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进宫前的闹剧

    直到安乐清和洛羽的身影消失,吴敏书一双美眸流下两行清泪,直到此时她才彻底的对安乐清死心,同时她也明白,即使她低如尘埃乐清公子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只因为她不是洛羽。(wwW.cmeonadhd.com)

    吴敏书不得不承认她输了,不是输给京中的贵女们,不是输给惜羽公主,而是输给了一个从小没娘被众人嘲笑厌弃的洛羽。

    既然她不管怎么做都不能得到乐清公子的心,那她为何还要委屈自己,为何还要轻贱自己!安乐清有眼无珠,弃她这颗明珠而取洛羽这只鱼目,她吴敏书也不会再犯贱,她吴敏书也是吴家唯一的嫡女,爹爹和娘亲的掌上明珠,身份高贵,没有了一个安乐清,还有无数的俊杰公子爱慕她,她早晚有一天要让安乐清知道他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还有洛羽那个小贱人,她一定会让那个小贱人后悔今日这般侮辱她!

    吴敏书的眼中流露出嫉妒、疯狂的神色,如吐出芯子的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洛羽和安乐清离开的方向,眼神阴冷扭曲。

    吴敏书这是因爱生恨,恨上了洛羽和安乐清两个人了,吴敏书也不愧是吴家的嫡女,心中有了定论后擦干净眼泪又恢复了那高傲的样子,眼神睥睨全场的泥腿子,带着几个下人离开,即使是失败了,也是那么的讨厌。

    吴敏书回吴家之后自然发生了一番争执,只是洛羽却是不再管那么多了,此刻的洛羽只觉得自己就是个烟囱,气的都要冒烟了。

    这活了两辈子了,以前倒是在网络上看到了哪家哪家的小三打上门来找原配的麻烦,没想到今日她倒是成了一次这种绯色事件的女主角,真是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洛羽太生气了,即使身后的安乐清无比的担忧,她也赌气的迁怒了起来,都是他!都是他的烂桃花!

    只是气呼呼的洛羽却只顾着生气,忘了看看脚下了,进门的时候绊倒在了门槛上,洛羽一个不妨就往地上倒去。

    “丫头小心!”安乐清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着洛羽倒下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大手就抱住了洛羽的细腰将人给捞回了自己的怀里。

    看着安然无恙的呆在自己的怀里的一副被惊吓到的表情的小丫头松了口气,刚刚那种心慌,真是让他很是难受。

    “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是我在你身后跟着,你不就要受伤了。”安乐清有点生气,想到刚刚洛羽差点受伤了,他就心有余悸,这小丫头有时候也太粗心了。

    “我…我刚刚不是没有看到么,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这么凶。”安乐清的训斥让洛羽心里委屈了起来,差点摔倒还被安乐清给训斥,洛羽可委屈了,眼眶一红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这人都不疼她了。

    “唉!我没有凶你,我怎么舍得呢,我只是在生我自己的起,今天说起来都是因我而起,这才让你这么生气差点受伤,对不起丫头。”见洛羽这委屈的小样子,安乐清心疼的叹气,说到底都是他的错,那吴敏书都是因为他才这来找洛羽的麻烦。

    那吴敏书真是太麻烦了,她让给洛羽伤心了那就没办法再忽视了,她不是想要嫁人吗,那么就尽快让她嫁出去吧。

    “你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别生气了,嗯?”安乐清将人嵌入自己的怀中亲吻着洛羽白嫩的脸颊,他不希望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让两人吵架。

    “都是你的错!”洛羽听着安乐清道歉心里的火气也逐渐散去,撒娇似的在安乐清的怀里动弹了几下就安静了下来。

    “是!都是我的错,我保证很快就会解决的。”安乐清也听出来了,洛羽已经不生气了。

    两人黏黏糊糊了一阵子,洛羽叹了口气说道:“唉!都怪吴敏书这个女人,好好的一顿午饭都给浪费了。”这古代男女大防太严,这样的一次约会挺难得的,被吴敏这样一搅合洛羽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

    安乐清亲了亲洛羽的脸笑着说道:“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带你常来,以后我们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虽然被打扰了有些遗憾没有和洛羽好好的吃饭,但是想到不久后就能将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给娶回家安乐清就觉得神清气爽,什么郁气都没了。

    “嗯!”洛羽遗憾也没法子,只想着以后出来约会可不能再让人给找到了。

    吴敏书闹了这一通,洛羽和安乐清也没有再游玩的心思了,再说了晚上还有宫中的宫宴,所以吴敏书离开不久,安乐清和洛羽也回城了。

    进了城门安乐清和洛羽相约在宴会再见之后就分道扬镳了,洛羽坐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回道洛府,意外的发现洛府今日可是忙碌的很。

