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小郁闷

    第二十九章小郁闷

    “不是还没说烂嘛,就算是说烂了也值得啊。(www.k6uk.com)”白珊珊翻了个白眼道,“看你这样子,肯定大有收获吧?到时候乐泉公司真要到我们开发区投资了,你一下得有多少奖金啊!唉,我怎么就没有这么个老师呢?”

    对她这话,张文定真不知道要如何回应的好。他对于拉到投资之后的奖金倒并不是很看重,他想要的是当官。

    他有点担心,如果乐泉公司真的在开发区投资了两个亿以上,徐莹会像开会时承诺的那般让他当招商局这个副科级的局长吗?

    不提他展露出能力之后,徐莹对他是拉拢还是打压,单就开发区招商局这个单位而言,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副科级,可要突然提拔一个考上公务员一年多的年轻人当一把手,那也不符合组织原则啊!

    如果招商局是个正科的架子,他提为副科级的副局长,只要有成绩,在程序上却没什么难度。

    同样是副科级,正职和副职的区别那真是不一样的。

    当然,如果徐莹能够下定决心硬要提拔,那他当上招商局的局长也没有问题。

    在县一级场官中,违规提拔的事情并不少见,而且邻市去年倒下的那个县委书记更绝,在他任上,组织工作开展得那才叫一个眼花缭乱为了捞钱,全县科级干部一年一调岗。

    所以说原则上不可能的事情,在实际中往往就很有可能。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这句可不仅仅只是说着玩的。

    跟以上这些情况相比,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虽说也是个一把手,却只是副科级,而且一直就没有配过副局长,从科员直接干一把手,硬要上,倒也说得通。

    只是,这需要两个前提。

    首先,张文定能够拉来两个亿的投资其次,徐莹要力挺他。

    “你发什么呆呢?”白珊珊伸手在张文定脸前晃了晃,“不就是要你请次客嘛,又没说要吃龙肝凤胆,用得着装聋作哑吗?”

    “呵呵,行,不就是请客嘛,说吧,要请什么。”张文定一下子回过神来,痛快地答道,心想自己想得太远了,目前投资能不能确定还两说呢。

    白珊珊还在想吃什么好的时候,张文定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人是徐莹。

    “徐主任。”张文定接通电话,响亮地叫了一声。

    “小张啊,有个事情忘了跟你说。”徐莹在电话里倒是挺客气也很和气,但说的事情却不容拒绝,商量的语气却全是命令的句子,“你安排个时间,我去拜访你老师。唔,就这两天吧。”

    张文定愣了愣,马上答道:“好。我知道了。”

    “那就这样。”徐莹说了这句话也不等张文定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张文定暗羡不已,当领导就是好,事情一说马上就能够挂电话,丝毫不用顾忌下属什么反应。

    “想好没有?吃什么?”张文定笑着问白珊珊,抬腕看了看手表,笑道,“想好了就出去吃,可别弄得太晚回来又被领导抓个正着”

    “算了,今天不要你请了,记下来,等我想吃的时候你再请。”白珊珊两眼在张文定房里扫了扫,嘟起嘴巴道,“就我们不准乱跑,跟我一间房的那位大姐昨晚比我们回来迟多了,你看你这里也一样,只你一个人在房间。唉”

    张文定笑了笑说:“领导也是为我们好”

    “虚伪!”白珊珊白了张文定一眼,摆摆手道,“懒得跟你说,我走了,你休息吧。”

    张文定没有留她,送她出去后便返身回房关好门,长吐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口无遮拦的姑娘刚才没缠着问有关跟黄欣黛吃饭的细节问题,要不然还真不好回答。

    时间一天天的过,会展中心的人也一天天的增加。

    随着交流会正式开幕,参展的各单位都显得异常忙碌起来。各种洽谈开始上演,尔虞我诈你来我往,在利益面前寸土必争却又害怕一不小心客户就被竞争对手抢走。

    张文定真的安排了个机会让徐莹和黄欣黛见了一面。

    两个成熟风韵的美人心里怎么看对方别人不知道,可表面上都很有风度,就算是在谈论合作方面存在的分歧时都充分做到了有理有利有节,堪称一次胜利的会面、友好的接触,可谓是宾主尽欢。

    在这几天,张文定也跟别的公司有过接触,可是却没谈成意向。

    徐莹接触了不少公司,不过只有两家显得兴趣大一点,双方都还在试探,暂时没有到开发区实地考察的意思。徐莹也不急,她知道招商引资都有一个辛苦的过程,像乐泉公司那样痛痛快快就确定考察意向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开发区这边谈下来一个考察意向,市招商局那边也谈下了一个考察意向。别的那些接触过的公司,倒是有十来家对随江表示出一定的兴趣,却还是迟迟没有松口。

    这一次的糖酒饮品交流会,随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要说取得了多大的成功还为时过早,可毕竟成绩还是不错的,特别是乐泉公司将要到随江开发区实地考察,有可能会投三个亿的风一放出去,随江各区县的人看向开发区几个人的眼光就不一样了。

    本来徐莹是不想这么快把消息透出去的,可是这个事情,她作为下属,必须要向这次带队的分管副市长粟文胜汇报。也不知道粟文胜是出于什么心理,风就这么放出去了。

    为这事儿,徐莹心里很不爽,可也不能说什么。

    回到随江,乐泉要来投资的事已经传开了。

    张文定心里美滋滋的,带着几分干了一番大事的兴奋劲,他在回来的当晚便给易小婉打了个电话,希望她能够和他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再带着这份喜悦到某个酒店的房间里用尽温柔消除一下前不久的误会,然而易小婉却冷冷地拒绝了。

    张文定心情顿时无比烦闷起来,脑子里浮现出黄欣黛那魂牵梦萦的笑脸,鬼使神差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黄欣黛温柔的声音响起,直呼其名:“张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