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零二章 继续

    第三零二章继续

    瞪了张文定一眼,武云没再问他什么,而是直接就往武玲的房间走去。(www.k6uk.com)一到门口,她发现姑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两眼无神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武云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了,对张文定不免生出了一些怨气,跟女朋友吵架了不知道哄一下劝一下,反而自己一个人躲外面去了,你还是个男人吗?

    “小姑,怎么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武云走上前去,关切地问。

    武玲看了武云几秒,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哼,我找他算账去!”武云说着就转身往外走去。

    “回来。”武玲喝了一声,见武云站定转身,便叹了口气道,“我是在想事情,跟他没关系。”

    “小姑,肯定跟他有关系,我看得出来。”武云一脸的不舒服,伸门外指了指,加大声音道,“你在这儿还向着他说话,他在外面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呢。”

    张文定在外面听到了武云这个话,不禁就皱了皱眉头,有种跑进去和她理论的冲动。

    他有女人不假,可是只有徐莹一个,哪儿有多少呢?不过,这种事情,不管是一个还是几个,都是没法当着武玲的面争论的。

    “都说了跟他没关系。”武玲被武云这话给弄得有点心烦意乱,摆摆手道,“你出去吧,让我静一静。”

    刚才还是她自己不让武云出去的,现在一分钟时间都没到又要人家出去,足以证明她心里是有多纠结了。

    武云转身就走,一出去就来到张文定面前,满脸怒容地说:“你到底把我小姑怎么了?”

    “你说我能把她怎么了?”张文定没好气地说,跟武云说话,他总是没办法好言好语,当然,武云对他也一向没有好言好语。

    “我警告你,你要敢欺负我小姑,我饶不了你!”武云恨恨地说。

    “毛病。”张文定翻了个白眼,不想跟她争吵,转身走开。

    武云自然不肯让他就这么走开,喝道:“你给我站住。”

    张文定没管她的,依然迈步前行。

    这一下,武云就来火了,往前一冲,伸手就朝张文定肩上拍了过去。

    张文定听到风声,转身招架,这一下,二人便开始对打起来了。

    以前武云的拳法比张文定是要弱上一点点的,不过到随江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得到了吴长顺不少的指点,现在的实力和张文定可以说已经不相上下了。如果不是生死相博,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分出胜负。

    武玲是真的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门外两个正在打架的人却让她没法静下来,她站起身,来到门口,破天荒地用上了吼声:“打什么打?有力气到外面打去!”

    她这一声吼,正在打架的二人就都停手了,武云看着她叫了声:“小姑。”

    武玲冷冷地说:“云丫头你先下去,张文定你过来。”

    武云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没再多说什么,对着张文定狠狠地瞪了一眼,又冷哼一声,下楼而去。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武玲一眼,见到她转身进了房间,便略作迟疑,也跟着进去了,还顺带着反手将门给关上了,并打了反锁。

    武玲对他这个动作,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两个人都在房间里站着,面对面,中间隔了有差不多两米远的距离。

    张文定两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而武玲则把双手环抱在胸前,显示出她此时极强的防备心理。

    张文定咳嗽了一声,打破沉默,轻轻叫了声:“玲玲”

    “我还是喜欢听你叫姐姐。”武玲淡淡地说了声,然后又皱起了眉头,问,“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没了。”张文定摇摇头,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不仅仅你面临着走火入魔的危险,我也一样。如果,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要想办法给别人教这个法门去,要不然我会很危险。姐姐,这是我的大实话,我现在比你还急。因为我比你练功的时间长”

    武玲听着张文定的话,咬着嘴唇,良久,从嘴里冒出句话来:“我还是完璧之身。”

    “呃?啊?哦。”张文定没料到她一开口会说这个,顿时连说了三个字,却又感觉到自己这三个字说得有可能会让武玲心里不舒服,赶紧加了句话,“完璧之身好,完璧之身好啊。”

    “哼!”武玲冷哼一声,脸色相当不好。

    张文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后面加的那句话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赶紧干笑两声解释道:“姐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那你是哪个意思?”武玲一脸恨不得吃了他肉的表情,咬牙切齿地问道。

    张文定就发现自己真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了,不过好在经过这么几句对话,武玲的情绪眼看着比先前好多了,他就赶紧道:“我的意思是你特别美,在我心里,你就是女神。好了,我的女神姐姐,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今天的功课还没做呢,赶紧开始吧,只剩这两天了,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眼见武玲语气松动了,张文定当然知道要趁热打铁了,他明白,现在就这么直接要和武玲一起修习肯定是行不通的,但如果先和她像前几天那样坐在床上静修一会儿筑基功法,等到两人都行功到感情升温的时候再加把劲,那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水到渠成的。

    他觉得,这几天和武玲一起修习筑基功法,效果还是很显著的。要不然的话,在听到自己说出了那个情况之后,武玲怎么可能现在还愿意跟自己单独交谈呢?

    确实如同张文定所想的那般,这几天的修行,真的对武玲产生了一些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的影响,所以她才叫张文定单独进来,然后还和他这么说话。

    听到张文定的提议,她张嘴就想拒绝,可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又犹豫了,觉得不管以后会不会和张文定真正的一起修习,但目前做的治疗还是不能停下来。

    有了这么个念头,她没犹豫多久,便点头说好。

    于是,二人像前几天那样坐在了床上,但却没有像前几天那般容易进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