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96.第196章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说起来, 我也读了近十年书,要说懂多少, 却也不能这么说。(www.cmeonadhd.com)一辈子我就考了个童生, 学问也就这样了。你们俩个孩子, 我也不分彼此,我懂的我都教给你们, 只要你们愿意学。”王老头年岁有些大, 精神不如从前, 还要照顾着老伴, 原先也没想过,要认真的教这俩孩子, 只是带着玩耍的心态,让他俩识点字, 这人呐, 识点字总是好的。

    就在刚刚,收到小小送的生辰礼,他突然觉的, 对这俩孩子该更上心些,尤其是小小,丁点儿大的孩子,真是懂事呀,把他们俩个老骨头搁心里头放着, 将心比心, 一个小孩子都能做到这份上, 他们俩大人,怎么着也要更上心才对。

    小小过来王家玩,是前年下半年的事了,他清楚的记得,那会刚过完中秋,每年的中秋呀,就是他们俩最最伤心的日子,得好些天才能缓过劲来。这年中秋刚过,小小跑来王家玩,她才三岁,身边连个大人都没有,就这么摇摇晃晃的来到了王家屋前,奶声奶气的喊他们,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真是漂亮极了,闪闪发着光。

    他老伴看着白白净净胖呼呼的小小,愣了半会才缓过神来,一把将人搂进怀里,好久好久没舍得松手。他小孙子……也就是在这个年岁里夭折的,养得白白净净胖呼呼的,挺结实的一小孩儿,说没就没了。

    次年他过生辰,那天正好小小也过来玩,他们头一回开口留她吃饭,也带了点忐忑和紧张,他们俩在村里的名声不太好,被人避讳着。小小一口就应了,自儿子和媳妇走后,小孙子夭折,这么些年,他头一回觉得过生辰是个好日子。

    那会小小才四岁,丁点大的小人儿,就脆生生的说,明年的生辰还给王太爷过,她要送生辰礼,送自个做哒。小孩子家家忘性大,大人呢,也就是当时听听,只听着这话心情也是极好的。万万没想到,今年的生辰,她真送了生辰礼过来。

    教王老头如何不感动,一颗心呀,酸酸甜甜真是说不出个万般滋味来。

    傍晚回去的路上,施琪把琢磨了一天的话捋了下,说道。“小叔,你先别进学堂读书,王太爷教咱们呢。”

    要是小叔学一月半月的就走了,王太爷嘴里不说,肯定会有些伤心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今晚我会跟爹娘说。”被侄女教了几招,施善聪应付起爹娘奶奶来,很是得心应手。这事呀,搁以前很难,现在却也容易。

    施琪想想,又说。“小叔,王太爷跟学堂里的夫子不同,他不收咱们的钱哩。”这个多重要,可不能忘了,虽有点市侩,话说回来,小门小户的哪个不市侩?多少都有点儿。

    “对,以后咱们要好好对王太爷和王太婆。”施善聪是个很懂恩的小孩子。

    “必须的!”

    焦氏整整一天没见着小孙孙,心里头特别不得劲,又不愿意去王家,就在院门口张望着,远远地的看见俩个小人儿,她立即迎辽过来。“善哥儿,你可算回来了,在外面玩什么呢?怎地中午都没见回来。”

    “太奶奶。”施琪甜甜的喊着。

    搂着小孙孙的焦氏,看了眼小曾孙,到底还是给了个浅浅的笑脸。“小小啊,这一天到晚的在外面玩,可不像话,以后可不能这样。”要不是顾及着小孙孙在,她说话哪能这么温和。

    “奶奶。王太爷今天教我读千字文,我已经学会了前面的几句,就是不知道写,还得过几天才能学会,奶奶,一会我就去读给你听。”施善聪笑得眉眼弯弯,眼睛闪闪发光。

    都会读千字文了,焦氏不知道千字文是什么,可她知道小孙孙竟然会读书了,多么得了不起啊,她欣喜若狂,什么情绪都顾不上了。“行行行,就上奶奶屋里吃饭,吃完饭就背,也让你爷爷高兴高兴,哎哟我家善哥儿哟,莫不是天上那文曲星下凡来,瞅瞅这聪明劲儿,十里八村的都比不上。”

    她高高兴兴的说着话,牵起小孙孙的手就往家走,把小曾孙忘了个彻底。

    还是施善聪走了两步扯住了奶奶,回头对着侄女伸了手。“小小,咱们回家吃饭。”

    “快点的,别耽搁你小叔吃饭,他学了一整天,肚子定是饿着了,读书也是很费精力的。”焦氏想,她善哥儿不会把这扫把星拉屋里吃饭吧,心里头老不乐意了,又不好说什么。

    进了院子,施琪就挣脱了小叔的手,脆生生的道。“太奶奶小叔,我家去吃饭啦。”说完,噔噔噔的往屋里跑,小胳膊小腿的可利落了。

    焦氏看着又看了看身边的小孙孙,美滋滋的想,她家的善哥儿过些日子,应该也能这般利落,想想就开心。这会倒觉得小曾孙顺眼了些,说起她语气也显软和。“小小这身板儿可真结实,咱善哥儿多吃点,吃得多也能长得结实。”

    “在外面跑动得多些,就能吃得多些。”施善聪把侄女的歪理拿出来说,他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儿。看家里的汉子们,天天在地里干活,吃得饭就格外多些,也强壮些。这是侄女跟他说的。

    焦氏点点头,温和的应着。“所以,善哥儿要多吃点,要不然,在外头跑都跑不动。”

    施琪可没急着进自家的屋里,她先往奶奶屋去。

    正好吕氏在屋里,饭菜都端到了桌上,就等男人和孩子回来。

    “奶奶。太奶奶带着小叔回屋里吃饭了,小叔今个学了千字文,可以背前面几句,一会吃过饭,小叔就背给太奶奶和太爷爷听。王太爷说小叔聪明,要是小叔想学,他就把自个会的都教给他。”施琪露了好几条信息出来。

