很低调很随和,风格跟田金贵相近但又有所不同。

    他说了些感谢市委市政府之类的套话,却丝毫没有对今后的工作发表什么豪言壮语,姿态放得很低,像是根本就没把副局长这个身份当回事,处处都表现出年轻人对老同志的尊重,不着痕迹便把田金贵留在众人心中的那根刺给扯了出来。

    你田大局长不是说我年轻吗?我是年轻,但年轻不骄傲,我年轻可以向老同志多学习!

    以虚心的姿态,平和的语言,说出这番话之后,虽说不会令众人对他产生多少好感,但也不至于像先前那么大的怨念了。

    至于田金贵所说的他每个单位干了一年就会离开的话,他则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甚至都没有提哪怕一句要在旅游局扎扎实实干几年的话。

    因为他先前的任职经历摆在那儿,谁都可以查得到的,在坐的众人不会因为他说要在旅游局干几年就会相信他,所以说与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并且,还有一点他需要顾忌,他毕竟是新来的,而且连局党组成员都不是,如果在这个会上把大局长的每一条意思都反驳了回去,那也太锋芒毕露了,与会众人会作何感想?

    到时候,恐怕就真的就让所有人心里都不爽了。

    这个会不算太长,没到下班的时候就散会了,田金贵吩咐办公室主任伍爱国给张文定安排办公室。

    办公室其实早就安排好了的,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只不过里面的书柜、办公室桌、沙发以及茶几等等东西都不是新买的,当然也没有显得很旧,只是能够看出边角的一些磨损和表面不多的划痕。

    两眼在这房间内扫了扫,张文定嘴唇紧闭着,脸上表情很是平静,毫无规律地踱着步子,没有说话。

    伍爱国对张文定是没什么好感的,当初张文定带队来检查旅游局的党建工作,他也参加了接待的,对当时张文定的嚣张很不舒服。可他也不敢把这个不舒服表现出来,毕竟当初这家伙就敢和张程强对着干,现在又是局领导,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虽然很得田金贵器重,可也没必要得罪这位极有来头的副局长。

    不过,要想伍爱国对张文定有多么多么尊重,那也是不可能的。

    眼见张文定的目光一进来就在打量这办公室,并且没有说话,伍爱国也只能先开口了:“张局长,这个,我们局的情况想必您也有所了解,这个,呃,经费一直都相当紧张,田局长他们的办公室现在也都是老样子,不过田局长专门下了指示,您的办公室,都买新的,不过我们都不知道您有些什么要求您看,这个布置有没有哪里需要调整的,我让人马上搞。”

    张文定自然明白伍爱国所说的话都是借口,他也是在体制内混的,当然知道再穷的单位也不会穷了领导,给他办公室搞一套半旧不新的办公设备,很明显是有局领导暗示了的要是没局领导暗示,借他伍爱国一百个胆子他也不可能敢这么干。

    至于说伍爱国嘴里那句田局长专门下过的指示,当成耳旁风听一听倒是可以的。

    摆摆手,张文定笑着道:“不用了,挺好的。伍主任啊,辛苦了。”

    伍爱国马上笑着道:“张局长您说哪里话,我的职责就是为领导服务,您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一声就成。”

    “行。”张文定点点头,随手将包扔在了办公桌上,却没有走到那张属于他的座位坐下。

    伍爱国就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离开了。

    其实他心里恨不得一带张文定到这办公室门口就拍屁股走人,不过他不能那么干,现在张文定把意思表现出来了,他自然求之不得,赶紧道:“那张局长您先忙着,我就过去了,有什么事情您就打电话,联络本就在抽屉里。”

    等伍爱国离开后,张文定抬头看了看墙上那个颜色已经由白变黄了的挂式空调,苦笑了一下,心想应该能够吹得出风吧?

    他抓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空调,感受到从上面吹出的丝丝凉风,点了点头,嗯,还不错。

    以后这就是咱张某人单独的办公室了呀,从张局长到张科长,绕了一圈,又成张局长了,啧,这世事变化,真的是难以预料啊。

    将门掩上,张文定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在下巴上摸了几下,寻思着要怎么样在旅游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