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章 宴会上的污浊

    如今看着安乐清这般维护洛羽的姿态,真真是让洛萱和洛菲两人嫉妒又愤恨,那个女人哪里来的好运气遇到乐清公子这般如珠如宝的对待,真是可恨。(www.k6uk.com)

    即使是百般的怨恨,几个心怀不轨的人在乐清公子的面前只得打道回府,更是恨洛羽恨得牙痒痒。

    来到了洛邵华的书房,安乐清径自坐下端着茶杯一副等着洛邵华来问的姿态,很是坦然。

    “公子,昨天洛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洛邵华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只凭借唐老爷子的提携就走到今天这一步,其中也是有他自己的努力的,昨天洛羽就那么的和安乐清一起离开了,还一夜未归,依照乐清公子对女儿的在意,应该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另有隐情。

    “洛大人不愧是皇上的重臣,就是聪明,不错,昨天羽儿的是身上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情况紧急,因此我直接带走了她。”安乐清点头,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安乐清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到底发生了何事?”想到昨天宫中发生的那一场闹剧,洛邵华无端端的心中忐忑了起来。

    “昨天宫中也不平静,如若当时我没有及时赶到,那么被抓奸在床的就是羽儿了。”安乐清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恨。

    “嘶!”洛邵华听着安乐清的话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这是怎么回事?”洛邵华焦急的追问着,昨天晚上广成王的小儿子安宁康被人发现在宫中与一个宫女有染,被人当场抓住,皇上气的直接下令打了二十杖,那宫女直接处死了,广成王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了,这要是那宫女换成了洛羽,不说和乐清公子结亲了,结仇还差不多,就是他洛家的女儿声誉也怕是会的差不多了。

    “羽儿在宴会上中招了,差点就清白不保,还好我及时的赶到带走了她,也因为给羽儿解毒,这才在我府中留宿了一宿,不过那药太过霸道,对羽儿的身体有损,所以这段时间洛大人还请好好的照顾羽儿,否则会留下病灶的。”

    安乐清能这么耐心的留下来跟洛邵华解释全是为了洛羽,为了让她能够避过洛家人的刁难,更是为了嘱咐洛邵华,这段时间要好好的给洛羽调养身体,洛羽不再自己的身边,他很惦记,生怕洛邵华会怠慢洛羽,毕竟洛羽并不是他喜欢的女儿。

    “那可真是万幸啊!”洛邵华一脸的后怕,真是万分感谢去的及时的乐清公子。

    “那公子可找到了那对洛羽下手的人吗?”洛邵华恨恨的问道,差点害的他失掉了安乐清这样一个女婿,洛邵华真是恨毒了那个对洛羽动手的人,即使在知道了洛羽差点出事,洛邵华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的利益。

    “没有,处理的很干净,半点线索都没有留下,不过倒是有怀疑的人,现在正查着,我不会放过任何想要伤害羽儿的人,即使那人高高在上我也要将她拉下来踩死!”

    安乐清一脸的冷冽,这是他的宣誓,也是他对洛邵华的警告,警告洛邵华不要生出害洛羽的心思来。

    “是是是,公子您放心,洛羽在家里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不让她有一点不顺心的。”洛邵华也知道安乐清的心思,在安乐清的面前狠狠保证了一番。

    “行了,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一会儿我让人送些补身子的东西来,还请洛大人好好照顾洛羽了。”

    交代了一番,安乐清就起身离开了,他要去抓住那个想要伤害他的宝贝的人,他安乐清可不是谁能欺辱的。

    洛邵华刚送安乐清离开,转身就吩咐管家去交代厨房给大小姐准备上好的燕窝和人参鸡汤,要精细的伺候大小姐。

    同时立刻就派人去调查昨天宫里发生的事情,想想昨天他听到广成王的二公子做出那样的事情心里还嘲笑广成王治家不严,没想到今天却发现差点受害的是他的女儿,差点整个洛家都会和广成王府一样沦为京城的笑柄洛邵华就怒火中烧。

    他洛邵华可不是怕事的,想要对付他洛邵华,也不掂量掂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般算了,否则还真以为他洛邵华是人人都能踩一脚的。

    “老爷,妹妹给老爷准备了鸡汤,老爷这段时间忙着给大小姐和二小姐准备婚事太忙了,可别累坏了身体,家里还是要依靠老爷呢。”

