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八章 婚宴之变

    洛羽知道,乐清哥哥的身份比较特殊,她作为乐清哥哥的妻子,作为乐清哥哥的软肋,绝对会成为八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眼下情况未明,她不能贸然出去,暴露自己的行迹,给乐清哥哥带来麻烦。(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去!将我舅母唤来!”洛羽躲躲闪闪的来到了女眷所在的宫殿,正想着要怎么悄无声息的混入其中,正好见着了和朋友聊天的舅母,顿时心中一喜,立刻让石竹去将人叫来。

    躲在角落中,洛羽见舅母见着石竹一脸的惊讶,却也随着石竹一起走了过来,洛羽心中松了一口气。

    “舅母!”许氏走了过来,临近之时,洛羽一把将人给拉到了自己躲藏的地方。

    “呀!羽儿你这是干什么,可吓了我一跳。”许氏被洛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

    “抱歉了舅母,现下我无法现身,还请舅母为我遮掩一二,只要见到乐清哥哥就好了。”

    洛羽拉着许氏一脸的恳切,如果有舅母为自己遮挡一二,那就省事太多了,也安全的多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许氏皱眉,不明白洛羽为何这般行事,这心中很是忐忑。

    “舅母别多问了,此事说来话长,舅母先帮了我才好。”洛羽摇头,看许氏这样子外公和舅舅他们是并没有将一些事情告诉舅母,她也不好多言。

    不过想到这里洛羽心中倒是甜蜜,乐清哥哥对她从来都不遮遮掩掩,有什么事情从来都没有隐瞒过她,就连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想过要隐瞒她,比起舅舅对舅母的保护,她更喜欢和乐清哥哥一般并肩而行。

    “好吧好吧,谁让我是你这个小丫头的舅母呢,我不帮你帮谁呢,也不知道你和你外公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各个都这么奇怪,你突然出现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你舅舅今日也让我万事小心,不会真出什么事情了吧?”

    今日外甥女和丈夫的异常让许氏这个一生顺风顺水的女人心下颤抖,她很担心很担心。

    “舅母不要胡思乱想了,不过是一些小事,舅母无须担心。”洛羽看出了许氏的担忧,于是便出言安慰几句,现在可不能让她出差错。

    “唉!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洛羽的一番安慰还是有作用的,许氏到底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洛羽宽慰两句她又恢复了那个优雅的贵妇人。

    有了许氏打掩护,洛羽的穿戴又比较低调,也不往其他人面前凑,倒也很是顺利的混入了一群夫人之中,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时间一到,洛羽跟随着众人一起来到了设宴的宫殿,一路之上却发现宫中不少的侍卫,比之前她进宫来见到的都要多,只是大家都以为这是因为八皇子的婚礼而增设的侍卫,居然没有一个人有所怀疑。

    而洛羽看到这些侍卫心中更是担心了,她不知道八皇子究竟要如何做,也不知道乐清哥哥他们作何打算,她这心啊,从未跳的如此厉害过,也从未如此迫切的想要见到乐清哥哥。

    好在队伍很快就来到了宴席所在的宫殿,洛羽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席上自饮自酌的安乐清,洛羽瞬时眼睛便亮了起来。

    洛羽莲步轻移,眼睛灼灼的看着那个只自顾饮酒,好似眼前妖娆妩媚的舞姬全然不存在似的。

    洛羽轻轻的走了过去,眼睛里只有那个人,轻轻的在他的身边坐下,洛羽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在乐清哥哥的身边,她所有的焦灼和不安全都消失了。

    安乐清的身边从来都是清净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喜应酬,不喜热闹,每当他独坐一隅之时,身边最是安静了,有过一两次凑近之人被赶走,后来就再没有人不识趣的靠近明显想要清净的乐清公子了。

    今日安乐清知道有事发生,便冷眼看着大殿之中的喧闹,独自饮酒,只待有事发生之时好做最好的应对。

    只是当身边传来动静,发现有人坐下的时候,安乐清立刻厌恶的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特别不喜欢有人离他这么近,娶妻之后更是厌恶。

    “你…”安乐清转身想要将来人驱赶,却讶异的发现来人居然是自己心间的小娇妻。

    “羽儿!你如何来了!途中可有出事?”

    安乐清心中既欢喜又气恼,这丫头怎的不听话,如今的皇宫就像是龙潭虎穴,他就是为她的安危着想才让她去洛家,就是不想让她来到这皇宫冒险。

    可是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省心,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眼前,真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

    “别担心,我小心着呢,想要伤到我的人不多,今日的事情不同以往,我在外面总是担心你,还是跟在你的身边我才安心,不过我刚刚进宫的时候看到宫门已关,宫中的侍卫也多了不少,真的会没事吗?”

