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零八章 自己会上

    第一零八章自己会上

    待到张文定坐定后,徐莹对他说:“来得挺快啊。(看啦又看)你喝什么?啤酒?”

    张文定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道:“算了,就喝点红酒。拿个杯子过来,再来一盘猪耳朵。”

    服务员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莹姐,我看你这样子挺开心的,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张文定看着面前的东西,可没有筷子夹进嘴里,便只能说话了。

    在这种场合,他觉得应该要叫她莹姐会比较好一点,当然了,这几天他偶尔在管委会里没别人的时候也会这么叫一声。

    “你是看我到这儿来喝酒了才说我开心的吧?”果然,徐莹没提醒他要叫主任,笑着说。

    “没有,我就是从你脸上看出来的,我会看相。”张文定笑道,“再说了,你到这儿喝酒跟开心之间又没什么因果关系。”

    “我有开心的事情就会来这儿。”徐莹微笑着说。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事儿,不过他在意的不是她开心了喜欢去哪儿,而是在意她能跟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一个女人对一个伤害过她的男人说她开心的时候喜欢去什么地方,这个现象让他心里满是喜悦,虽然不代表她原谅他了,可也能够让他松一口气了。

    “那我以后有开心的事,也多往这儿跑一跑,这地方不错。”张文定讨好了一句,心中却在想,第一次进到这个里面,还是跟易小婉分手的那天呢,嗯,那天还在这儿遇着了徐莹,差点闹得很不愉快。

    对于他这么**裸地拍马屁,徐莹也不反感,笑了笑没做声。这时候,服务员已经把杯子和猪耳朵送了过来,还有筷子和薄薄的手套。

    徐莹一只手拿起酒瓶,要往张文定瓶子里倒酒。

    “我自己来吧。”张文定就伸手去拦,开什么玩笑,她可是领导呢,哪儿有让领导倒酒的。

    “把手拿开,我今天高兴。”徐莹道。

    她这么说了,张文定就不好反对了,赶紧连声道谢。

    徐莹倒好酒,放下酒瓶,端起自己的酒杯道:“文定啊,你能够主动要求去南鹏面见武小姐,我很开心啊。来,我祝你马到成功!”

    “谢谢莹姐。”张文定举杯比她矮了几分,轻轻一碰,小喝了一口问,“徐莹,你今天高兴就是因为这个啊?”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徐莹点点头道,“再告诉你个事情,罗汉集团的投资也有眉目了。”

    “哦?还真是个好消息。莹姐,自从你到开发区之后,咱们这儿的活力就起来了。我觉得啊,提出领导干部年轻化这个概念的领导实在是太有前瞻性了。”张文定恭维了一句,又眨着眼问道,“他们准备投资多少?”

    “暂时还不知道,罗总元月份还会再来随江,他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考察了好几个地方,公司还没最终决定,不过目前来说,咱们开发区更能得到他们公司多数人的认同。”徐莹说起这话,就一脸喜悦,“等到元月份再来之后,就要一锤定音了。”

    罗总就是香港罗汉集团的那个罗伟良,张文定想到他的样子,再看到徐莹脸上的笑意,不免就有几分郁闷道:“莹姐,有你在这儿,那个罗总怎么可能把投资投到别的地方去呢?”

    “你呀,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怪话了啊。”徐莹看了他一眼,便低头去夹猪耳朵。

    “我没有说怪话,我只是有点吃醋。”张文定一脸委屈地表情道,“莹姐,我要是那么有钱就好了,你要我投在哪儿我就投在哪儿。”

    徐莹脸上的笑意就不见了,眉头一皱道:“我不想听这些。你明天怎么走?自己开车吗?算了,还是派个车送你去白漳机场吧!我给杜国强说了,明天一早你就上他那儿去领钱。”

    杜国强是开发区财政局局长。

    张文定点点头,表情就没刚才那么生动了,有那么点吃醋了心情不好的样子。

    徐莹没想到张文定几句话就能扯到感情上去,她原本是想好好和他交交底,让他明天到南鹏见到武玲之后,能够把开发区的优惠政策再稍作改变,让开发区更有吸引力。只是见到他这模样,她也不想说了,准备明天到管委会了再和他讲去。

    一会儿的工夫,桌上的东西吃完,酒也喝了一半,徐莹就说累了,想回家休息。

    张文定没有反对,顺手拿起还剩了半瓶的红酒,塞上塞子,跟在她身后出了酒吧。

    看到路边的奥迪7,徐莹就说:“你还开车的啊?停在这儿也不怕交警?”

    “没事,交警晚上下班了,没有拖车的。”张文定笑着道,心想这车可不简单,只要交警从外面看到里面的几张通行证,想必也会在心里权衡一下吧。

    徐莹就没说什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当然,没坐副驾,而是坐在后排。自从当领导有专车之后,她就习惯坐后座了。

    张文定没在路边停车,而是将车直接开进了粮食局宿舍里,找了个空车位停好,在徐莹还没打开车门的时候,他说话了:“莹姐,我送你上去吧。”

    “我今天又没喝多。”徐莹没有急着下车,似笑非笑地说话了,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张文定自然明白她嘲讽什么,这事儿实在是太那啥了,他现在自己回想来,都觉得有点尴尬。

    不过,他今天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他敢保证,自己现在一点都不冲动,他只是想把她送到门口,看着她进房就安心了。他觉得,这不是爱,这跟面对黄欣黛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这种感觉应该是因为内疚而生出的歉意形成的。

    “莹姐,以前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张文定真诚地道歉。

    “别说了。”徐莹打断他的话,已经有了点火气。

    张文定顿了顿,却又开口了:“莹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算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我就在车里看着,看着你上楼。”

    徐莹没有说话,打开车门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进了楼梯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