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四八章 出人意料

    第一四八章出人意料

    话说到这儿,汪秀琴稍稍一顿,但却不等别人插嘴,立马又继续说道:“我个人觉得吧,对于招商这一块儿,我们几个要是掺合进去了,那招商局不得听我们的?那不成外行指挥内行了嘛。(www.k6uk.com)投资商来了,接待任务主要还是压在招商局,他们才熟悉业务,才知道怎么跟投资商打交道啊,我曾经冒过念头,想主动请缨,可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跟徐主任开这个口呀,我怕我给张局长帮倒忙!”

    说着,汪秀琴又看向了张文定,继续道:“张局长,招商引资的业务你熟悉,要配个副手也是你提出来的,我估计你想要的副手必须得精通业务吧?啊,呵呵,心里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没?”

    一席话说完,会议室里落针可闻。

    不止管委会班子成员,就算是覃浩波和张文定二人,都极为震惊,汪秀琴还真是口无遮拦啊。

    作为一个新进来的副主任,党工委排名中,仅仅只在纪工委书记龚玉胜前面,而且还是个年轻人,说话居然这么狂,不仅言语里直接针对钱棋胜和李东海,而且洋洋洒洒就是一长篇,跟作报告似的,这哪里是开会发言,完全就是自我表演嘛。

    更让人吃惊的是,她最后直接说招商局配副局长要精通业务,还问张文定心里有合适的人选没有?

    这话是你一个副职该问的吗?你当自己是一把手还是分管了组织人事啊?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过,想到她上任之初的那一天,中午酒桌上就敢对张文定发难,不给任何人面子,众人又觉得她这么狂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比起这些超出常理的大胆来说,汪玉琴的态度才是最让众人吃惊的地方,她不是和张文定水火不容的吗,怎么说话会偏向了张文定?

    张文定也纳闷不已,不知道汪秀琴这话他应该如何接。

    他只是列席会议,如果不是领导点名,他是没发言权的,但是汪秀琴点了名,徐莹却没发话啊。

    徐莹没让张文定为难,也没等众人的惊讶回过神来,接过话开口了:“大家的意见都比较统一,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尽快向市里打个报告。啊,市委市政府,那个,编委那边,可能要点时间,急也是急不来的。目前最急需解决的,还是招商局。配个副局长,跟投资商打交道的时候也确实有利于工作的开展我看啊,这次就从招商局内部提拔,这是对招商局的同志们辛苦工作的肯定,也能够更好的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张局长,招商局的同志们,你最熟悉,谈谈你的看法。”

    “嗯,我,我觉得白珊珊的工作能力很不错,近半年来拉了几千万的投资过来了,可以加加担子。”张文定很简单地说。

    徐莹就点了点头:“白珊珊?哦,有这么个人,拉了几千万的投资?不简单啊!应该要好好培养”

    跟提拔张文定当局长时一样的情况,在白珊珊当招商局副局长的议题上,钱棋胜反对,李东海弃权,另外三个班子成员同意。而会议结束之前,徐莹又稍稍调整了一下分工,说调整还不恰当,其实也就仅仅只是给汪秀琴加了个分管部门招商局。

    这个决定一说出来,众人就都明白了,徐莹拿分管招商局这种甜头来换取了汪秀琴在会上的支持。

    只是,这个交换代价也太大了点吧?

    不过徐莹自有她的打算,招商局这一块,她始终都是要给副职去分管的,而跟汪秀琴相比,另三位她都不如意,与其交给他们,倒不如给汪秀琴。

    这个汪秀琴虽然有点狂妾有点不懂规矩,但她这种人却远比另三个好控制。而且,把招商局引资交给了汪秀琴去分管,也算是对市长高洪、对常务市长屈玉辉有了个交待。

    还有一点,那就是白珊珊是张文定的人,而张文定又是紧跟自己的,所以就算是汪秀琴分管了招商局,如果想搞什么夭蛾子的话,下面招商局正副两个局长不鸟她汪副主任,上面有自己这个大主任盯着,她汪秀琴还不是只能吊在空中上不挨天下不着地干瞪眼?

    这种一举多得的事情,徐莹做得很顺手。

    一个会开下来,钱棋胜惨败而归,徐莹赢了。

    开发区这边的工作习惯和风格跟区县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在干部提拔这个问题上,并没有严格按照组织程序来。当然,很多区县也常常不按程序走。

    人力资源局毕竟不是组织部,所以几个领导在会上一议,决议就形成了,等到决议形成后,才找白珊珊例行谈话。

    当然,这个谈话的工作还是由覃浩波来做的。

    不过,这次白珊珊的提拔毕竟跟张文定不一样,倒也不好拿组织程序来说事。因为张文定是从科员提到副科,而白珊珊虽然提了副局长,可级别还只是个科员,呃,口头上也可以说是股级。

    在覃浩波找谈话的时候,白珊珊小心翼翼的,可等到谈话结束,她那股子喜悦之情再也隐藏不住,对张文定一个劲地道谢。

    她明白,组织上能够找自己谈话,能够提拔自己当副局长,这完全都是张局长的恩惠。

    当天晚上,白珊珊就请客了。

    吃过晚饭后,张文定就给徐莹去了电话,要和她谈一谈,对于汪秀珊分管招商引资这个情况,他实在是没有一点准备。

    可能是上次在秋水长天遇见了高洪秘书许霖的缘故,徐莹这次和张文定喝咖啡换了地方,张文定一见面,就发现徐莹情绪似乎不错,等到咖啡来了之后,喝了一口,便说:“莹姐,看样子你今天心情挺不错的,怎么没去喝酒?”

    “你又不请我。”徐莹开了句玩笑道。

    “那我请你,咱们喝酒去吧。”张文定就笑着道,“有段时间没去那里了,挺想吃那儿的磨芋。”

    徐莹就笑着道:“来都来了。有什么事,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