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七章 探监

    “别太忧心,即使有太多的不公平,我们也无能为力,只是皇上已经知道科考有舞弊,顾忌会再开一次科考,那些有才华的人这一次可以真正的展露出他们的所学,也算是不虚此行了。(看啦又看小说)”

    安乐清安慰着洛羽,他也很看不惯这样的事情,可是人微言轻,他不是救世主,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办法。

    “这算是一点点的安慰吧,不过五皇子和外公他们这么做皇上不会生气吗?毕竟皇上都不喜欢有人觊觎他的位置吧,就是那个人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也一样。”

    洛羽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开始担心起了五皇子和唐家的安危了,毕竟五皇子和唐家已经和他们两个绑在一起了。

    “无妨,皇上还是很疼爱五皇子的,否则的话洛邵华也就不会出事了,不过皇上也同样不喜欢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动手脚,所以八皇子是一个原因,想要敲打五皇子和唐家也是一个原因,洛邵华才能保住性命。”

    安乐清到时没有多大的担心,五皇子身子刚好就开始对付洛邵华,皇上认为那都是唐家对洛邵华的怨恨导致的,毕竟五皇子根基尚浅,聪明的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动手,只适合隐忍,所以这反倒是让皇上对五皇子,对唐家更放心了,因为他们是重情之人,否则皇上即使再疼爱五皇子,也不会任由五皇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八皇子相斗。

    “唉!不管了,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洛羽听了这么多的事儿,脑子都要炸了,那些个阴谋阳谋,那些个权利的制衡,她一点都不想听也一点都不喜欢,最后洛羽叹了一口气,全甩一边了,那不是她能左右的,只要不来惹她,她没有必要去蹚浑水。

    “对!”安乐清笑着将洛羽给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有什么事情交给我。”能为羽儿遮风挡雨,他觉得很幸福。

    “哎呀你干什么呢,这还有人呢!”突然被安乐清抱在了怀里洛羽下了一条之后羞涩的推拒着,虽然她的思想比叫开放,也也没有开放到在旁人面前亲热啊。

    “没人,只有我们两个,你的丫鬟调教的不错。”安乐清在洛羽的红唇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那些下人还不错。

    “哎呀!”洛羽惊叫了一声就被安乐清堵住了红唇,瞬间就被带入了他的领域,早就忘乎所以了。

    洛羽和安乐清两人恩恩爱爱的,日子过的快活似神仙,完全没有想去为救回洛邵华而奔波努力。

    只是为了名声好听,洛羽却不得做那装聋作哑的闲人,于是这天洛羽并没有回门,而是在下午的时候让下人准备了一些饭菜酒水去探监。

    虽然洛邵华是皇上下令关押的重犯,可乐清公子的面子却是比很多人都要大的,所以洛羽很是顺利的在吏部的官员谄媚的带领下来到了关押洛邵华父子的监牢,而安乐清为了不被洛邵华缠上在天牢外面等着。

    “安夫人,这洛大人父子三人可是皇上亲自下令关押在牢房,不准任何人探视的,要不是乐清公子我们这些做下官的也不敢放您进来,您啊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到了时间您就得出来了,所以还请您抓紧时间。”

    吏部的官员仔细的交代着,心里为难死了,要不是看在乐清公子的面子,他们也不敢违背皇命啊。

    “多谢这位大人,我知晓了。”洛羽笑着点了点头。

    “那行,那我就先走了,夫人您抓紧时间吧。”那官员笑着走了,碰上个不嚣张跋扈的贵夫人,还真是新奇的体验,嗯!可以和同僚们吹吹牛了。

    目送着那官员的离开,洛羽带着石竹转身看向阴暗潮湿的牢房,这还是洛羽第一次来到天牢,虽然是大衍最严密坚固的大牢,是比较干净了一些,可是再怎么也是大牢,同样的阴暗、潮湿还有阴森,就是洛羽来到这地方也觉得浑身冰凉,汗毛都竖起来了,惊悚的很。

    定了定神,洛羽带着石竹向前走,看到不少被关在牢中囚犯一脸麻木的坐在牢中,没有半点的生气,见到她和石竹却是两眼发亮,不过大概是看到衣着不菲,所以也不敢太过放肆,洛羽这一路走进去倒是相安无事

    走了不远,洛羽就看到了龟缩在监牢的一角的父子三人,和他们平日里衣冠楚楚不同,此时的他们只要是个人怕是都能看得出来连普通人都比不了,那浑身上下瑟缩害怕的样子淋漓尽致。

    “父亲、弟弟!”洛羽在牢房外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发现才开口轻轻的喊了一声。

    在这**的监牢中,这清脆柔美的女声就像是阳光一般的耀眼,洛邵华和罗腾云洛腾翼两兄弟第一时间看向发声处。

    “大姐!是大姐!大姐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大姐你快救救我,我不想死!你快让姐夫救我们出去!”

