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一章 这丫头是个好人

    第二十一章这丫头是个好人

    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徐莹看着张文定,一脸煞气地说:“张文定,我们这次来白漳是干工作,不是玩!我希望你工作态度要放端正,不要打马虎眼!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不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上来。(www.k6uk.com)”

    “我对你没有意见。”张文定伸了伸腿脚,身子往后稍微仰了一下,摆出一副慵懒的样子直视着她,淡淡然说。

    关上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并不是怎么怕她,远比有旁人在场的时候要放松得多。

    “没有意见?”徐莹冷笑一声,随后眉毛一挑,随后猛地声音提高许多,伸手指着张文定的鼻子吼道,“没有意见你刚才在干什么!啊?叫你来开会,你在干什么?”

    张文定坐正身子,没被她的气势吓倒,一本正经地说:“对不起,我刚才,刚才在看你。莹姐,我”

    “你什么你?”徐莹猛然打断他的话,一脸怒容道,“你叫我什么?哪个让你这么叫的?”

    “莹姐,我喜欢你,我想这么叫你!”张文定站起来,毫不示弱地吼了一句。

    徐莹被张文定这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双手自我保护般地抱在了胸前,一脸戒备地盯着他,声音瞬间就弱了下去,带着几分颤音道:“你要干吗?你别过来,你别乱来,这是在酒店”

    看到徐莹这害怕的模样,张文定心里松了口气,又觉得好笑,自己本来只是想说喜欢她所以才盯着她看忘记了在开会,好让她半尴尬半感动不再教训自己放自己走人,却不料她居然误会了。

    心中一乐,他倒不急着离开了,想到自己在办公室工作得好好的却被她一脚踢到招商局不由得又有几分气恼,心说老子不再犯罪,但吓唬吓唬你也是蛮解气的。

    这么一想,张文定面向她踏前一步,嘴角扯起一个笑道:“酒店怎么了?”

    徐莹下意识地又后退了一步,心里的恐惧感觉猛然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她想到了那次在家里的时候张文定原本都没什么的,可是被自己一吼就激动了,一激动之下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发狂了,而现在一看他的样子,好像又激动了啊!

    哎呀,怎么就不长记性,忘了不能在单独相处的时候惹他激动呢?

    这个念头一起,徐莹忍不住又退了几步,直到背上抵着墙壁退无可退,这才站定了,一脸豁出去的神色道:“张文定,你别乱来,我警告你,你要敢再乱来,我,我一定让你坐牢!”

    张文定冷冷地盯着她,不说话。

    徐莹被他这阴冷的目光盯得背脊发凉,见自己吓不住他,也怕他性子一起真的不管不顾的乱来,赶紧又软言相劝道:“你冷静点,你还那么年轻,那么还有大好的前程,我都老了”

    “你不老。”张文定打断她的话,摇摇头看着她极其认真地说,“莹姐,你不老,我就是喜欢你!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会让你慢慢地喜欢上我的。我会认真工作,一定会给开发区拉来投资,不给你丢脸,你要相信我!”

    说完这话,张文定脸上的表情变得有几分痴狂,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徐莹。

    徐莹在心里暗骂不已,我就是喜欢一条狗也不会喜欢上你,什么叫不给我丢脸?你丢的是你自己的脸!

    她一点都不相信他,可是却不敢把话说重了刺激他,只能无奈地说:“拉投资不是光凭嘴巴说说就行的,要有实际行动!你对我们开发区的基本状况了解多少?其它兄弟地市的开发区基本状况你知道吗?跟别人相比我们有什么优势劣势你明白吗?”

    张文定张了张嘴,暗想自己对这些还真不知道,便摇了摇头。

    “不知道就赶紧去了解!”徐莹眼睛一瞪,又柔声道,“小张啊,对你的能力,我是相信的,可是招商引资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任何一个细节出错,都有可能功败垂成啊。我希望你能够做到知己知彼,在会展期间做出喜人的成绩。”

    “莹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用心工作,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我,我现在就去了解情况!”张功松一脸严肃地答道。

    “去吧。”徐莹点点头。

    “那我出去了,莹姐,你自己要注意多休息,别太累了。”张文定关切地说。

    “嗯。去吧。”徐莹点点头,马上又加了一句,“呃,你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叫我了,影响不好。”

    张文定看着徐莹,脸上露出了个不情不愿的表情,然后又不情不愿地说了声:“我知道了,徐主任。”

    看着张文定离开,看着房门被他从外关上,徐莹终于大松了一口气,回到沙发上坐下后还伸手在胸脯上轻拍了几下。

    他总算走了!一定要记住了,以后再不能和他单独相处一室。

    刚才这不长的时间里,徐莹对张文定已经下了一个结论:这小子精神可能不是很正常,以后还是少惹他了,不过,有时候倒也可以拿来当枪使!

    深呼吸了几次,她才完全平静下来,居然很意外的发自己自己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恨意,反而涌起了一个奇怪的感觉:他其实本性并不算太坏。

    一念及此,她猛然惊醒,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不过,有这么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帅小伙子迷恋自己,倒也值得自豪。

    张文定不知道徐莹一个人在房间里心潮起伏,他只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女人到底是女人,当了官又怎么样?自己只不过装得稍微疯狂一点,她不也害怕了吗?哼,徐莹啊徐莹,看你以后还给不给我小鞋穿!

    带着一丝胜利的喜悦,张文定脚步轻快地走到了电梯前,发现白珊珊居然正在那儿转着身子走来走去。

    “你在这儿干嘛?”张文定一脸微笑地看着她问,“不会是等我吧?”

    “嗯。”白珊珊点点头,然后睁大眼睛道,“你没事吧?徐主任骂得凶不凶?她骂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