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七章 心碎

    “公子,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你不就是想要见我吗,我现在出来了,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Www.cmeonadhd.com)”

    只是面对吴敏书那炙热的爱恋目光,安乐清的眼神却并无一丝的波动,好像吴敏书再爱他也无动于衷,就连洛羽都觉得安乐清有点绝情,不过洛羽也没有圣母到让安乐清去可怜吴敏书。

    “公子你想要在这里说吗?”吴敏书看着周围这么多的人皱眉,她希望能和公子有一个安静的空间说话。

    “不用了,也说不上两句话,就在这里说吧。”安乐清却是无情的驳回了吴敏书的要求,他厌恶吴敏书,今天尤甚。

    “公子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我一点情谊都没有吗?”那样冰冷的拒绝的话这么多年她听得多了,可是她一直都不放弃,今日她却是伤的最深了,吴敏书只觉得一刻火热的心脏碎成了碎片。

    她突然觉得这些年自己实在就是个笑话,她一直认为只要她努力,最后一定能成为乐清公子的新娘,毕竟她身份尊贵,容貌上乘,能歌善舞,这京城能于她想必的也没有几人。

    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那只是她以为,看着乐清公子那毫无感情,冰冷中带着嫌恶的眼神,她才发现她永远都打动不了眼前这个让她心动又追逐了十几年的男人,这么多年了,一颗石头也该捂热了,可眼前这个人她就是捂不热她的心。

    “我早就说过了,你的心意我拒绝,你的行为已经打扰到了我了,还对我的未婚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想,我应该和吴大人谈谈他对女儿的教养问题了。”

    吴敏书的那一套说法,安乐清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可始终都对她毫无心动,吴敏书的纠缠他并不在意,可是现在已经让洛羽都出现了困扰,安乐清决定不再姑息,现在如果不是事情闹了起来,他甚至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听着安乐清这般无情的话,吴敏书已经泪如雨下,摇摇欲坠了,她的最后一丝的希望都被无情的打破了,多年的愿望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早已成为了她身体中的一部分,如今打碎了最后一丝希望,吴敏书绝望的同时疯魔了。

    她不再看安乐清,她拒绝去听安乐清绝情的话,拒绝去看安乐清那无情的脸,她只想要相信她想要相信的,她只想要听她想听的,只要洛羽死了,只要没有了这个女人,公子一定会娶她的,公子一定会恢复成以前的样子,那样她就还有希望,公子不会这么决绝的拒绝她。

    “都是你!都是你这只狐狸精!是你勾引了公子,如果你没有公子不会对我如此的无情,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看着站在安乐清身边的洛羽,吴敏书很不得立刻让洛羽死无葬身之地。

    “去!给我将洛羽那个贱人给我杀了!”吴敏书已经失去了理智,都顾不得在场的这么多人,直接就想要洛羽的命。

    洛羽皱眉看着情绪如此激动的吴敏书,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要杀人吗。

    吴敏书疯了,可不代表她带来的人也疯了,那贴身伺候她的小丫鬟腿软的跌倒在地上好似被抽去了骨头的肉软成了一滩,而保护吴敏书的两个护卫也是面面相觑不敢动手,大小姐是吴家的嫡出大小姐,尊贵无比,即使做错了事情还吴大人和容妃娘娘相互,可是他们这些下人却没有这个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乐清公子的面前,去杀洛家的大小姐,此刻他们心中也觉得大小姐疯了,他们无比后悔今日怎么就陪着大小姐出来了呢,真是想吃一打后悔药。

    吴敏书等了半天见带来的人那个怂包样,根本就不敢动手,气的都要疯了,冲着几人大吼发脾气,“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够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洛羽冲吴敏书喝道,这女人真以为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发疯吗!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京城里那些贵女们就是像你这样的吗,居然打上门来抢男人,你是缺男人啊!真想让京城里的那些称赞你的那些人看看你这个女人是有多么的放荡多么的无耻,乐清哥哥从来都不搭理你我本来也不屑理你,可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真是不知廉耻,你到底是长没长耳朵,我就家乐清哥哥说他不喜欢你,不想看到你,听~明~白~了~吗~”

    洛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女人简直太可笑了,她真的是很想做一个安静的美少女的,可是这女人实在是让她受不了的破功了。