    洛腾翼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吃穿住行哪一方面不是精益求精,这到处都是老鼠蟑螂脏的连他们洛家的柴房都比这干净,比这好,罗腾云还好比较能忍一点,可是洛腾翼不行,脾气暴躁的他早就受不了了,见到了洛羽这个他向来看不上的姐姐立刻嚎叫着让她救他出去,他真是一刻钟都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大姐,大姐你来看我们来了,这儿到处都是脏乱,大姐你有办法救我们出去的是吧?”

    罗腾云一双眼睛希冀的看着洛羽,往日的不屑早就没有了,有的只是生的希望,他现在只想活着!虽然比洛腾翼更稳重一些,可是对生的希望却也是最执着的。

    他是洛家的大少爷,生来就是高贵的,他绝对不能死在这里,他要出去!他一定要出去!

    “洛羽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乐清公子让你来的,乐清公子呢,他怎么没来?”

    与急切的洛腾云和洛腾翼不同,洛邵华虽然看上去狼狈了一些,却还有理智,虽然现在要靠这个女儿救命,可是这个女儿这般懦弱根本就帮不上忙,能救他的是乐清公子,那个即使娶了他的女儿他也不敢喊一声女婿的男人。

    “父亲,你先别着急,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过来,这监牢中没有什么好东西,先吃点吧。”

    洛羽勾起了唇笑了笑,很是温柔的从石竹的手中接过食盒,走入了大牢中,将饭菜都给摆上了桌。

    “别摆弄这些吃的了,你先告诉我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与欢呼一声跑去吃东西的洛腾翼和洛腾云兄弟不同的是洛邵华更在意外面的情况,只要从这里出去了,一点子吃食算什么,虽然这些吃的真的很香,香的让他咽口水。

    “父亲,你要知道你是犯了多大的事情,我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又能得到多少消息。”

    洛羽对洛邵华的话充耳不闻,在桌边坐下,一脸笑意的看着洛邵华,语气竟是寒凉的让洛邵华被冻了个激灵。

    “你是不知道,可是乐清公子不可能不知道,乐清公子的话即使是皇上也得顾虑三分,只要乐清公子开口了,我们就有救了。”

    洛邵华忽略掉心底的违和感,想让安乐清帮忙救他出去,比起八皇子来,乐清公子的话更有效果。

    “你回去就让乐清公子去找皇上,务必要给我们脱罪。”洛邵华生硬的命令的道。

    “呵呵呵呵!”

    洛羽掩嘴娇笑着,眼中都是讥讽,还是第一次发现洛邵华是个这么自信的人,都天已经是阶下囚了,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的命令她,真是可怜又可悲。

    “你笑着什么!”不知怎么的心中有种不好的勇敢,洛邵华看着洛羽的眼神变得不耐起来。

    “父亲,你还真是自信,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让相公救你呢,要知道对于我来说,父亲你可是我最痛恨的人啊!”

    洛羽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斯条慢理的说道,满意的看着洛邵华那猛然黑下来的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邵华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洛羽这个他从未放在眼中的女儿。

    “大姐你在说什么啊!”洛腾云一脸惊讶的看着洛羽,他没有想到这个最没用的大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姐这是怨恨父亲啊!洛腾云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个大姐以前的日子不好过,还被送到了乡下生活,对父亲有点怨言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没有想到大姐对父亲的怨念这么重,以前大姐装的太好了,他们谁都没有发现,也可以说是谁都没有去在乎,以为那个时候即使知道了大姐的怨恨,也半点都不忌惮。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们全都要依仗姐夫来救命,如果大姐怨恨父亲,怨恨洛家,极有可能会让乐清公子不作为,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大姐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的意思当然是看到你们现在过的不好,我就开心了啊!”洛羽笑靥如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