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六章 焕然一新的屋子

    洛羽的话却是让洛邵华愣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是你外公亲口说的?”

    见洛羽点头,洛邵华的眼中一抹复杂的神色闪过之后便是一片欣喜,有了唐惜月那一堆价值不菲的嫁妆,他也不用费力给洛羽准备嫁妆了,说不定他还能在洛羽的嫁妆里留下一部分填充库房,要知道唐惜月大年可真是受唐老爷子的疼爱,那一抬抬的嫁妆当年让京城里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她,即使到今日,那些嫁妆也让心动不已。(看啦又看小说)

    “是啊外公亲口说的,说是等我成亲的那天就送过来,全部给我做嫁妆。”洛羽笑得开心,她就是故意的看着洛邵华那眼贪婪的样子,她就是要洛邵华看得到吃不到,她可是知道洛家的这几个人都惦记着她娘的嫁妆呢,都是没皮没脸的东西。

    “是…是吗。”洛邵华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心中疼惜这么大笔的嫁妆半点都不能染指,暗骂那唐家人防的太紧,唐惜月本来就嫁给了他,唐惜月的嫁妆也就是他的,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羽将这么一大笔的财富带走,实在是心疼的很啊。

    “嗯,我很幸运呢,有父亲你这么为我着想,还有外公和舅舅那么疼爱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们才好。”洛羽一脸感动的样子看着洛邵华说道。

    “是啊你外公他们是对你很好,不最爱你的还是你娘,对了,你娘临终前有没有和你交代过什么啊?”洛邵华和洛羽乱扯一通还是将事情扯到了唐惜月的身上。

    洛羽看着眼神越发慈爱的洛邵华心中“咯噔”一声,心想今日的重点来了,这洛邵华果然是无耻的惦记上了那便宜娘亲的嫁妆和那空白的圣旨,想到这里洛邵华觉就觉得恶心,这男人真是她见过的最无耻的男人了。

    洛羽低垂下头,没有让洛邵华看到她灵动的眼睛,所以洛邵华只以为洛羽是提及了唐惜月伤心了起来。

    “当初娘亲去的时候只让我好好的活下去,要听外公和舅舅的话,要好好照顾自己,娘亲直到去了都还惦记着我。”洛羽哽咽着,肩膀都在颤抖。

    “就…只是这样。”洛邵华眉头皱的很紧,有些焦急,他不相信唐惜月什么都没有为洛羽留下。

    “嗯,娘亲当时就说了这些,有…什么不对吗?”洛羽点了点头后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洛邵华。

    洛邵华不得不相信洛羽是一点都不知道唐惜月的事情,顿时对洛羽就失去了耐心了,颓然的坐在凳子上一脸的烦恼的样子。

    “没什么不对,也是,当年你娘死的时候你才五岁而已,就算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话要交代,也不会交代给你,是我想岔了。”洛邵华满脸的失望。

    不过洛邵华转念一想,当年的洛羽的确是年纪太小,唐惜月可能顾忌到这一点所以没有将重要的东西交给洛羽保管,可是洛羽不知道并不代表唐家人不知道,也许唐惜月手中的那样宝物在唐家人的手里,这是很有可能的。

    而唐家人据他所知还真不是一个会藏匿唐惜月留给洛羽的东西的人,他们八成会在洛羽成亲的时候将那宝物当做嫁妆让洛羽带去夫家,如果他想要得到那宝物的话,洛羽嫁人的时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

    越想洛邵华就觉得就是这样,本来因为唐惜月的死去而打消了的心思,就因为这场白日盗窃案而让洛邵华心中再次升腾起了贪婪的**

    “那…你外公有没有说有什么你娘给你留下什么特别的话或是特别的东西?”贪念一起洛邵华想的就更多了,毕竟只是猜测,洛邵华需要更多的线索。

    “这倒是没有,娘亲留给我的只是她的嫁妆而已。”洛羽一脸懵懂的摇头,心中一片了然却要装作不知。

    “这样啊,那你先下去吧,好好准备自己的嫁衣。”洛邵华见洛羽一问三不知的,彻底的厌烦了洛羽了,要不是洛羽的未婚夫是乐清公子,他还真是看不上这么个蠢猪一样的女儿。

    “是,那女儿就先告退了,父亲你也好好保重自己。”洛羽点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洛邵华那明明想要的要死却得不到半点的线索的抓狂的样子,洛羽心情好的想要吹口哨。