    洛羽双手叉腰呼呼的喘气,骂人也是一项体力活好吧,非逼着她如此破坏形象,可是洛羽的确是气坏了。

    “你!你居然敢骂我!你居然敢骂我!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居然敢骂我!”洛羽的一番毫不留情的指责完全将吴敏书不堪的一面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光下,吴敏书指着洛羽几欲晕倒,她没有想到这个她从来都看不上眼的村姑居然有胆骂她。

    在吴敏书的眼里,洛羽甚至还比不上在京城长大的那些贱民,只不过是一个从小就被人厌恶、忽视的可怜虫罢了,如果不是她成为乐清公子的未婚妻,她永远也不会多看一眼的脏污的东西,可是眼下这脏污的东西居然骂她、鄙夷她,这就好比将吴敏书的尊严踩在脚底下,吴敏书恨得抓狂。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什么叫我敢骂你,我现在已经骂了你了,你自己如此的不自重,不知廉耻,难道我骂错了吗!别以为有一个容妃姑姑就了不起了,你还做不到在京城为所欲为,既然你想和我抢男人,做那下贱的小三,那就不要做出这个样子来,因为被骂那是一定的!”

    洛羽冲着吴敏书翻了个白眼,还以为她是什么仙女下凡那,怎么就不敢骂她了,这样没脑子的女人就是欠骂,这吴敏书平日里看去也不蠢啊,今日怎么做出这么没脑子的事情,这不是落人把柄了吗,真不知这吴家是怎么教养吴敏书的,这妥妥的是给家族立敌啊。

    “你给我住口!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我是吴家最受宠爱的嫡出小姐,是容妃娘娘最宠爱的外甥女,是八皇子的表妹,你是什么东西,真以为和公子有了婚约就能麻雀变凤凰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在我眼里还不如乌鸦,如果今日站在这里的是洛萱我还能高看一眼,而你绝对不可能,我永远都看不起你!”

    吴敏书站在洛羽的面前高傲如凤凰,在乐清公子的面前她可以低如尘埃,那是因为她愿意,她心甘情愿,可是在洛羽的面前她有那个高傲的资格。

    “嘿!你还真是不可理喻啊!”洛羽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对于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她还真是没法子。

    “行!你看不起我随你乐意,但是我现在就仗着乐清哥哥的势了,我就猖狂了,你现在站着的是我的地方,你给我离开!”说不通洛羽也不打算和吴敏书再纠缠下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安乐清见洛羽气的不轻眉峰皱了起来,开始心疼了起来,他的女人何时轮到外人来欺负了。

    “我已经让人通知了吴大人了,吴小姐还是请回吧,否则吴大人改派人来请吴小姐回家了,我再说一次,洛羽是我安乐清的妻子,任何人都欺辱不得,否则我安乐清也不是没有手段。”

    安乐清一双眼睛好似一柄利剑一般刺向吴敏书,在吴敏书眼里的儿时情谊在安乐清的眼中却比不过洛羽娥眉轻蹙,况且,安乐清自认为他和吴敏书并没有什么情谊在,在他的面前欺负他的女人,真当他乐清公子是个摆设了不成。

    “不!公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这那么的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吴敏书崩溃了,她没有想到安乐清会对她这么的无情。

    “安成将人给我赶出去,我不希望再有人打扰我们。”

    “别生气了,犯不着生气,她的想法与我们无关。”安乐清搂着洛羽的肩膀转身,不再搭理吴敏书,而是安抚起生气的洛羽来。

    洛羽睨了安乐清一眼,嘴巴嘟起,虽然知道安乐清和吴敏书之间并没有什么,安乐清也并不在意吴敏书,可她心里就是不高兴,被小三打上门来挑衅、看不起这样的事情,是个人都不会觉得开心吧,洛羽心里不得经,看安乐清就不顺眼了,哼了哼也不理他直接走了。

    安乐清看着气哼哼的洛羽苦笑了一声,看样子就知道洛羽生气了,安乐清心中无奈,真是飞来横祸,不过洛羽使起小性子来也这么可爱,这样想着安乐清浑身愉悦的跟随着洛羽离开。

    “不!不!公子!不要!你不能这么对我!”吴敏书再不愿意面对,再喜欢安乐清也没能让安乐清回头看她一眼,吴敏书只能心碎的看着安乐清离开,喊得撕心裂肺也没能让安乐清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