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自己的媳妇,谁来管我!

    喉头一滑,赵璞不由自主的猛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两只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床榻上的云中凤,脚不听使唤的便朝着云中凤步步而去。(www.k6uk.com)

    坐在床上的云中凤耳朵一抖,很清晰听到某王爷不自觉咽口水的声音,刹那间手便猛地攥紧身上盖着的被子,低下头,脸颊不自觉的映出阵阵红晕。

    感觉着那炙热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云中凤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幽光,忙抬头佯装着不在意的看向赵璞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明明是想要佯装着镇定自若的话可是再从口中发出却偏偏带了一丝娇媚和轻颤,尤其是听在此时似乎迷失了心智一般的赵璞耳朵里,无疑是更加火上浇油,越演愈烈!

    赵璞本就深邃满是深沉的黑眸一下子汇聚着点点星火,似有燎原的架势,云中凤对上这一双满是漩涡的眸子,刹那间也愣住,身子不自觉的一颤。

    我的妈呀!

    赵璞,你给我hold住啊,这还是白天,这还是在郊区小院,这要是叫人看见,这叫她老脸往哪搁啊!

    就连云中凤都没意识到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再是抗拒,而是地方不适合看着云中凤那灵动的眸子闪着的无限光辉,“咕咚”又是喉头一滑,赵璞再次猛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欣长的身子在云中凤头顶落下一道阴影,看着那就要其身而来的赵璞,云中凤立即一个机灵,身子利索的

    朝着床里面一边爬去,一边颤抖着说道:“赵璞,你给我站住!”

    “你给我站住!”

    话音刚落下,纤纤细指却被一双炙热的大手猛地攥住,带着让人沉沦窒息的眼神,云中凤腰身猛地被赵璞另外一只手拦腰抱起,就这样像一只猫咪一样被赵璞牢牢的圈进在怀里。感受着怀里小人的存在感,赵璞漆黑的瞳孔里闪着无限耀眼花火,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低头,扎进她的脖颈间,嗅着那阵阵令他魂牵梦绕的气息,赵璞才唇角微微上扬,用着略微沙哑的声音回答道:“无碍了

    !”带着烘热的浊气吹在云中凤的勃颈上,使得云中凤带着阵阵颤意,感受着某人不自觉的在她脖颈处来回摩挲,云中凤脸颊泛着红的薄唇溢着轻响的用手狠狠地推着那禁锢她的炽热胸膛,“赵璞,你给我起来

    !”

    “我不!”

    回答她的是赵璞极为干脆的拒绝,非但说话干脆利落,赵璞还继续深深的埋头摩挲着,引得云中凤浑身颤抖,推着他的浮动也越来越大。

    “赵璞,你给我起来!你放我下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这是白日宣淫,调戏良家妇女!”

    “我抱我自己媳妇,谁来管我!”

    赵璞满是嚣张的抬头邪魅笑着看着怀里已经满脸烧火的小人,嘴角挂着邪魅!

    云中凤听着这人蛮横无理的嚣张话,是又羞又怒,不经意脸一把紧紧实实的贴在那坚硬的胸膛上,鼻子在那玄色长袍上滑过,淡淡的血腥味还是不自觉的钻进云中凤的鼻腔里。

    云中凤漆黑的眸子瞬间划过一丝清凉的光芒,立即抬头满是严肃的瞪着赵璞问道:“你出去干什么去了?”

    赵璞看着云中凤这宛如六月天般说变就变得脸颊,顿时嘴角微微挂着僵硬,眼神中带着一丝闪躲,说道:“处理点私事,没变的!”

    听到赵璞这回答,云中凤紧紧的盯了他一会,看着那刚硬的线条明显带着颤抖,那漆黑的眼神中还明显带着闪躲的光,一看就是此人心虚!

    “哼!”

    云中凤想也没想,只感觉一阵怒火烧心,用手狠狠地一推赵璞,便挣扎着从赵璞身上起来。

    “别动!”

    “你放我下来!”

    “我不!”

    “不你也得放我下来!”

    ……

    两个人唇枪舌战,一个主打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死守,一个是挣脱不开还拼命挣脱,终于半盏茶后,某女不得不承认体力这种东西,老爷格外恩赐男人!

    一直到筋疲力尽,也没逃脱掉这炙热的怀抱,云中凤脸色依旧拉的阴沉,看都不看赵璞一眼,干脆闭上眼气呼呼的装睡!

    赵璞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的三月天怎么转眼就说来风就下雨,这……貌似是他回答玩,怀里小人情绪就变了。

    难道?

    赵璞眸子里闪着一抹奇异的光芒,薄唇重新扯出一丝轻笑,眨巴着狭长的眸子故意的低头靠近云中凤,轻笑道:“夫人,你生气了?”

    云中凤听着这嬉皮笑脸,跟往常那个冰山判若两人的赵璞,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闭着眼睛,采取不说话、不睁眼、不搭腔三不政策。

    瞧着云中凤这小脾气上来的样子,赵璞一时间哑巴吃黄连,吧唧吧唧了嘴巴,继续赔笑的哄着云中凤说道:“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真的不是有意瞒你,只是我怕你知道了担心,所以……”

    “呸!”

    赵璞这话音才刚落,云中凤便刷的一下睁开眼睛,眸子里满是控诉的瞪着赵璞,张嘴吐道:“担心,就是不知道才担心!”“赵璞,你觉得夫妻两个是应该事事瞒着吗?你说你为我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那我心里怎么想?难道我是笨蛋、难道我是你的累赘吗?什么事只要两个人坐下来,说出来,共同承担就没有什么大事,天

    塌下来两个人担着也好比一个人死撑。但是你若是这般独权专横,我宁愿以后收心再也不过问,到时候你走你的……”

    “唔!”

    云中凤赌气的气话还未完全说出口,红唇便被那突然而来的炙热薄唇所堵住,带着惩罚性质的攻城略地。

    腰间的大手紧紧的攥紧,赵璞眸子里燃着红色的**,紧紧盯着怀里眉头紧蹙的小人,再次故意的狠狠地咬上那唇,终于在云中凤“啊”的一声声音中,结束了这场惩罚。看着那别自己洗礼过的红唇,赵璞眉眼舒展,轻声说道:“以后再敢乱说这种话,我就给你这种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