    洛羽撒娇的搂住了安乐清的一个胳膊,在安乐清的身边她就是个依赖着他的小女人,她不必硬撑,她可以告诉他她的不安。

    “看来八皇子开始了,他和容妃还真是好手段,整个皇宫都被控制了,这皇帝还真是自作自受。”

    安乐清听了并不惊讶,八皇子的狼子野心做到这种程度并不出奇,要是这点都做不到,那还何谈登上皇位。

    “不用担心,有我在你的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你,皇上和五皇子也都有准别,八皇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没有将五皇子放在眼里。”

    想到他知道的点滴,安乐清的嘴边露出一抹讥讽的笑,这皇家人人都是唱戏的一把好手,天生的戏子,也是天生的凉薄之人。

    洛羽乖巧的坐在安乐清的身边,有了安乐清的这番话,洛羽才算是安心了,既然乐清哥哥一点都不担心,她也不必太过担忧。

    只是刚刚乐清哥哥是什么意思?五皇子做了什么了吗?

    “多吃点,今日一天怕是没有再吃东西的机会了,要不你待会儿该饿了。”看着身边乖乖巧巧的小女人,安乐清温柔的笑了笑给洛羽布菜,饿着别人他不管,饿着了他的小女人他可会心疼。

    “嗯嗯,我身上还带了凤尾酥呢,不会饿着我自己,来!也给你一包,你也别饿着了。”洛羽将安乐清夹给他的食物都吃了,顺手还给安乐清塞了一包糕点。

    安乐清错愕的将手中的糕点收入怀中,他真是哭笑不得了,这丫头这样的场合都带着吃的,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馋猫,安乐清虽然无奈的紧,却是珍惜万分的收好了糕点。

    洛羽冷眼看着这热闹的宫殿,心中叹息,也不知这宫殿之中的人今天过后能有多少人能活下来,真的是最后的晚餐了。

    洛羽看着八皇子带着他的两位新娘子,一脸的春风得意的走了进来,在皇上和容妃的面前拜堂成亲。

    看着笑得一脸和蔼的皇上,还有笑得一脸欣慰的容妃,洛羽心中诽腹这皇家的人太恐怖了,任谁看也只认为这是幸福的一家人啊,谁能想的到这三人里,一个想要弑父,一个想要杀父,还有一个冷眼看着妻子儿子的反叛。

    洛羽打了个寒颤,不行了不行了!这皇家人的游戏果然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能玩的,太恐怖了。

    在主持的礼部官员高喊着礼成之后,在场的宾客全都站了起来给八皇子和新晋的八皇子妃敬酒。

    皇上也是开心的大笑着说道:“吾儿终于长大了。”

    “是啊皇上,看到彦儿终于成家了,我这个做母妃的总算是安心了,日后他有了自己的小家了,也有人能好好照顾他,说不得一年之后,咱们就能抱孙儿了。”

    容妃双手握着皇上的手,激动的眼中含泪,一如所有看着母亲成家的孩儿一般的高兴和欣慰。

    “嗯!皇儿日后要担负起一个丈夫、父亲的责任,万不可像以往那般了。”皇上笑着激励了一番。

    “父皇放心,儿臣定当不辜负父皇的厚望,定然要做个大丈夫,所以父皇,您是不是该将江山交给儿臣了,儿臣为父皇分忧可好?”

    八皇子笑了起来,扔掉了手中的红绸走上前去看着皇上放肆的好像是刚从囚牢中逃出来的暴徒一般,丢掉了他的恭敬,丢掉了他的谨慎,在皇上的面前丢掉了所有的枷锁的八皇子,像是个疯狂的鬼怪。

    八皇子的话像是一颗从天而降落入湖泊中的陨石,在众人的心里激起了滔天巨浪,众人哗然!这八皇子是上要上天啊!

    皇上的笑容也是为之一顿,笑容也从脸上消失,神情变得危险了起来,一身的威严尽显,一双虎目无情的看着八皇子。

    “老八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吗!朕看你真是喝了几杯猫尿昏了头了!”皇上看着自己这个一直以来很是喜欢的儿子厉声呵斥道。

    昨晚五皇子进宫来告诉他八皇子有异,今日的婚礼恐有异动,起初他并不相信,虽然在他的心里,八皇子虽然比不上五皇子重要,可却也是他从小就喜欢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