    一路雀跃着回到了木槿阁,看着那已经收拾过的屋子,洛羽的心情低落了,看向正在重新布置屋子的石竹说道:“那贼人真是太讨厌了,我的衣服和床都不能幸免,全部给我换掉,那些衣服都给底下的丫鬟吧。”

    不是洛羽太矫情,想到自己的衣物和床被不知名的人给摸过,洛羽就觉得恶心透了,脏死了,必须要全都换掉,更何况现在她又不是没有那个条件,现在的她可是乐清公子的未婚妻,黄氏和洛邵华不会介意这种小事的。

    石竹听了洛羽的话低头笑了笑说道:“小姐我就知道你不会再用那些东西,奴婢当时也就想要换掉了,只是奴婢还没有来得及换新的,锦衣阁就送了一批新的衣物过来了,当时奴婢还吓了一跳,问清楚之后才知道那是乐清公子让人送来的,小姐公子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大方吗。”

    洛羽听着石竹的话,行走的脚步都停了下来,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乐清哥哥会这么做,乐清哥哥这么做明显是想要将那些衣物和被褥都换了吗,没想到乐清哥哥还有这么小气的一面,感觉好有趣,好甜蜜。

    洛羽几步走到了衣柜前,打开衣柜,指尖掠过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衣物,洛羽心中甜甜的,嘴上喃喃自语的说道:“真的全都换成了新的。”

    “不仅是衣物和被褥,就是首饰公子也送了两大盒来,玉石的、珠花的、金的、银的、宝石的,真是让奴婢看花了眼呢,公子对小姐真的很在意呢,就是小姐微微的洁癖他都知道。”石竹见小姐这番小女儿姿态,当真是难得一见呢。

    “首饰也换了一批新的吗?”洛羽瞟见梳妆台上那崭新的首饰盒中没有见过的首饰挑了挑眉,乐清哥哥这是打算将她屋里的东西全都换一遍吗。

    “是的,首饰也全都换了,那些旧首饰奴婢也收好了,这些新送来的首饰听送来的人说全都是公子一件一件亲手挑选的,本来是打算等成亲之后给小姐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提前送来了,小姐奴婢都看过了,虽说不是件件价值连城,但是都是做工精致的,奴婢看了都忍不住心动,小姐您也一定会喜欢的。”

    乐清公子对小姐这么一番真心,石竹看了很是满意,在洛羽的面前也不吝啬说些好话。

    洛羽看着首饰盒里的首饰,的确都是很精致的,让她看了都爱不释手,看来是花了心思去寻来的。

    “以前的那些首饰全都收起来吧,有些是我娘留给我的,都不能送人,其他的以后也会有用处的。”洛羽把玩着手上的首饰没有忘记便宜娘亲留给她的首饰,黄氏给她置办的金银首饰也不是真心的,没有几个能得她的欢心的,以后拿来做人情或者是打赏下人都是很好的用处,现如今有了乐清哥哥送来的这些事实,那些东西她也就看不上眼了。

    “是小姐!”石竹点点头,不说小姐的那些首饰有多少价值连城,就是不值钱,小姐用过的东西她可都得收好了,小姐赚钱也很辛苦呢。

    “你们先下去吧,我累了要歇息了,晚上不用叫我起来吃饭。”洛羽里里外外的将整个屋子都看了一遍感受到安乐清的细心的同时也觉得疲惫,在软榻上躺便想要小睡一会儿。

    见洛羽躺下,屋子里的丫鬟们很是识趣的在石竹和铃兰的带领下离开了屋子,只剩下躺在睡榻上眼睑半阖的美人。

    洛羽这一觉睡得香甜,因为那黑衣人有些线索了,洛羽心中的担忧少了很多,虽然还不能立刻就找到那黑衣人的幕后主使,她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羽直接给了石竹一**稀释过的灵泉水送到唐家,她和乐清哥哥想要将筹码放到五皇子的身上,那么五皇子就必须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这空间水就是她走的第一步。

    石竹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小姐一大早就让她送这么一小**水到唐家,可石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一个下人能够去探索的。

    石竹不明白手中的小**子中是怎样的存在,可却也不会请满了,因为她知道小姐送出手的东西向来不会简单。

    果然,石竹的到来受到了唐老爷子无比的欢迎,当着石竹的面就迫不及待的打开来验证了一下,宝贝的就好似得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那嘴咧开的老大了。

    在唐老爷子喜笑颜开中,石竹拿着唐老爷子打赏的一包金珠子高高兴兴的出了唐家,心里想着今日这躺来的值,这一荷包金珠子可是值好几百两呢,去街上买点好吃的回去和铃兰她们分享分享。