    吕氏听着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么快就让婆婆知道善哥儿在王家读书的事了?听着小小这话,婆婆似乎不生气?还有,王叔说善哥儿聪明?她就知道小儿子是个读书的料,幸好她坚持了。

    “奶奶。我家去吃饭了。”施琪见奶奶沉浸在自个的思绪里,她说了声,就往外跑,透着股急切。一天没见着爹娘,怪想的哩。

    吕氏追到了门口,扶着门槛念叨了句。“小小跑慢些。”心道,这孩子可真机灵。

    小儿子在婆婆屋里吃饭她是放心,今天正好轮着他家管婆婆公公屋里的饭菜,她这晚饭还算丰盛,小儿子也能吃得很好。

    施家各家管着各家日常却没有分家,施老头和焦氏夫妻俩的吃饭,由着儿孙们轮流管,每家管一天,施家房头多,这般轮着来,倒也不算个事儿。

    “爹娘,我回来啦!”还没进屋,施琪就先张嘴喊人。

    施丰年比喻氏冲得快,窜到了门口,直接把小闺女抱了起来。“小小今天中午没在家呢。”

    “王太爷生辰,我和小叔就留在王家给王太爷过生辰。”施琪抱着爹的脖子,亲呢的蹭了两下。“爹,我今天学了千字文,你要不要听?”

    喻氏站在旁边笑着道。“赶紧洗手,先把饭吃了,别饿着小小。”

    脸盆里有水,不用特特去厨房,一看就知道是娘准备的,施琪笑笑嘻嘻的扑进娘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两口。

    把喻氏甜的,眉角眼梢全是笑,吃完饭,嘴角还是上扬的。

    施善聪把爷爷奶奶哄高兴了,趁机说了要去王家读书的事,不是一月半月,极有可能是一年半载或是更久,施老头是没意见的,虽有些避讳老王夫妻俩,但老王是读书人,读书人向来受敬重。焦氏呢,早被小孙孙哄得晕头转向,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

    施老头和焦氏同意了,施大力和吕氏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且这是大好事呢,该欢喜着。

    这天傍晚,施善聪虽只是要爷爷奶奶跟前表现了把,不到半个时辰,整个施家都知道了这事儿,大房和三房高兴的很,二房也高兴,高兴的同时心思就有点活络了。

    二房的施旺家,在施家排行五,外头喊的是施五郎,在二房排行二,夫妻俩目前仅有一子,叫施文成,今年六岁,看这名字就知道,对这儿子呀,夫妻俩是有期许的,一直没有动作,就是没个头绪,才苦苦按捺着等时机。

    如今时机到了。不用出束修,想来连笔墨纸砚也无需准备的,这般轻省就能读书,便是王太爷名声不太好,在这等好事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多年奢望总算有了眉目,施旺家夫妻俩兴奋的一宿没有睡踏实,想着如何跟爷爷奶奶开这口,爹娘这边倒是好打发,主要是爷爷奶奶。

    这夫妻俩想得好,却忘了件最重要的事,便是施老头和焦氏同意,也得看人家王老头愿不愿收。

    “丰年媳妇不在屋里?”扬氏侧头问着妯娌,话里带着疑惑,显然有些茫然。

    小吕氏愕然的望着紧闭的屋门,怔了会,轻咬着下唇,伸手连拍了几下,还压着嗓子喊了声。“小小娘?你在屋里吗?小小娘?在的话你吱个声儿,我和大嫂有事找你。”

    “她不在屋里呢。”扬氏侧耳听了下,讷讷的说着,不知为何,竟是松了口气。

    “怎么会不在屋里呢,这个时辰她能去哪里?”小吕氏嘀咕了两句,带了些郁闷。

    扬氏干呵呵的笑道。“大抵是有事吧。”顿了下,稍稍犹豫着说。“既然小小娘不在,那咱们先回去?”

    “过去看看娘在干什么。”心里头压着事,不早点有个着落,小吕氏就不踏实。“大嫂,咱们先去看看娘,看娘在干什么,心情如何,若是我开口说了事,还请大嫂看在多年妯娌的情分上,帮我搭几句话。”

    话说到这份上,扬氏还能说什么,她点着头应道。“可进娘,你放心吧。”

    不料,等扬氏和小吕氏前去找婆婆时,见到的同样是张紧闭的屋门。

    俩人对视了眼。这情况,小小娘八成是和婆婆一道出门的,也不知是去了哪里,她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大嫂,你说娘和丰年媳妇会去哪里?”小吕氏沉默了会,轻轻地问了句。

    扬氏哪里知道,她的脑子向来不灵光,婆婆和丰年媳妇都不在,她还真松了口气。“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我看呐,应该很快会回来的,看这日头,快要到张罗午饭的时候了。”

    小吕氏低着头没说话。

    扬氏偷偷的瞄了两眼,看不出妯娌在想什么,就是下意识的觉的,她这会儿的情绪怕是不太好,话到了嘴边,到底还是忍住,抿紧着嘴静站了会,才慢慢地开口。“可进娘,得开始张罗午饭,家里的男人们快要回来了,立安兄弟俩读书这事,下午有的是时间呢,你在这里等也没什么用,娘便是回来,也是往厨房里去的。”

    就农家而言,不管遇着多么大的事情,也不能耽搁吃饭,汉子们在地里干着活,累死累活,饥肠辘辘的回到家连口热饭都没有,要是被村里的长舌妇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不知道得说成什么模样。

    “那我下午过来找大嫂,你先去忙吧。”小吕氏从思绪里回过神来,笑着接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