    “这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一进门洛羽看着匆匆忙忙的下人有些好奇的说道。

    “估计是府中夫人正让人准备今日进宫要穿戴的衣物吧,小姐和二小姐现在一个是乐清公子的未婚妻,一个是八皇子的未婚妻,身份不一样了,这穿戴上也不能马虎了。”石竹猜测说道。

    洛羽挑了挑眉,看来今日这黄氏是下了血本了,不过洛羽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她和洛萱如今的身份已经不能再让黄氏怠慢了,且她不仅能在自己和洛萱这里卖个好,还能得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只是不知今日的宴会那洛菲有没有份,要不然这洛菲怕是要大闹一场。

    洛羽这般猜测着,大步的走向大厅,果然此刻的大厅里正热闹非凡,欣姨娘带着洛菲和洛邵华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老爷你不能厚此薄彼啊!菲儿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能就带着萱萱和洛羽一起进宫而丢下菲儿一个人在家啊,你这样做让妹妹的菲儿情何以堪啊!”

    洛羽走了进来,正听着那欣姨娘哭得梨花带雨般的对着洛邵华哭诉着,一双盈盈的水眸带着哀伤和委屈,看的人都心软了,更不用说正吃这一招的洛邵华啊。

    而且洛菲这次也聪明了一次,不再像个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的,而是和她姨娘一样,一脸的委屈柔弱,洛羽猜想应该是欣姨娘提前教了洛菲应该怎么做,这样软着来倒是让洛邵华心软了起来,想着反正大家都要去宫中,多带一个又有什么区别,洛菲以前就比较得洛邵华的宠爱,这么一柔弱起来,洛邵华倒是想起了以前的父女亲情。

    “胡闹!今日的宫中的宴席是为了欢迎羌国的使臣的,怎能带你一个庶女进宫。”黄氏见洛邵华在欣姨娘那个贱人的矫揉造作的哀求下动摇了立刻站了出来反对,欣姨娘本来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洛萱记在她的名下,洛羽如今是乐清公子的未婚妻,洛菲是半点都没有用,又怎么会让欣姨娘生下的小野种出头。

    黄氏比任何人都清楚,洛菲和洛羽都有了一门让人羡慕的亲事,成亲之后都有不俗的地位,可是作为妹妹的洛菲却直至今日还没有定下婚事,欣姨娘和洛菲都着急了,这段日子一直都热衷于参加那些宴会,想要为洛菲说上一门好亲事,这次宫宴所有官员世家的优秀子女都会参加,她们就是想在其中挑选一个好男人,她绝不会让这对母女如愿的。

    “老爷妹妹也知道今日的宫宴很很重要,可是萱萱和大小姐都有了好姻缘,只剩下我们的菲儿还待字闺中,妹妹也是想要给菲儿寻一门好亲事,要是菲儿找个好婆家对洛家不是也很好吗,这宫宴上也不知有多少能干的少年郎,妹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菲儿了。”

    欣姨娘这会儿倒是聪明的没有和黄氏针锋相对,她明白此时就是和黄氏吵一架吵赢了也没有半点好处,只一双眼睛盈盈的看着洛邵华,诉说着她对洛菲的愧疚与担忧,就好似一个担忧着女儿终身大事的母亲,那般的柔弱无助,瞬间让洛邵华心中的保护欲升腾而起。

    不过被欣姨娘的话最先说服的不是洛邵华而是洛老夫人!对于洛老夫人来说,只要是对洛家有利的事情,做什么都可以,三个孙女,有两个孙女都卖了个好价钱,给洛家带来了无法估量的利益,谁又能说剩下的一个孙女不能用同样的方法给洛家来带好处,欣姨娘的话说的对,今日的宫宴的确是个好机会。

    想到这里洛老夫人当即就不顾黄氏那阴沉的脸色,直接拍板让洛菲跟着一起你进宫,虽然黄氏气坏了,却只能笑着答应给洛菲送去衣裳和首饰,打点好进宫的一切,至于欣姨娘和洛菲则是一脸的笑容,洛邵华和洛老夫人也很是满意,看得洛羽只觉得腻歪不已,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

    洛羽的回来并没有让大家有什么意外,这些日子乐清公子频频约洛羽出去见面游玩,虽然不符合大衍国的习俗婚前男女不能见面,可是谁让安乐清是大衍国尊贵的乐清公子,谁让洛家都是一群无利不起早的贪婪的人呢,洛家只怕洛羽不能和乐清公子跟亲近,洛羽和乐清公子感情越好,他们只会越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