    洛邵华回到书房准备处理一些公务,却发现了黄氏带着丫鬟等在了书房外,给洛邵华送鸡汤呢。

    “都是些小事不打紧,我的事情不多倒是你要准备两个姑娘的婚事才是最受累的,夫人才要保重身体才是。”洛邵华听着黄氏的贴心之语很是熨帖,倒是拉着黄氏说了好些个体贴的话。

    “这都是妹妹的分内之事,大小姐和二小姐一个嫁给乐清公子,一个嫁给三皇子,这两门亲事都是顶顶好的,妹妹可不能让婚礼出了差错。”黄氏笑眯眯的,虽然两个都不是她的女儿,可是这婚事好啊,婚事成了对老爷好,对两个儿子更好了,她虽然不会尽心尽力,可也不会糊弄。

    “不过大小姐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乐清公子爱重大小姐,妹妹想着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乐清公子做出那样的决定。”

    黄氏话音一转试探的说道,昨天洛羽一夜未归,这府里的各个主子可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更是拦截好几个想要是坏心思的人。

    “怎么,府里有什么流言蜚语吗?”洛邵华听着黄氏的话恍然大悟,原来也是来探问昨天的事情的。

    “这倒没有,妹妹昨天得知大小姐没有回来立刻就下令让知情者三缄其口,免得传扬了出去坏了大小姐的名声,只是老爷您也知道,这府里人多眼杂,差点将大小姐的事情给传出去了,幸好有人帮忙拦截这才没有让大小姐的事情传扬出去。”

    黄氏知道男人喜欢的也就只有女人的温香软玉和柔情似水,底下那些个肮脏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不知晓只是没有闹到他们的眼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男人们只喜欢自己的后院一片祥和。

    所以黄氏很少在男人的面前说他的那些女人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的使坏,只是不着痕迹的暗示,不让洛邵华觉得她搬弄是非。

    可是这次欣姨娘和洛萱洛菲三人差点就会坏了她的好事了,要是洛羽和乐清公子的婚事黄了,洛家得承受多大的损失啊,要真出事了,她定然不会饶过这几个没本事还想要挑事的小贱人。

    只是她更好奇的是,昨天洛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洛羽和乐清公子会如此不顾洛羽的名声让她在外面过了一夜。

    这段时间她也看明白了,不说三皇子对洛萱是怎么样的,这乐清公子对洛羽却是很上心,平日里那些好玩的小玩意和滋补身体的食物没少送来给洛羽,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让他们不得已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黄氏很担心这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婚事,要知道有一个乐清公子当自己的姐夫,她的两个儿子会有多大的人脉,她不能让这两人的婚事出问题。

    “唉!昨天广成王的二公子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黄氏询问了起来,洛邵华叹了口气带着黄氏回到了书房挥退了下人打算和黄氏说一说,毕竟洛羽在后院的一切还要黄氏去注意,毕竟黄氏对洛羽和乐清公子的婚事也是很上心的,不能让洛羽再被人算计了。

    “这我倒是听了几耳朵,只是那些污耳朵的事情我也没有关注太多,那广成王说来也是皇亲国戚,怎的将这二公子给养成了那个色中饿鬼的样子,昨晚那样的宴会上也敢乱来,还强逼宫女被打伤了,真是成了个大笑话。”

    “如今这京城有点子门道的谁人不这事儿,广成王府现在就是个笑话,那二公子日后这亲事怕是难了,怎么,难道洛羽和这件事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黄氏不太明白洛羽和昨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不过昨天的事情可是成了京中夫人小姐们嘴里的笑话谈资了,不过现在看来这其中还有事情啊,作为在京城长大,从小就被灌输了不少后宅阴私的黄氏很明白许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去的样子。

    “如果昨天不是乐清公子,那么和广成王府二公子滚在一起的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是洛羽了,现在沦为笑柄的也不止是广成王府的二公子了。”

    洛邵华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激动,一掌排在了书桌上,因为气愤一张脸涨得通红的。

    这段日子里他被诸多同僚恭维、讨好、羡慕,以前那些看不起他,对他不屑一顾的人现在对他都是和颜悦色的,再不敢甩他脸色,这些都是以为他是三皇子未来的岳丈,是乐清公子未来的岳丈,尝到种种好处的他,又怎么能让人毁掉洛羽的婚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